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赤尻马猴叶嚴 > 第六章 魔星后卿后篇上

第六章 魔星后卿后篇上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人之所以为人,是因为人知道哪些事能做哪些事不能做,哪些事该做哪些事不该做,这也是人和畜牲的区别,然而有时候人还真不如畜牲!忘恩负义者,残暴不仁者,天道轮回报应不爽。
  第1节可恨之处
  话说那女人见到来人脱下伪装后,表情十分惊恐,叶嚴和孔雀以为是那人看到了恐怖的画面,然而他们定眼一看并没有他们想的那么恐怖,脱下伪装的人原来是一妙龄少女,模样正值青春年华,但那女人却惊恐的坐在地上,她女儿不解一直询问妈妈怎么了!对于她来说对面只是站着一个不认识的大姐姐而已,但对她母亲来说那可是死去多年的闺蜜,而且还是替自己去死的。叶嚴他们没有任何行动,因为那脱下伪装的人和之前的女鬼长得一模一样,叶嚴不知道为何她又拥有了肉身,但根据之前的经验他知道,接下来就是道出事情真相的时候,怎么能出去搅局呢?同时也示意孔雀听他安排,不可擅自行动。果不其然,接下来那女鬼(因为不知道名字所以就以女鬼称呼)就说到:“我的好‘闺蜜’别来无恙?”那女人一听更加惊恐了,因为这话让她更加确定了她看到的就是事实,那女鬼见女人害怕的不敢说话又接着说到:“你也会害怕?哈哈哈!”笑完突然又恶狠狠的说到:“就因为你这样,我才会死不瞑目,死后都不得安息,你要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!”说罢转头看向那女人身边的小女孩,那女人见了下意识的护住小女孩,女鬼见了嘲讽到:“哼!你还知道护着女儿?你现在知道孩子对父母来说有多么重要了吗?特别是母亲!”说到这女鬼激动的哭了,随即低头抹去泪水,然后抬头看向那对母女,此时的眼里没了泪水而是充满了怨恨,接着微笑的说到:“刘三金看见我回来了,你高兴吗?本来想送你份大礼,让你和你女儿阴阳两隔的,也让你尝尝我母亲失去我的痛苦的,呵呵呵呵~”女人一听把自己的女儿抱的更紧了,小女孩虽然不知道什么事,但也被那女鬼的笑声吓得躲在女人的怀里。女鬼接着说原来之前她以为大功告成的时候,被突如其来的力量震伤,差点魂飞魄散,索性自己觉得事情已经完成,就放弃带走那小女孩的魂魄逃走了,逃走后由于伤的重聚集十年的怨气快散不说,还被鬼捕抓了,要知道自己为了报仇从无常鬼那里逃脱后,十年来一直躲避鬼捕的追踪,就算被抓住也会想尽一切办法逃脱,贿赂、**等等!久而久之她也熟悉了鬼捕的套路,这一躲就是十年,渐渐的自己也强大了起来,不说能亲手杀了仇人却也能制造意外使其致死,不想三个月前被突如其来的灵力震伤,又被鬼捕逮个正着,本以为心愿已了就此打住,自己也不想待在这污浊的世间,就随鬼捕前去受罚领罪,谁料遇到主人赐她肉身还阳,本想跟随主人却想起自己心愿未了,还想见母亲最后一面,那女鬼说到这一直盯着那对母女说到:“可你知道一个人死了十年,又突然出现在你面前你会怎么样?