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赤尻马猴叶嚴 > 第七章 魔星后卿终章下

第七章 魔星后卿终章下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第6节融合内丹
  林夕做了代理玉帝,还有嫦娥仙子服侍,人生得意莫过如此,然而即使是这样林夕依旧没有摆脱凡人的常识,于是嫦娥也就被她的好奇心问的晕头转向,早把正事忘得一干二净了!龙域这边叶嚴却是被人问的晕头转向,而那人又是自己的救命稻草,万般无奈感觉就好像被师父(应龙)坑了一样,因为每次羽婷公主缠着自己的时候,感觉自己的师父在一旁偷笑!然而事实就是如此,还是玲珑心疼他才跟他说的,原来这小公主喜欢奇闻异事,有次她父皇带她来见自己父亲(应龙)的时候,应龙无意间跟她讲了一些蚩尤黄帝大战的事,从此就懒上应龙了,每次来都要听应龙说一些人间的事情,而且因为听到叶臻说了现今人间的事情,那更是不得了!而叶嚴的出现刚好可以摆脱她,当然应龙的意思也不完全是为了甩包袱,对于龙神殿来说,羽婷就是下一任龙皇!毋庸置疑,因为龙皇的九个儿子都被封印,如今就只有这么一个独苗,而羽婷虽说是女儿身,但不影响继承大统!她的天赋不输于她的九个哥哥,只是现今年纪太小资质尚浅而已。
  就这样不知道到过了几天,冰夷竟然找上门来了,众人一听有人传话说冰夷龙神驾到,叶嚴心想莫不是东窗事发了?这冰颜刚回去没几天咋她老爹就来了?难道是兴师问罪来了?可转念一想看冰颜的样子不像是看穿了他身份!莫不是装的?好让自己放松警惕?应龙见叶嚴慌了神心里难受,心想自己这徒儿天不怕地不怕,咋这就被吓着了?莫不是当初被女娲打出来心里阴影?都怪自己当初受封印影响,不足以与女娲抗衡,才会想到把他封印这种下策!虽然保住性命但也被女娲修理的不轻啊!不过今时不同往日,如今不管如何这次他是保定叶嚴了!于是应龙安排叶嚴和江小晓先藏起来,然后就带着其他人出去迎接了。应龙本想跟冰夷寒暄几句然后就打发他走的,怎料冰夷一点也不含糊,开门见山的说到:“三弟,二哥听说你有个留在人间的徒弟,回来了!不给二哥介绍介绍?正好我找他有点事!”说完还往叶嚴他们藏身之处瞅了瞅。应龙一听心想看来是藏不住了,以冰夷的修为怎么可能感觉不到叶嚴的存在呢!其他人听了都楞在原地不敢说话,就连羽婷也是如此,毕竟她再贪玩也听她父皇说过,没事不要去招惹二伯伯,他生气起来六亲不认的!三伯都被二伯封印过,心想不到万不得已自己是不会出手的。应龙虽然担心是不是露馅了,不过还是试探性的问到:“你找他有什么事?”冰夷看应龙有些紧张,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到:“放心没事,我不会要了他的命的,事情的经过我都听颜儿说了,虽然我很想要了他的命,但看在你我兄弟一场,他又是你的徒弟,也算是我的师侄,我怎么会宰了他呢?”说完还不忘瞟一眼应龙,应龙听到这感觉不对啊!事情没那么简单剥了他心头肉的护心鳞,他会这么轻易就放过叶嚴?再说叶嚴的修为和他根本不能比,他来找叶嚴办事莫不是个幌子?目的是想引他出来?不过想想不可能,就冰夷的本事想抓他还不容易?