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赤尻马猴叶嚴 > 第五章 魔星后卿前篇下

第五章 魔星后卿前篇下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最后几章我打算编一编龙族的故事,自古以来龙都是我们的象征,而我们也自称龙的传人,但某种意义上我们又不愿臣服于龙,而把龙族写的很神秘却也很可悲,西游记四海龙王还勉强可以说毕竟要衬托孙悟空的厉害,哪吒随便就把龙筋抽了,人龙传说更是凡人屠龙,是时候振兴我中华龙魂了!这也是为什么主角的设定是双形态了。
  第6节愤怒的马猴
  叶蓁告诉冰颜要清除的对象之后,他们就刻不容缓的前往冥界。于此同时,林夕这边由于神荼事情交代完了,叶嚴也不打算久留就带着叶鸢和林夕回去了。本来郁垒是想要跟去的,不过被神荼留下了,告诉她想去可以不过得听他把话说完,无奈郁垒只好留了下来,叶嚴也表示很快就会见面的,郁垒虽然不知道哥哥对他说了什么,但总觉得叶嚴对她的态度好像变了,起码这次叶嚴没有一走了之,还对她说等她回来!这让郁垒既高兴又不舍的送他们走了,自己回去乖乖的听哥哥唠叨!虽然不知道神荼会说什么?说多久!但起码她心里有了念想,心想总不可能说个几百年吧,应该很快就可以去凡间了。
  叶嚴他们一回到凡间立刻就接到玉帝的口谕,要求叶嚴寸步不离的保护女娲,而且近期青龙、白虎她们也会过来跟他们一起保护女娲。这叶嚴本来就不打算做女娲的护卫,结果被玉帝这么一安排瞬间就来气,这要是答应了不明白着自己成了天庭的势力了?有违自己的意志,再说女娲和他前世可以算是仇人,自己再怎么傻也不可能去保护自己的仇人吧?旁人如何劝说他都不乐意,现在就连林夕说也不好使了,泰宝还将他拿了玉帝两个蟠桃的事作为筹码,没想到叶嚴拿出来硬说没吃过还塞给了泰宝。就当众人束手无策的时候,叶鸢看见蟠桃一时没忍住,把抱在泰宝怀里的其中一个咬了一口,叶鸢不禁感叹到:“真甜!”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她身上,除了叶嚴几乎都是点赞的眼神!叶嚴呢一脸无奈的表情,叶鸢一看哥哥的表情才觉得不对,正准备跟哥哥道歉呢,这时柳嫣出来了说到:“你们不必为了我的事为难他了!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,但总觉得对不起他!”说完眼泪就流了出来,林夕他们见了赶紧上去安慰,真不敢想象自己竟然在安慰创世之神,林夕边安慰她解释说她们没有为难叶嚴,只是在跟他商量对策而已。柳嫣表示自己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何这么护着她,但她感觉自己的存在好像总是惹叶嚴不开心,既然他看到自己不开心又为何带她回来?林夕和泰宝听了一时没了主意,这时孔雀也不知道是不是脑抽了,突然说虽然她也不知道具体为了什么,但她可以确定叶嚴是喜欢女人的!孔雀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又集中到了叶嚴身上,叶嚴此时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,心想我带你回来不是让你来坑我的!孔雀见叶嚴不高兴了也没接着继续说什么,而叶鸢看哥哥尴尬的表情,赶紧说到:“佛母不要乱讲,我哥即便不喜欢女人,也会这么做的!”叶嚴此时心里真的有一万只草泥马在奔腾,心想你两个是故意的吧?叶鸢说完看看哥哥表情更尴尬了,一口气解释完说叶嚴其实是对女孩子没办法,随便流点眼泪就可以使唤他的,想当初没少用这招对付她哥哥!柳嫣在灵山的时候不是哭着要叶嚴带她离开吗?这就是原因了,叶鸢说完还拍了拍叶嚴的肩膀问他对不对,叶嚴听了心想果然还是亲妹妹啊,于是使劲的点头回应!不料这时泰宝和林夕放开柳嫣的手臂,也不安慰她了反而让柳嫣继续哭,柳嫣虽然还是有些糊涂,但起码听明白对付叶嚴要用眼泪,于是也跟着林夕她们瞎起哄,叶嚴见了随手拿出一根香蕉吃了起来,还表示现在的自己经过叶鸢的千锤百炼,已经对女孩子的眼泪免疫了,还告诉林夕她们死了这条心吧没用的,结果换来的是林夕让柳嫣哭的再伤心些,这柳嫣呢也不知道是不是北电毕业的,哭起来一套一套的,这把叶嚴哭的是外焦里嫩,最后实在熬不过林夕她们只好答应了。此时的柳嫣还在那里哭,叶嚴却说他可不是因为柳嫣的眼泪才答应玉帝的要求,而是因为小鸢吃了蟠桃由不得他推辞!叶鸢听了不好意思的吐了一下舌头,林夕和泰宝一听瞬间觉得自己干这些事都是多余的。完事叶嚴让林夕赶紧劝柳嫣别哭了,他答应玉帝的要求,同时还让他们把蟠桃吃了,他自己收回了一个,只留下被叶鸢咬过的那个!正当她们以为叶嚴想独吞的时候,叶嚴开口说是这个留着当礼物送给红琪儿,因为之前牛魔王不是邀请他们参加红琪儿的生日嘛?而且叶嚴还叮嘱叶鸢让她也准备点礼物,到时候收徒弟总不能一件宝贝都不给吧?