即使是亲女儿也说不过去吧?最终我看着母亲忘了悲伤的笑容,我还是放弃了!”女鬼低下了头显得有些难过,不过突然又抬起头指着那女人愤怒的说到:“而这一切都是你一手造成的!”这时那女人终于开口了说到:“小江,冤有头债有主,当初杀你的人还在坐牢,不关我的事,我当时真的很害怕!”说完那女人就抱着女儿安慰她说不要害怕,有妈妈在呢,小女孩也因此没有哭出声来。女鬼听了那女的话更加愤怒的说到:“你害怕?难道我就不害怕吗?你想过我当时有多害怕吗?不!是恐惧!那魔鬼拿着刀捅在我身上,期间我奋力反抗想逃脱他的魔爪,我是多么希望你能救我,可是我错了,即使如此我觉得我们还是形影不离的好姐妹,因为我用我自己的命,救了我最好姐妹的命,我觉得死也是值得的,唯一放不下的就是我的母亲!”此时女鬼的脸上已经没了表情,接着说到:“可是你呢?你做了什么,我用自己的命换来的不是友情,而你对我母亲的恶语相加和对我的嘲讽?我命短我认了,但你对我母亲那是什么态度?恩?我一直认为我们是最好的闺蜜,可死后我才发现我错了,原来只是我认为我们是好姐妹好闺蜜!”女鬼边说边走近那母女,表情也变得恐怖起来,和之前的模样相比简直是天差地别,而那对母女见到那女鬼的此时的模样也大喊大叫起来,而周围的环境也从繁华都市夜景变成了幽暗的森林,那女人见此觉得无望就跪在地上求饶,然而那女鬼并没有饶了她的意思,叶嚴和孔雀见情况不妙准备出来救那对母女,怎料接下来的那一幕真心让孔雀和叶嚴心寒,就当女鬼要取她性命的时候,那女的果断把怀里的女儿推向了女鬼,自己连滚带爬头也不回就跑了,而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小女孩,看到女鬼浑身是血的模样被吓昏了过去!
  就在女鬼想要取小女孩的性命时叶嚴出来开口说到:“且慢,手下留人,那孩子是无辜的!”那女鬼闻声拎着小女孩转身看去,是一对小学生?但给她的感觉很不舒服,也明白不可能是小孩子那么简单!女鬼疑惑的问到:“你们是谁?”叶嚴听了看看自己的模样转头示意孔雀变回来,孔雀也点头示意没问题,于是他们变回了原来的样子,女鬼有些惊讶,虽说这世界真的和生前不一样了,但他并没有畏惧叶嚴他们,转而对叶嚴他们说到:“不要多管闲事,即使你们是鬼捕现在的我你们也奈何不了!”叶嚴听了摇摇头说到:“我想你会错意了,我们不是鬼捕也不想管你的事!”那女鬼听了有些放松了警惕恢复了之前少女的容貌,然后疑惑的问叶嚴说到:“那你们要做什么?帮我杀了那女人吗?”叶嚴摇摇头指着女鬼手里的小女孩说到:“你们之间的恩怨你自己去解决,你把手里的小女孩给我,我放你去复仇,如若不然……!”叶嚴在这里顿了顿,女鬼听了有些愤怒的说到:“不然怎么样?你们要管闲事我连你问一起杀!”说罢又变回了刚才恐怖的样子,叶嚴听了没有在意而是对女鬼说最好听他的意见,同时和孔雀一起显出真身,那女鬼一看叶嚴和孔雀的真身,有点动摇了,因为她感觉到了那股之前震伤她的力量,正当犹豫不决的时候叶嚴开口说到:“你意下如何?你现在也应该明白我们之间的差距?