于是应龙又试探性的说到:“你当真不伤我徒弟的性命?只是找他办事?”冰夷很肯定的点头回应!并示意让他把叶嚴叫出来,但看应龙还有疑虑然后说到:“只要他按我说的去做,之前冲撞颜儿的事可以既往不咎!怎么样?快点把他叫出来把吧,我知道他在这里!”应龙听完心里的石头全都落下了,感情冰夷不知道叶嚴就是剥她女儿龙鳞的人,于是示意玲珑去把叶嚴叫出来,玲珑点头答应之后转身走了!应龙和羽婷则招呼冰夷上座,三人没寒暄几句叶嚴就带着江小晓来了!二人向冰夷行礼,叶嚴则喊了一声二师伯!冰夷一看来人正是之前缠着他被带入龙域的人,也没多说什么,直接就说明了来意!而应龙他们听了也知道叶嚴是怎么来的了,看来冰夷是很中意叶嚴的,不然叶嚴这小子咋还这么命大活到现在,师徒重逢更是不可能的事。
  冰夷提出要求(这里就要求吧,请求对龙神来说太客气了哈哈)本以为叶嚴不拒绝也会犹豫,怎料叶嚴却很果断的答应了,而且只要求说要带着江小晓,这种事冰夷不知道叶嚴为啥要带着个凡人(这里江小晓虽然有十年的修为,但对混沌初来就诞生的龙神简直了,哈哈自己体会)心想一个凡人不可能掀起什么大浪也就同意了!叶嚴见冰夷没有反对,就建议冰夷现在就带他过去,宜早不宜迟!关键是自己不可能在等了,过去的时间里一直没空去找,这自己送上门的事还拖着干嘛!冰夷见此甚喜,手里也不耽误,手袖一挥在场的人都消失了!转眼出现在一座冰宫里,这里的一切都是冰晶化的,大的就不用说整个宫殿都是,小到什么程度?桌上摆放的茶具都是冰晶,与其说是冰宫更像是大型的冰雕艺术!冰夷也介绍说这里是他的接客用的大厅,说罢也没招呼他们坐下,而是右手一挥客厅中央就出现一个人形冰雕!这时江小晓由于太冷而一直哆嗦,叶嚴拿出一件羽绒服(对你们没有看错就是羽绒服,不说你们也知道是谁的嘿嘿)给她穿上!叶嚴一看这冰宫就知道,这些冰建筑不仅仅是万年玄冰,还是玄冰的结晶,修为低点都可能受不住寒气,何况是江小晓!江小晓穿上衣服还一直低头给手心哈气,要不是叶嚴提醒她估计都不会看那个人形冰雕。而她一看就知道被冰住的就是她和叶嚴要找的后卿,虽然此时后卿的模样有些狰狞,不过她是不会嫌弃他的,本来想冲过去叫后卿的,不过被叶嚴拦住了说时候未到,让她再等等她也就没有冲上前去。接着叶嚴走上前去打量了后卿一番转身对应龙说到:“师父借你龙珠用一用!”冰夷一听有些惊讶,龙珠乃是龙族修炼的内丹怎么可能随便借呢?何况他们只是师徒关系!不过更惊讶的是应龙二话不说就吐出龙珠借给了叶嚴,同时还问叶嚴有没有把握?叶嚴则是给了他一个很坚定的眼神,冰夷有些匪夷所思的说到:“三弟,此举可否欠妥?”在场的除了江小晓,玲珑和被冻成人形冰棍的后卿以外,还有一个和冰夷一样惊讶的人,那就是羽婷吃惊程度可以用震撼来形容,因为当她听到应龙回答冰夷说无妨的时候,叶嚴已经把应龙的龙珠给吞下去了,不知情的她大声对叶嚴喊到:“喂!你干嘛?快吐出来,那可是三伯伯内丹啊!你不想活了?”冰夷听了也在一旁附和,不过话音刚落他们就闭嘴了,此时的叶嚴手握着定海神针展现出了龙猿变的姿态,唯一不同的就是背后多了一对龙翅!(额!解释一下,这对翅膀呢其实就是应龙的翅膀,他吞了应龙的内丹融合升级版龙猿变)在一旁的玲珑高兴的同时还不忘夸叶嚴说师哥还是那么的帅!