  而没过几天就接到小荷打给林夕的电话,说是想妈妈了可没说几句就挂断了,听声音是被红琪儿拉走了,接着就听到牛魔王的声音,牛魔王不好意思的解释了一下,还让他们赶紧过来家里,因为第二天就是红琪儿的生日了。林夕他们听了自然马不停蹄的赶去牛魔王的家里,再说林夕也很想念小荷了!过完生日以后回来的却只有叶嚴、林夕、泰宝、孔雀和柳嫣五个人。因为红琪儿在生日那天拜叶鸢为师,而林夕见小荷有些失落,也建议叶鸢收她女儿做徒弟,说两个孩子能玩到一块去,学起东西来也有个伴!叶鸢呢心想反正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,再说万一不行就把她们扔给康红和康燕俩位师姐,岂不妙哉!就这样小荷也拜了叶鸢为师,所以她们两个被叶鸢带到了昆仑山九华宫,说是带她们去拜见玄女师祖!叶嚴本想一块前去,因为之前说到要当面道谢九天娘娘和玄天玉女,毕竟他不在的时候她们没少照顾小鸢,可是答应了保护柳嫣(女娲)要寸步不离的,一起带她去吧那是万万不可以的,因为周天之内都知道女娲跟她有仇,且不说这些光是因为水神共工的事,她就可能看见柳嫣就治她于死地,试问谁能拦得住她出手?叶嚴想想还是算了搞不好他求情都没用,还是不要乱来,自己虽不愿与谁为伍,但也得大局为重才是,这不女娲转世的消息一出现,龙神那边就有动作了!玉帝口谕虽没有明说此事,但他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小鸢,也是如此他们兄妹俩才演了一次双簧给林夕她们的,既然玉帝不想示人那自有他的道理,这等闲事他也不想管,丢了自己去找就是了,至于玉帝的请求完全是看在那两个蟠桃的份上。
  回来几天以后,叶嚴五人在网吧门口喝茶休息,孔雀却一直盯着来往的行人,边看还边舔舌头,说实在这看的林夕有点发毛!叶嚴没事却在看新华字典,一般人真心没他那么无聊,泰宝说是负责林夕的保卫工作,其实已经成了地地道道的保姆,因为她休息的同时还要给他们四个端茶倒水。就在这悠闲的时刻突然郁垒浑身是血的出现在他们面前,除了叶嚴她们四人都被吓了一跳,叶嚴看见郁垒立刻扔了手中的字典上前扶住郁垒,本想问她出了什么事,却只听郁垒低语到:“快!快……快去救我哥!”就昏倒在了叶嚴的怀里,这时林夕她们四人也走了过来,问出了什么事?叶嚴没有回答只是把了一下郁垒的脉,突然眉头一皱说到:“伤的这么重?这人分明是想要了她的命啊!”说完赶紧让林夕拿出太上老君给的凝神丹,先稳住郁垒的元神然后在做打算,林夕听了立刻从金鳞手镯里取出一个葫芦,然后倒了一颗丹药给郁垒服下,莫说老君这凝神丹一入口,郁垒的神情慢慢缓和了下来!叶嚴见此本想带她去找太上老君的,结果刚抱起郁垒就听到有人喊到:“慢着,想走可以!把那白衣女子留下!”叶嚴他们闻声看去,是一个白面小生穿着与身体不合的盔甲,是那么的不协调!叶嚴听了那人的话突然目露凶光,不用想也知道那人跟郁垒的伤有关。于是叶嚴将郁垒转交给林夕她们,让泰宝带她们先去找太上老君,孔雀见情况不对本想留下来帮叶嚴,可是被叶嚴看了一眼也乖乖的跟林夕她们走了,此时的叶嚴已经显现出了马猴的样子,而天空突然乌云四起慢慢的遮住了太阳,冰颜不敢大意做好了防守的准备,战斗一触即发!一时间路上的行人也因天空乌云的聚集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  第7节激斗