我之所以没有灭了你,是因为我真的不想插手人类的恩怨,但这小女孩是无辜的,我希望你能明白!”同时叶嚴也伸手示意把小女孩递给他,那女鬼再三犹豫,却听远处传来刚才逃走的女人的叫声,女鬼立马将小女孩扔到叶嚴手里,转头纵身一跃就往叫声的方向飞去。孔雀见了问叶嚴说就这么让她走了?就不怕她乱杀无辜嘛?叶嚴则看看怀中的小女孩说到:“你放心,她由怨念而生,自由怨气而消!”说完这话叶嚴心里也没底,因为他也没见过这种情况,不过管她呢?小女孩已经安然无恙了,有那样的母亲真是悲哀,本以为之前见那女的哭的那么伤心,肯定会护着她,谁想人心难测啊!叶嚴突然摇头叹息,孔雀见了问怎么了叶嚴也没说,孔雀见叶嚴不说话又问接下来该怎么办,说总不能养她吧!叶嚴听了突然把小女孩扔给孔雀说到:“行啊,这倒是个好主意,以后就你养她了,你做她的妈妈!”孔雀猝不及防的接过小女孩,还来不及反应呢,又听到叶嚴说要要养着小女孩?关键是还想让她养?没好气的说到:“行!我养,养的白白胖胖的然后一口吃掉,嘻嘻!”叶嚴听了说你敢,然后转身就走了,孔雀见了赶紧跟上去,边走还边嘀咕说:“要养可以,我做妈妈你就做爸爸吧?怎么样?”叶嚴听了一愣笑着说养她是开玩笑的,还让孔雀不要当真。孔雀听了问叶嚴不养那打算怎么办?叶嚴说自然是找到她的父亲咯!孔雀则疑惑怎么找?人海茫茫的。叶嚴却转身敲了一下她的头说到:“你来人间也有些时候了,难道就整天跟林夕姐她们逛街买衣服?这人间有个组织叫……叫有关部门,专门找人的,他们的情报网不比我们的神识差!”孔雀被敲了一下虽然想去摸头的,可是怀里抱着小女孩没办法,但听了叶嚴说的有关部门,孔雀喏喏的说到:“你说的是警察局吧?”叶嚴听了眼前一亮说到:“对对对,就是那里,走趁现在还早赶紧把这女孩交给……他们!”说完他们就来到了警局,把小女孩交给了警察后就走了!叶嚴和孔雀送完小女孩之后就回去了,结果挨了林夕一顿骂,待林夕骂完以后叶嚴和孔雀变成大人了,才发觉不对,自己太入戏了,又或许是担心小荷也说不准,然后又一个劲的给叶嚴和孔雀道歉,孔雀本想说几句的,可叶嚴说不妨事,虽然被骂很不爽但可以理解林夕的心情,毕竟小荷去九天玄女那都快半年了,做母亲的自然焦虑不安,自己虽然没有父母乃天地共生,却因师父和小鸢的存在也能体会到林夕的心情。此话说完林夕感动的差点就抱上去了,可是一看郁垒和孔雀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她,想想还是算了吧,无缘无故树敌是很不明智的做法,可又不知道干嘛,只好看看手机觉得时间不早了就带着泰宝去睡了。孔雀见了也喊柳嫣‘祖奶奶’去睡,柳嫣不明白为什么小雅会喊她祖奶奶,明明年纪差不到哪去却喊她奶奶?但她发现就算问小雅或其他人都不说,这让她有些纳闷,虽然她也不吃亏但总觉得怪怪的。其实不是叶嚴他们不说,而是她那健忘症太奇怪了,只要关于女娲的事说了,第二天准忘得一干二净的,就和之前一样叶嚴他们说了几次后就懒得跟她说了,所以在她的记忆里他们就是打死也不说的人。
  第2节自挂东南枝?