  当然事情怎么可能那么顺利呢,万事具备就等叶嚴出手的时候,羽婷啊!的一声向后飞了出去,众人齐刷刷的看去,看到羽婷的背后有个人,确切的说是龙人!那人见状把羽婷藏到身后,一副护女心切样子!边往叶嚴这边看还边嘀咕让羽婷待在他身后。话说这也不是他小题大做,而是他感应到了叶嚴的气息,现在的叶嚴融合了应龙的内丹,修为已经算的上是龙神级别了,虽然不可能达到四龙神的级别,也对他们构成了威胁!而且他看三哥内丹在别人体内,二哥冰夷却无动于衷的时候,心想莫不是三哥又得罪二哥了?不过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是他误会了的时候,他就先下手为强瞬间出现在叶嚴面前去抓他,怎料叶嚴一个侧身躲开了,除了江小晓其他人看到这样的情景都有些惊讶,不是说她看不清楚不惊讶,而是在她看来叶嚴很厉害!殊不知抓叶嚴的哪个其实更厉害,所以除了她其他人都是在惊叹叶嚴的修为,说白了还是叶嚴融合别人内丹的能力惊人。冰夷看在眼里都有些坐不住了,叶嚴这提升修为能力真的可以用一步登天来形容了!之前没融合内丹时他自己随随便便就能对付叶嚴了,如今连他四弟亲自出手都抓不到这就麻烦了!就当那人还准备出招的时候,冰夷制止到:“住手!四弟,他不是外人!”这话应龙听的感觉有点不对!这时羽婷也上前对那人说到:“对啊!父皇,他是我朋友,而是还是三伯伯的徒弟呢!”叶嚴听到这恍然大悟原来那人就是龙域的皇帝,心里默念到原来是救命稻草来了,不过一来就差点要了他的小命,赶紧拱手喊了一声师叔!龙皇却被搞得有些迷糊,不过也不忘恐吓叶嚴说不要对羽婷有想法!正当冰夷准备起身去找龙皇说话时,应龙抢先一步拉着龙皇就往外走,边走还边说有事请教他。龙皇问什么事?应龙只说他家后花园莲池里养的锦鲤生崽子了,想问问他怎么护理,还说这里不方便到外面去说什么的。龙皇一听当场就懵逼了,不过看自己三哥挤眉弄眼的估计是有事要跟他商量,又不想让二哥冰夷知道,心想也罢顺便问问他那个徒弟怎么回事,于是两人就你情我不愿的走了,只剩下叶嚴他们莫名的有些尴尬,因为应龙他两把自己二哥冰夷晾在了一边!
  第7节灵魂分割
  龙皇被应龙忽悠走后,叶嚴觉得自己暂时是安全了,于是将封住后卿的冰化开一部分,让后卿的上半身漏出来。叶嚴打算直接靠蛮力将犼和后卿的灵魂分割开,之前做不到完全是修为不够,而且光是想困住他就得花很大的力气(法力),如今有冰夷坐镇再加上自己有师父的内丹足矣!不过为了防止犼反抗,叶嚴还是吩咐江小晓一旦后卿暴走立刻唤醒他,江小晓表示会尽全力而为!叶嚴倒不是担心犼逃了,毕竟四龙神其中三位都在,而是不这样的话万一犼反抗自己消耗法力不说,万一失败还得重来太麻烦,而且自己这种融合内丹的能力最多持续半个时辰,也就是差不多一个小时左右!如果融合时间太长产生排斥不说,搞不好把自己都给搭进去。叶嚴看了一眼昏迷中的后卿,已经完全不是自己第一次见到的他了,如今他的样子狰狞程度完全可以用青面獠牙来形容!虽然看着瘆得慌但叶嚴二话不说,双手燃起冥火直接插入了后卿的身体里,由于冥火对灵魂具有伤害,直接把昏迷中的后卿……不此时的应该是犼弄醒了,不出所料犼反抗的很激烈,同时还不忘嘲讽叶嚴痴心妄想!一旁的江小晓也没闲着,按之前叶嚴吩咐的当后卿反抗激烈的时候,她就不听喊后卿的名字,还说些她和后卿在一起的那段经历!