  叶嚴突然指着冰颜问到:“郁垒的伤是你下的手?”冰颜听了笑着说到:“哦!原来她叫郁垒!嗯!是我下的手,本来可以杀了她的,可惜让她给跑了!”叶嚴听完没有问她为什么,因为没那个必要,这时雨已经下的很大,却没有打湿他们的衣服,冰颜化作了龙人形态,叶嚴则急促的呼吸着显得很愤怒,却谁都没有出手,雨依旧倾盆而下,空中时不时就擦出亮光,然并不是雷电,而是他们将雨化成冰晶在互相攻击对方,又被对方克制所擦出的光。叶嚴坚信雨中绝对是自己的领域,却没想到他的招数完全被对方压制,一想对方也是龙也许和自己有相同的属性,看来只能在力量上取胜,不!不是取胜而是要他死!
  此时的叶嚴还看不出冰颜的女儿身,唤出了定海神针握在手中,用神针指着冰颜说到:“宰了你!”说完直接将神针扔向天空,瞬间化作龙猿变。冰颜一看叶嚴的举动怎么把武器往天上扔?不应该扔向她这边吗?他是不是傻子?但看见叶嚴的龙猿形态,并没有心思嘲笑他而是做好了接招的准备,果不其然,小心驶得万年船,叶嚴手中瞬间凝结出巨型冰剑,双手握实向她冲了过来,于此同时感觉头上有东西,说时迟那时快也来不及看天上,她一连两个后跳才躲开叶嚴和神针的双重攻击,一看好家伙原来他往天上扔的铁棒变得擎天柱一般,重重的砸在了她刚才站的地方,不……没有砸在地上而是立在那里,因为地面完全没有被砸过的痕迹!冰颜不自觉的咽了一下口水,心想那蓝猴不简单不仅能呼风唤雨手持法宝,而且力量收放自如看来不动真格是不行了!眼看叶嚴又要发起第二轮攻击,因为她看到那根铁棒动了,于是冰颜再次提升形态为晶龙人,龙人模样却全身有水晶龙鳞覆盖,手上还多了一杆水晶枪。叶嚴见此也毫无畏惧的冲了上去嘴里依旧大喊:“宰了你!”冰颜见了也提枪应战,两人在雨中斗的不相上下,十几个回合下来未见分晓,但见冰颜明显呼吸有些急促,叶嚴趁机又发起进攻,纵身一跃双手握住冰剑从上往下劈去,冰颜见机举起水晶枪抵挡,枪过头顶突然发觉自己犯了一个大错,同是能操控冰水形态的人,怎么能硬接对方的招!而且她刚才就发觉不对劲,一直和叶嚴同时进攻的那跟铁棒不见了!冰颜所料不假,叶嚴的冰剑穿过了水晶枪身狠狠的劈在了她的左肩上,要不是她发现的早将头靠右偏估计左耳就没了,冰颜疼的大喊了一声,血从她的肩膀上流了出来,是红色的!这时雨水打在了她的身上,叶嚴却依旧握着冰剑狠狠的看着她,完全没有松手的意思,无奈之下冰颜挥动水晶枪将叶嚴逼开,叶嚴见枪尖逼来若不松手可能两败俱伤,于是松开了冰剑向后退了些许躲开了枪尖,冰剑也因叶嚴松手而化成水消失了。冰颜以为逼开叶嚴之后可以趁机逃走,受了这么重的伤再打下去说不定真要被那死猴子宰了,可她刚变回人形准备逃走时,那根铁棒好似蛇一样突然从地里蹿出来,从下往上将她捆住,冰颜一时重心不稳仰面倒在了地上,此时雨水渗透了她的衣服,铠甲也被叶嚴的定海神针勒破了,叶嚴却完全没有事情,他见对方被治服幻回了凡人模样,接着雨也停了乌云却依旧密布,叶嚴手中又凝结出一把冰剑,此时的冰剑比之前的要小而且锋利的多,他手持的冰剑向冰颜走去。