  第二天叶嚴和孔雀照常上学,林夕她们也日常照旧,不知不觉过了几天后,到了周末叶嚴和孔雀被安排和泰宝、柳嫣一起工作,而林夕则带着郁垒去逛街,周六林夕和郁垒休息,周日则是泰宝和柳嫣,叶嚴和孔雀则没了周末。林夕和郁垒就这么在商场逛了一天,到傍晚回去的时候,两人啥都没买却有说有笑的并肩而行,就当郁垒问林夕采菊东篱下的后面一句是什么的时候,林夕眼看远方不经意的来了一句:自挂东南枝?郁垒虽然有点疑惑但听林夕这么说也点头回应了,林夕回头看见郁垒很认真点头的样子,赶紧给她解释说:“不不不,不是这句,不是这句!是悠然见南山了,不好意思刚走神了!”说完林夕还有点心神不宁的样子,郁垒见了问林夕怎么了?看她有些紧张的样子,刚出来还好好的每次经过这里都觉得她很害怕,还安慰林夕说让她放心有她在谁也伤不了她。话虽如此但林夕心中还是有些后怕,不过最后她还是告诉郁垒她看到的东西,林夕伸手指向对面的行道树上,问郁垒能不能看到树上挂着的两个人,对就是挂着的一动不动,眼睛却转个不停,之前过去的时候林夕就看到了,却因为害怕没有理他们,而看那边的行人也没有看到的样子,林夕心想他们可能不是阳间的人,而且莫名其妙的就觉得心里发毛,所以就没有管这事,也没告诉郁垒!刚才边走边注意他们还在不在的时候,郁垒突然问起来,林夕也正好又和他们对上眼了,于是就不经意了说了出来,第二次见到觉得没那么害怕了,而林夕看他们挂在树上的样子又觉得搞笑,看他们的眼神却像是在求助,因为其他凡人根本看不到他们,郁垒呢压根就没往那边看,唯一看到他们的就只有林夕了。郁垒听了林夕话看向对面,一看不得了挂在树上的不是人,而是两个鬼捕!心急之下郁垒差点就纵身飞到了对面,还好林夕反应及时拉住了她,说要到对面得走斑马线,你这一飞可就麻烦了!跟我来我带你过去,说完牵着郁垒的手就带她去找斑马线,郁垒一听也觉得不妥,于是跟着林夕走了过去。走到那棵树下,郁垒问他们为何挂在树上,只见他们的眼神有些兴奋但就是不说话!林夕这时也看清楚了,自己为什么有点害怕他们,按理来说跟叶嚴他们相处这么久了,应该对这些事物有所了解,自然不会害怕他们,但这不同,这两个鬼捕不是别人就是当初锁她魂魄的那两个,这让她心里留下了阴影。郁垒问半天他俩都不说话,这给郁垒急得都快上火了,路边的行人见了也时不时看看树上,什么都没有啊,心想哎!好好的两个姑娘就这么完了,八成是嗑药磕出现幻觉了,自言自语的在跟树上的东西说话。这时林夕也注意到行人异样的目光,悄悄地跟郁垒说他们八成是被人挂上去的,不是他们不想说话而是说不了,那两个鬼捕听了以后,眼泪都差点留下来了,郁垒听了觉得有道理右手一挥,那两个鬼捕就从树上掉了下来,狠狠地摔在地上,然而他们并没有喊疼,而是立马跪在地上五体投地的说到:“多谢冥君相救!”郁垒却不屑的说不用谢她,要谢就谢林夕吧!还没等她说完呢,那两个鬼捕就跪在林夕面前说到:“多谢小公主不计前嫌,之前的事多有得罪,小公主真是大人有大量,多谢多谢!”林夕有些不知所措,郁垒却大喊废话少说,还问他们这是怎么回事?正当他二人要回答时,林夕说到:“要不我们换个地方说吧?”说完四人同时看看周围,好多人都围了过来,此时的行人看到的只有她们两个人,根本看不到鬼捕的存在,郁垒也发觉不对劲,示意鬼捕换个地方,说完两鬼捕就在林夕眼前消失了,郁垒和林夕也挤出人群跑了。