这样还真起了不小的作用,因为有江小晓的呼唤后卿的意识并没有沉睡,而是和叶嚴一起努力挣脱犼的束缚,后卿当初将肉体献给犼时,只是想跟黄帝讨回一个公道,不曾想自己会变成这幅模样!当他得知犼的所作所为时,后悔已经来不及了,不仅肉身自己的灵魂都被犼束缚了。本以为再也回不去了,直到自己从封印出来不久遇到了江小晓,发现自己的意识占拒了身体,只要自己不愤怒保持平静,犼的意识也奈何不了他。本来觉得这样挺好的,凭借自身的修为天神也不可能找的到他,想着就这么生活下去,结果事事难料自己还是因为她愤怒了。
  而叶嚴见后卿的灵魂被江小晓唤醒,并用力将其拽出一大截,犼见状感觉不妙,没想到那小子几天不见修为提升如此之快!叶嚴见有效果了使出全力想一次性将后卿拉出来,此时的叶嚴不光是双手冒着冥火,翅膀乃至全身都喷涌出蓝色的火焰来。这时刚好应龙和龙皇进来,应龙看叶嚴的样子甚是欣慰,龙皇看了也点点头。冰夷却目不转睛的盯着看,一旁的玲珑、羽婷和江小晓则在焦急的等着,也插不上手帮忙。只听叶嚴大吼一声冥火的火焰迅速长了一倍,众人只见叶嚴真的将后卿的灵魂拽了出了,叶嚴一看大功告成便收了冥火,以免对后卿造成太多了伤害,后卿见自己得救了本想谢谢叶嚴来着,结果叶嚴随手拿出一个葫芦来就把他给收了,完了就把葫芦递给江小晓并示意她躲到应龙后面去。转身看向后卿的躯壳眼神已经失去了光泽,不过叶嚴依然没有放松警惕,就在叶嚴示意冰夷可以的时候,突然犼大笑一声说到:“小子不错,你很特别,你的身体老夫就不客气了!”话音未落一道光就窜入了叶嚴的身体,叶嚴感觉一阵疼痛半跪在地上,玲珑下意识喊了一声师哥准备去帮叶嚴,其他人也蓄势待发!不过被叶嚴制止了,还示意他们不必担心!而众人听到叶嚴的声音了解到他意识还清醒,就在一旁静观其变!只见叶嚴起身紧握龙爪,和之前救后卿一样将冥火燃遍全身,硬是将犼的灵魂逼了出来,犼见夺其肉身失败想要逃走,叶嚴见状赶紧出手,怎料冰夷快了一步将犼的灵魂封住,叶嚴也不敢怠慢立刻将全身的火焰移向犼,犼的灵魂就在毫无反抗的情况下被冥火炼化。
  众人见犼的灵魂消散以后,终于松了一口气,叶嚴也将龙珠还给了师父应龙变回凡人模样,从此世间再无魔星后卿。而就在叶嚴准备回去,觉得可以好好休息的时候,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,只见一穿着华丽的老妇人迎面走来,也没理会旁人的问候,直接走到叶嚴面前打量了一番,转身对应龙说到:“看你教的好徒弟!”说完话就走到冰夷身边,对着冰夷的左耳不知道在说什么?而应龙听了她的话似乎有些不妙,立马招呼叶嚴和玲珑他们赶紧回去,怎料还没跨出去一步呢,冰夷就愤怒的说到:“今天谁都不许走,没我的允许谁都别想走出这冰宫半步?”众人被吓得呆住了,因为看冰夷的表情他确实是生气了!没一个敢动的,虽说不确定冰夷为何生气,但十有八九跟他女儿离不开,更何况叶嚴这事有些棘手,想帮他不能操之过急,得看冰夷的决定才是,贸然说情只会适得其反,更重要的是不能让冰夷知道他们串通一气。这时龙皇试探性的问到:“二哥这是为何?莫不是小弟做错了什么?”冰夷听了摆摆手说到:“与贤弟无关,只是想让你做个见证,”众人一听有些不解,龙皇欲问冰夷所为何事时,冰夷摆摆手让他退一边去,他也只好无奈的退开了,冰夷接下来看着应龙说到:“三弟你自己说吧,你那好徒弟干的好事你说怎么办?”此话一出众人都明白了,反而更加紧张了。