冰颜无话可说默默的闭上了眼睛,就当她以为叶嚴要杀了她的时候,突然她感觉自己的衣服被人撕开了,一看原来是那只蓝猴子,于是她大声骂叶嚴流氓淫贼之类,叶嚴一开始不解心想我又不是人类说的那种同性恋,再说两个大男人有什么好害羞的,我就取片护心龙鳞不至于吧?老子改主意不杀你,你该感到庆幸才对,怎么还骂人呢?叶嚴一开始本来是想将他(这里用男的他表示叶嚴不知道对手是女儿身!)碎尸万段的,一想到郁垒伤的那么重真想宰了他,可是想想还是算了得饶人处且饶人,郁垒伤虽然重但也不至死,可是也不能便宜了他,当初他师父应龙给他护心龙鳞的时候就说过,护心龙鳞乃是龙族至宝也是命脉,不仅防御性强入药对重伤患者也是极好的补品,一条龙共生三片,失其一、二损功折寿,其三身毁龙亡!刚好他也是龙不如就取片护心龙鳞,一来给他点教训,二来也为了郁垒能尽快好起来,于是就有了刚才的那一幕。
  不过叶嚴抬头看冰颜时突然愣住了,因为他看到冰颜眼里流出了泪水,叶嚴不明白这是为何?堂堂男儿怎么说哭就哭呢?可是他错了!当他马上就要看见冰颜胸口的护心龙鳞的时候,他也发现冰颜的胸口明显和他不一样啊,他再看看冰颜的脖子发现没喉结,但凡生灵化作人形都会体现出它本有的性别特真,叶嚴心想真是一失手成千古恨啊,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护心龙鳞取了一片下来收入骨戒里,冰颜痛的大声呼喊叶蓁的名字,叶嚴不知道那是谁,接着就收了定海神针帮她穿好衣服转身说到:“我不知你是女儿身,但我取你龙鳞是想告诉你,以后我身边的人谁也不准动!”说完转身一看,嗯?愣了一下!此时的冰颜因肩膀上的伤口和护心龙鳞被取而昏睡过去,也就是说刚才叶嚴白说了,心想既然没有杀她的念头,也不能就如此置之不理,好人做到底想想干脆就带她一起走吧!于是叶嚴准备过去将她抱起来,谁知还没碰到他呢突然就在他面前出现了一把赤色画戟,叶嚴一看感觉好像在哪见过,刚想起来康红就出现在他面前,康红瞅瞅躺在地上衣冠不整的人问他在干嘛?还说自己是不是搅乱了叶嚴的好事,没想到叶嚴也好这口?叶嚴一听没好气的说什么叫也好这口那口她是女的,叶嚴说完感觉不妙这不是摆明的非礼嘛?还被康红给撞见了这回完蛋了,心想到时候该怎么跟郁垒解释呢?可康红听了非但没有怪叶嚴反而一脸淫笑的说:“是吗?我看看!”说罢就去扒冰颜的衣服,叶嚴见了本想上前去阻止的,谁料康红突然大喊到:“唉~?水猴子!看我找到什么好东西了!”康红兴奋的从冰颜怀里拿出一个卷轴,上面赫然写着三个大字:封神榜!叶嚴一看焕然大悟,原来玉帝让自己寸步不离柳嫣并非空穴来风,这封神榜怎么不在姜子牙手里而在这?叶嚴见康红想打开封神榜,一把抢了过来说到:“这东西不是你随便玩的!”康红一看不乐意了准备抢回来,边抢还边说到:“不是我随便玩的,那是你随便玩的啊?我发现的就是我的还给我!”叶嚴没有回答,但见康红没完没了就把封神榜收入了骨戒,接着叶嚴对康红说到:“别闹!”康红觉得没趣就走一边去了,还问叶嚴躺地上的人是谁,叶嚴摇摇头表示不知道,然后问康红说到:“你不是回去跟你师父请罪去了吗?怎么有空跑这里来了?”康红听了悄悄的跟叶嚴说其实她是偷偷跑出来的,前几天小师妹(叶鸢)不是带了两师侄回去吗?