  不一会儿,两人来到一个没有人的小巷里,郁垒双手抱着胸说就这里吧,于是那两个鬼捕就出现在她们面前,依旧是五体投地,郁垒问其原因让他们抬头说话,两鬼这才抬起头来,高个子的说矮的在一边附和!凡间三个月前他们因表现不错,所以冥神神荼又命钟馗给他们重新做鬼捕的机会,对于林夕的事当事人都不追究,神荼干嘛咬着不放呢!于是派他二人来人间抓捕逃逸十年的怨鬼,也不到是运气好还是坏,他们接到任务来到人间,没多大功夫就找到那个怨鬼,二人也合力将其拿下,抓捕成功之后也看出来她受了不小的创伤,心想真是幸运,也不知道是哪个高人重创了这怨鬼,致使他们抓捕的非常顺利,完事准备押回冥界交给阎王呢,不料在刚才那里遇到了一个僵尸,二话不说就将他二人挂在了树上,那个怨鬼也被它带走了,这一挂就是三个多月,想想要是林夕没看见估计还得挂着,说完又向林夕拜谢了一番。郁垒却纳闷什么僵尸那么厉害?竟然一下就将两个鬼捕封在了树上,鬼捕虽不负责抓捕僵尸,但也不至于被封在树上那么久!关键是一个僵尸它要怨鬼干什么?林夕听了倒吸一口凉气说还真的有僵尸嘛?两鬼捕听了跪在地上点头回应,林夕接着又问是不是和电影里的一样到处吸人血的那种?两鬼捕不知道怎么回答林夕的问题,这时郁垒说:“僵尸有很多种,你说的吸血僵尸应该就是将臣和他的后裔,然而他们早在神话时期,就被古神陆压道君用斩仙剑斩杀,我是好奇这僵尸抓个鬼魂干嘛?吸血?不可能吧!”说完看看林夕和鬼捕,他们三人都摇头表示不知道。郁垒琢磨了一会儿之后说让他们先回去复命,两鬼捕却有些犹豫,郁垒见了说没事让他们如实把情况告诉神荼哥哥,还有就说是郁垒说的让他派天师来人间捉拿僵尸,情急之下可以抹杀!二鬼一听郁垒又有再次包庇他们的意思,上前行礼之后就消失了。在冥界除了冥神神荼就是郁垒说的算,而有时还是郁垒比较有说服力,只要郁垒点头一般神荼是不会为难他们的!何况他们虽然失职了两次,但这次情况非常特殊,与其说他们太弱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挂树上,不如说那僵尸太厉害,能做到鬼捕说明实力也不弱,在冥界也是和天师并列的存在,奈何术业有专攻,对僵尸鬼捕是真的没办法,而他两是真的太倒霉了,他们遇到的不是普通僵尸,而是传说中四大僵尸始祖之一后卿!
  当满天诸神在三界到处寻找魔星后卿时,而他却漫无目的地在人间游荡,由于对神荼投靠女娲的不满,所以才会捣乱阴阳秩序,不仅对鬼捕出手妨碍其办差,甚至施展诅咒让死者以僵尸的身份复活,没有大规模复活死者是因为他不想过早的暴露,在找不到蚩尤让其完全复活之前他不想将情况闹大。从封印里出来的那天起,他就一直在人间寻找蚩尤的埋葬点,然而他并不知道如今人间的变化有多大,就在三个月前一直寻找未果的他,遇到了两个鬼捕和一个女鬼,二话不说就将那两个鬼捕封挂在了行道树上,随后还解开那女鬼的锁魂链放其离开,可是女鬼没有离开,而是一直跟着他走,因为她不知道他是谁,也不想知道他是谁,她只知道他将那两个要带她去阴间的鬼捕给挂树上了,如今她要做的事情也做完了,本来让鬼捕带她到阴间投胎的,现在好了也没地方去只好跟在后卿后面。后卿本可以甩开她,但他没有那么做,也许是无聊又或许是寂寞吧,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时不时回头看看她跟着没,有时还生怕她跟丢了故意放慢脚步,白天阳气重知道灵魂受不了他就晚上行动,后卿到处寻找蚩尤的坟墓,他到哪她就跟到哪,足足跟了三个月后。他们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,而她也看到了之前本该死在那场她制造的车祸下的小孩,于是她终于开口说话了!她请求他帮她复仇,她愿以任何代价做交换,后卿很高兴她跟自己说话,但听到的第一句话不是问对方称呼,而是让他去帮她杀人,多少有点不爽也没有理她。她用尽之前对付鬼捕的各种方法,包括**后卿都无动于衷,反而被后卿显出本来的面目吓跑了。