应龙听完心想瞒是瞒不了了,只要叶嚴能活其他都无所谓了,于是看着叶嚴大声说到:“跪下!”叶嚴也好不犹豫的就跪在了地上,不过是跪向应龙那边,冰夷的老脸都绿了,在一旁的众人看着是心惊胆战,小声的对叶嚴说反了反了,叶嚴没搭理他们!直到应龙说反了叶嚴才说到:“没反,徒儿平生不跪天不跪地,只跪师父和对徒儿家人有恩之人!”应龙一听也是没辙,自己是在给他护短,他到好了任性起来了!没办法应龙只好往冰夷的前面走,不出意外的叶嚴也跪着转过了身。此时应龙恭敬的对冰夷说到:“二哥!我这徒儿生性倔强,若有什么得罪之处尽管责罚,但还请看在小弟年事已高需要人养老的份上,留他一命!”说完还特意擦了擦眼角。冰夷听了说到:“行了,别在这跟老夫倚老卖老了,比起老夫你还太嫩了!”说罢起身背对着他们说到:“留不留还得看他的态度,他对我宝贝女儿做的事,要不是看在他是你的徒弟份上,别说给他机会?以老夫的脾气他早就形神俱灭了!”说完又故作惋惜的说到:“先不说他是不是你徒弟,老夫先前与他接触就挺看好他,不过他对颜儿做的事着实让老夫痛心,作为父亲想为女儿讨回公道不为过吧?”说完看向四周,所有和他对视的都点头表示不为过不为过。这下事情是确定了,应龙也给老四龙皇使眼色,意思是刚才收了好处现在就是你起作用的时候了,而龙皇也回眼色表示帮也得看形势而定!只见应龙怒瞪着他他只好转头回避了,在冰夷没有做决定前没有人开口说话,其实也对应不变而万变,要是冰夷想要叶嚴命的话也不会磨叽到现在,在这里还没人是他的对手!过早的帮说好话反而会让他怀疑他们是串通好的,搞不好会激怒冰夷也说不一定!因为颜儿的事对他来说可是大事,所有人事先知道却没人告诉他,这样反而适得其反,特别是作为说客的自己和女儿羽婷。就这样龙皇在一旁静观其变,也示意女儿看情况说话!羽婷作为龙皇的唯一继承人,自然懂得其中的道理。不过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接下来冰夷的话,着实让他们大吃一惊,夸张一点的说下巴都快掉地上了!只听冰夷说到:“老夫要召他为婿!”此话一出在冰夷一旁老妇人也漏出来微笑,叶嚴则是一脸不情愿的说到:“为什么?”
  第8节逼婚
  别人先不说就江小晓来讲,都觉得这剧情好狗血?莫不是因为叶嚴“侵犯”了他女儿,怕他女儿嫁不出?又见叶嚴一表人才索性破罐子破摔了?叶嚴不解为何要召他入赘?冰夷向众人解释到:“旦凡龙族护心龙鳞乃是至宝,可护住龙心不被伤害,被剥去轻者丧失修为,重则性命不保,而且它对龙族女性来说,只能是她未来的夫君可见,这下知道老夫的用意了吧?”冰夷说完这些话,只见龙皇悄悄给应龙竖了个大拇指!意思是如此就万事大吉了,可应龙的表情却看不出来,如果冰夷直接惩罚叶嚴可能还好办一点,这样叶嚴是真的要玩完了,而一旁的玲珑也是紧锁眉头为师哥担心!其他人不知道他们父女两还不知道叶嚴的脾气吗?这事他是绝对不会答应的,不出所料叶嚴也很果断的拒绝了冰夷!说自己已经有心上人了,事先也不知道护心龙鳞还有这样的设定!冰夷却毫不在乎的说可以让她做小,冰颜做大!叶嚴则表示此生只娶一人为伴,非她不娶。这下是惹火冰夷了,冰夷怒吼道:“老夫已经格外开恩了,让颜儿做大是不想委屈她,别不识抬举?以为老夫赏识你就不会灭了你!”叶嚴没有畏惧给冰夷磕了三个响头,诚心诚意的说到:“叶嚴不敢,只是叶嚴也不想委屈了她,对于冰颜公主的事叶嚴不会道歉,更不会娶她为妻!