她跑了之后后卿有点后悔,心想这下她可能永远都不会回来了,可他想错了,自己刚一转头就看见她跪在自己面前,使劲的磕头请求原谅她之前的行为,并哭着给后卿讲了自己的经历(注鬼是哭不出眼泪的),表明她复仇不是为了自己,她明白自己命该如此怨不得别人,但身为女儿生不能尽孝,死后还给母亲带来痛苦,实为不愿!本想有人会为其侍奉母亲,然她不念救命之恩,骂其命短,避其生母!使生母终日以泪洗面、老无所依!导致她死后不得安心,终成怨魂。后卿听完依旧没有给她答复,却问她叫什么名字,那女鬼抬头哭着对他说:“我……我……叫江小晓!”后卿听后漏出了笑容,这是她从他们相遇以来第一次看到他笑了,然而只是昙花一现罢了,接着后卿很严肃的问她说到:“你愿意为此放弃重新做人的机会吗?”江小晓好不犹豫的说愿意,没有片刻的思量,于是后卿抬手抹去她脸颊上的泪水说到:“去吧,去释放你心中的怨气,剩下的眼泪只能你自己抹去!”江小晓惊讶的伸手擦了一下眼泪,看到手指上是湿的,高兴的大喊大叫甚至想去拥抱后卿,但被拒绝了!她从死后就明白自己无论哭的多么痛,多么彻底都不会留下一滴眼泪,而如今自己又流下了眼泪,也就是说自己又活过来了?她高兴之余不禁问后卿自己是不是重生了?然而后卿的回答瞬间就让她跌落谷底,重生是不可能的,即使能重生对于她来说也是不可能的,那过程需要很高的境界才能达到,何况她只是凡人死后在人间游荡了十年的鬼魂!如今的她只是被诅咒给予的肉身,其真实情况就是僵尸!江小晓听后表情变得有些失落,后卿开始以为她是后悔自己把她变成僵尸,然而她后面的话他才明白并非如此,更多的是她的善良,她在担心自己变成僵尸后,会不会像电影里的一样到处去吸人血,还说她不想伤害其他无辜的人。这个后卿自然告诉她不必多想,除了不用吃喝拉撒之外,她与常人无异,而且她现在拥有的实力也已经超过鬼捕,以后也无需在对阴差东躲西藏了。得知自己如此变化之后的江小晓刻不容缓的去复仇,临走前后卿提醒她不要与亲人接触,她也只是随便挥挥手罢了,他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进去,因为那只会徒增悲伤而已。
  第3节杀人诛心
  就在叶嚴和孔雀抱着小女孩离开不久,江小晓也找到了那个丢下女儿逃走的女人,江小晓看见她也明白为何自己生前的闺蜜刘三金(化名,前者也是化名)会发出凄惨的喊声,原来她在逃跑的时候不慎从高处跌落,在这没有月光的夜色,能在森林里跑这么远真是难为她了,江小晓走近一看发现她因为跌落的缘故,被树枝穿透了腹部,已经奄奄一息了!虽然夜色很黑但她依然能感觉得到江小晓的到来,她模糊的看见了江小晓向她走过来,她本能的想呼救的,可由于树枝穿透了她的腹部,鲜血倒涌卡住了脖子始终发不出声来。江小晓慢慢的走近先是嘲讽她自作自受,然后见她说不出话来,又俯下身子靠近她的耳边说到:“我的好闺蜜你就放心的走吧,我不会让你孤独的,等你走了之后我会送你们全家团圆的,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!”说完起身死死的盯着她断气,而她却只能瞪着眼睛看着江小晓,脑海里回想起十年前自己还不是一样,于是放弃了求救的念头。最后由于失血过多而死,江小晓见了吐了一口涂抹给她,抬手欲将她灰飞烟灭,这时后卿出现了说到:“慢着留她全尸!”江小晓不解但也没有动手,只见后卿走到刘三金的身边,这时刚好她的魂魄离体,还没等江小晓反应过来,后卿就张嘴将其魂魄吸入腹中,完了还舔舔舌头说好吃!江小晓见了问他这是干嘛?后卿却只说没事打打牙祭而已,这让她对后卿有些生畏!后卿见她没说话知道她害怕了,边解释边施展法术将刘三金的尸体修复完全,然后收进衣袖里,转身对江小晓说灵魂可是大补,特别是这种刚离体的,没有一点污染清香可口,还有利于修行!江小晓听了无奈的点头说这个她多少也了解一些,但她不知道他要刘三金的尸体干嘛?还问后卿莫不是要拿她当夜宵?后卿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只说他自有用处,到时她就会明白。江小晓虽然还是不知道后卿要刘三金的尸体有何用?但也不敢过多的去追问此事也就作罢,接着后卿对她说走吧,她哎了一声心想难道他是专程来找自己的?小晓有点惊讶因为这是他第一次同意自己跟着他,一时半会不知道怎么说了。后卿见她没反应也不动问到:“你还有未了之事嘛?”小晓听了赶紧摇摇头说心愿已了,再无牵挂!后卿听后点点头说那就走吧,接着他转身就走了,小晓看见后对他说了声谢谢!后卿听后没有回头也没有停下来,只是说让她跟紧了,说罢就消失了,江小晓听了也点头答应跟着消失了。
  之后郁垒和林夕才发现被挂在树上的鬼捕,郁垒命两鬼捕回去秉告神荼,使其调天师来人间,神荼为了不让郁垒发觉所谓的僵尸就是后卿之事,也按她的意思派天师到了人间,私底下却让银灵子到处寻找后卿的下落,然而后卿就像蒸发了一样。但一点可以断定他就在人间,就鬼捕的描述神荼可以确定就是后卿错不了,于是他派出天师忽悠妹妹郁垒的同时,也亲自找叶嚴商量了一下对策,结果叶嚴并没有把这事放心上,这把神荼气的!举手想抽叶嚴两刮子来着,孔雀站出来大声对神荼说到:“神荼你要敢打他我就把事情告诉郁垒去,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两在搞什么,但好像不想让你妹妹知道!手放下去!”神荼一听心想怎么把佛母给忘了,真是被叶嚴气昏头了,无奈只好乖乖听话把手放了下来。神荼接着还想说什么来着,这时叶嚴开口说到:“你放心,只要你找到他以后第一时间通知我,我会立刻前往支援,保证神不知鬼不觉的完成任务!”说完叶嚴看看神荼脸色变好了些,又接着说到:“话虽这么说,你干嘛不去自己找?让银灵子在人间游荡你就不怕被玉帝知道?”神荼听了胸有成竹的说玉帝有事去了魔界,没个十天半个月是回不来的,要是这些时间都找不到后卿,那我这个冥神就白当了!再说不要小瞧银灵子,她的隐藏术从古至今估计还没人能超越,让她去找后卿不是手到擒来的事!神荼说完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。突然孔雀双手捧起拉面碗,将最后的拉面汤喝完之后说到:“我虽然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,但我知道时间不多了!”然后大声喊到:“叶嚴快走,马上要上课了……”神荼听了一愣?叶嚴一看手上的电子表,也赶紧吃完自己的拉面,起身就跟孔雀跑了,手表还是为了更好掌握学校时间特意跟林夕借的。神荼见他两都走了一个人端着拉面心想完了没带钱!大声喊到:“哎~?!!你们走了谁结账啊?”孔雀转身调皮的喊到:“当然是你了,大叔你打算让两个小学生请你吃拉面嘛?”喊完就和叶嚴一溜烟跑回了学校。这里是学校外面的小吃摊,神荼来找叶嚴的时候他们已经在这里了,还硬被拉着要了碗拉面!本来打算玩突然消失的,可是这时摊主刚好过来收钱,摊主说到:“你好!一共24块钱!”神荼心想看来是逃不掉了,只能硬着头皮结账了,无奈之下只好用障眼法,从兜里掏出一张百元冥币蒙混过关,没想到自己一世英名竟毁在这小妮子身上,试想叶嚴这呆瓜肯定不会故意坑他,这绝对是佛母的主意!这要是让众神知道冥界之主在人间吃霸王餐,那还了得?正当摊主找零之际,神荼立马消失了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