还请二师伯责罚吧!”说完叶嚴又五体投地的跪了下来!这时冰夷是彻底没耐心了直言到:“叶嚴别不识好歹?你只有两条路选择,要么死在老夫面前谢罪,神形俱灭!要么做我女儿的夫君!你自己看着办!”听到这里龙皇终于开口了说到:“喂喂喂!二哥?你不会真想让叶嚴小师侄死吧?你也听到了,他不会娶颜儿侄女的,你这不是逼他去死吗?”冰夷听了没有回答,其实心里却暗夸龙皇接的好,不然话一出口还真就没法收回了,叶嚴一起冰颜估计再也不会理他这个父亲了!接着龙皇又说到:“要是这样的话小弟第一个不同意,他的能力可是从未见过的,就算是我们天生的四龙神都没办法做到!要是因为颜儿而断送了他,别怪小弟不认你这个二哥了?再说颜儿不是好好的吗?二哥何必强人所难呢?”应龙听到龙皇这些话感觉多少有些欣慰,自己毕竟是叶嚴的师父,徒弟犯错师父开口就显得有些护短,按理说护短是应该的,但对于二哥冰夷来说只要他不出手,还有回旋的余地,倘若真到了动手的地步自己肯定不会再犹豫了。冰夷听到这有些激动的说到:“好好的?你见过从小娇生惯养,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龙族公主,跑去跟厨子学做菜吗?你见过颜儿没事就自言自语的哭或者是发呆吗?从小到大她都是那么的活泼开朗,做父亲的看着心痛啊!”说罢用一只手捶胸一只手被老妇人搀着坐下,龙皇一看瞬间明白了,二哥冰夷这戏演的也太卖力了吧,这是真要逼叶嚴那小子就范啊!叶嚴这小子一根筋的,照这样下去二哥下不了台不算,他小命也没了,得赶紧想办法才是,要不然对不起三哥不说,那小子没了就太可惜了。就在众人一筹莫展的时候,冰颜突然出现然后说到:“父亲,让他走吧!”说话时有些哽咽,而看脸颊有泪痕明显是哭过了,冰夷和老妇人(熬氏)同时喊了一声女儿,其他人则默不作声的看着,毕竟有些事情不好说,特别是感情这方面的东西!就拿她和叶嚴来说吧,明明应该是仇人她却喜欢上了叶嚴!叶嚴听到这话没有看冰颜,反而转身盯着冰夷看他做什么决定,冰夷见女儿坚定的眼神也只好作罢,挥挥手示意叶嚴可以走了,但冰夷表示以后不要出现在他面前,否则定为冰颜做主毙了他!而叶嚴听到后又磕三个响头说到:“谢二师伯开恩!”说完起身看了一眼应龙就准备带上玲珑她们走,怎料这时冰颜突然问到:“就算我做小也不行吗?”此话一出熬氏悲伤的哭了一来,冰夷在惊讶之余安慰熬氏,叶嚴则依旧摇头否决,应龙却无奈的说到:“颜儿你这又是何苦呢?”其他人听了也是万般无奈。正当叶嚴要走的时候,冰颜又说到:“你还在为那事恨我吗?”叶嚴点点头,冰颜见了说到:“打伤她的不是我!”叶嚴本来就没耐心了,听到冰颜这么说有些愤怒的说到:“就算如此,我也不会原谅你的!告辞!”说罢带着江小晓和玲珑就消失了,冰夷看叶嚴如此嚣张打算追上去揍他,不想被应龙和龙皇拦了下来,两人使劲的安抚冰夷,应龙则表示想揍叶嚴以后有的是机会,现在最主要的事情是该怎么劝说冰颜啊,因为冰颜在叶嚴消失后就泣不成声了,羽婷和熬氏怎么安慰她也没有用,众人都没了法!好在应龙想了想跟冰颜说到:“乖颜儿别哭了,三叔给你说说叶嚴那小子的事吧,听了你就会明白他为何如此执着于一人!并非他无情,恰恰相反!”一听这话冰颜不哭了,起身扶应龙坐在椅子上,自己则蹲在应龙前面抬头听他说叶嚴的事,其他人没事也跟着在一旁听!
  叶嚴这边刚带着玲珑和江小晓回到府邸,就瘫在桌上说到:“唉呀妈呀!吓死我了,我以为这次又得交代在这里了呢!”说完还让玲珑给他倒了一杯水端给她,当他端着玲珑递给他的水时,水不停的在晃,江小晓一看原来叶嚴的手在发抖,一时笑着对叶嚴说到:“原来你也会害怕?刚才看你一直不怎么说话觉得挺帅的,现在看来只是装出来的!哈哈哈哈!”叶嚴一听不乐意了,赶紧说到到:“那可是和天神女娲齐名的龙神,龙神殿的二当家,不害怕才怪呢!我那不是装是觉得无话可说,他们伤了小……郁垒还想让我娶她不可能的事!”说完看了看二人没有说话,叶嚴又接着说到:“我真的我是被女娲打的有阴影了,不想没事再惹那些天神了,所以对冰颜这事虽然觉得她不对,但还是对二师伯还是有所忌讳!”说到这玲珑接话到:“要我说师哥,女娲那事就是你自找的,活该!”叶嚴无奈的看了她一眼说到:“以后不疼你了!”玲珑听了只是给他吐舌头,表示你平时除了疼你妹妹就是郁垒,何时想到过她这个师妹?叶嚴当然不明白然后说到:“不行师哥先炸杯果汁压压惊!你们先聊吧!”说完就自己捣鼓起来!而这边江小晓听了玲珑的话,就有些好奇的问玲珑叶嚴跟女娲怎么回事,因为之前听叶嚴说过女娲交给他封神榜的事,她有点不相信,现在听玲珑这么一说到想问个明白,玲珑听了也没在意就跟江小晓说了!不过话没说到一半,玲珑就看见叶嚴拿个奇怪的东西,而且不停地往里面放水果,玲珑心想师哥许久不见这几天拿出的东西真是千奇百怪,一时看着好奇就没继续跟江小晓说了!江小晓见玲珑盯着叶嚴手里的东西看不说话了,明白怎么回事了就跟她说那是榨汁机,人类发明出来用来炸果汁喝的。玲珑听了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,这时叶嚴突然盖上榨汁机的盖子,一只手拿着榨汁机一只手按着盖子说到:“开始咯!”只听咯咯咯咯咯咯震动了一会儿,一杯牛奶香蕉汁就炸好了!完事叶嚴说到:“第一杯给我可爱的师妹!”边说边把炸好的果汁倒给玲珑,玲珑则开心的合不拢嘴,不过一口下去全喷在了叶嚴脸上,这把江小晓笑的!玲珑见状赶紧掏出手帕帮叶嚴擦干净,边擦还边说对不起!叶嚴则一脸懵逼的看着榨汁机说到:“怎么了?不好喝吗?以前你不是说很喜欢吃香蕉吗?”玲珑听了赶紧回到:“不是的师哥,感觉这个和以前吃不一样,味道很腥!”这话叶嚴跟玲珑说的很自然,江小晓听着咋那么污呢!(人类真是罪过啊!)叶嚴想了想说到:“哦,我加了纯牛奶,没事的喝多了就习惯了,林夕姐说很营养的,每天逼着我喝,我都习惯了!”玲珑听了叶嚴的话想都没想就把剩下的全喝完了,不过她挺好奇那个叫林夕的,师哥怎么会那么听她的话呢?玲珑有些奇怪的问到:“你说的那个林夕是谁?听你喊她姐也就说她比你还大咯?那么听她的话!说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郁垒姐姐的事了?”叶嚴听了心想这小妮子又开始寻根问底了,于是赶紧解释到:“不是,她是个凡人!”说完她二人咦~了一声!叶嚴又说她现在是玉帝的干妹妹,这会儿只有江小晓咦~了!因为玲珑不知道玉帝是干嘛的,当江小晓跟她解释了她才又咦~了一声,随后叶嚴又说被逼喝牛奶完全是因为林夕姐的女儿小荷,因为小荷正在长身体又不肯好好喝牛奶,又喜欢跟叶嚴在一起,什么事都要跟着叶嚴学,无奈被林夕姐发现这个规律,就有了这么一出!囧!听到这玲珑到没什么,不过江小晓就好奇了问到:“虽然你是一只温柔的妖怪,但没想到你还会带孩子?厉害!”叶嚴听了有些骄傲了,不过江小晓接着就补充说明不是在夸他,叶嚴听了不以为然,而玲珑却说到:“别看师哥五大三粗的小鸢可是师哥一手带大的,所以师哥会带小孩一点也不觉得奇怪!”听了玲珑的话江小晓又说是在夸他了,不过叶嚴哼了一声就自己捣鼓起榨汁机了!三人这般聊着聊着就把今天命悬一线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!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