可把师父和师姐乐坏了,整天鼓捣她们都没时间管她,所以就……!说完还四处瞄了几眼,不瞄还好一瞄突然感觉不对劲,赶紧推开叶嚴自己也闪一边,噌一声又一杆水晶枪稳稳的插在叶嚴刚才站的地方,叶嚴和康红朝躺在地上的冰颜看过去,发现此时多了一个人在扶着她,还给她输送灵力,那人见输了半天都不见她醒来,怒吼到:“是谁?是谁把她弄成这样的!”叶嚴听了也耿直立马站了出来,那人见了将冰颜放好,伸手收回水晶枪握在手中打算杀了叶嚴,谁料康红挡在了叶嚴前面说到:“水猴子,我虽然不赞同你打女人,但那肯定有理由,事后我要听你解释,现在我想活动一下身体,你一边去!”说完同样伸手收回画戟握在手中,做好架势等着叶蓁过来!叶嚴听了摇摇头说到:“请便!”就在两人一触即发的时候,冰颜醒了过来看见叶蓁立马又哭了出来,还一个劲的让叶蓁带她回去,她不想待在这里了,叶蓁却见她流泪越发的生气,想要给她报仇,结果冰颜强烈要求要回去,虽然叶蓁一个人对康红和叶嚴还是有把握的,可此时青龙、白虎、朱雀和玄武也赶了过来,这让他有些焦虑!而冰颜不知怎么的一心只想让他带自己回去,犹豫了一下叶蓁抱起冰颜就消失了,四神兽本想去追但被叶嚴制止了,还将封神榜交给了青龙让她转交给玉帝!青龙一看是封神榜就没有怪叶嚴制止他们追捕的事,问了女娲的情况之后青龙他们就走了,随后叶嚴也准备赶往林夕她们那里,问康红去不去,康红摇摇头说要去找二郎神就不陪他去了,有事以后再说!说完转身也走了。随后叶嚴也马不停蹄的赶去兜率宫,发现一群人坐在蒲团上喝茶,所有人看见叶嚴都向他打招呼来着,叶嚴没有理会着急的走向郁垒躺着的地方,看了看郁垒衣服也换了,气色也跟之前好多了,把了把脉叶嚴松了一口气,叶嚴看了看没有醒来的郁垒转身跟老君道谢,还取出从冰颜身上剥下来的护心龙鳞说,本想作为郁垒的疗伤药物,可看了郁垒的情况也不必多此一举,想必老君也下了血本,索性就拿这个答谢上次和这次叨扰。老君见护心龙鳞也没推辞,也没问叶嚴从哪里取来的,因为此时老君只想到的就是玉帝的龙神丹可以炼了!老君是没有问龙鳞来自何处,那三个活宝可是好奇的不得了,因为他们说老君为了这东西可是愁的头发都白了,林夕她们一听都看着老君,确实一头的白发胡子也是,老君听了则给他们一人头上敲了一下说到:“瞎说!”他们这一问也把林夕她们的好奇心也给钩出来了,要是之前不确定郁垒的伤势他可能没心情说,但现在知道郁垒并无大碍也就跟他们说了取龙鳞的事,当然没说对方是女儿身的事,老君听完捋了捋胡子说是天意!刚说完就听到玉帝的声音问到:“朕有什么意思啊?”
  第8节备战
  泰宝和林夕见是玉帝来了,赶紧起身给玉帝行礼,孔雀则是和玉帝点头示意而已,毕竟她身为佛母来到天庭自然要遵从规矩,柳嫣却感觉很好,因为她发现几乎所有人都会向她行礼,连自称是玉帝的也不例外,对于这些她早就见怪不怪了,感觉一觉醒来都会回到原来的样子。跟玉帝打完招呼后,玉帝就跟叶嚴说之前他吩咐的事,本来玉帝让叶嚴保护好女娲,打算自己亲自去追回封神榜,结果让十二神将满世界的找都没找到那两个人,谁想被叶嚴遇见了还拿回了封神榜,真是虚惊一场!接着玉帝跟叶嚴说了关于那两人的事,根据可靠情报,夺走封神榜的那两人一个是龙神殿下的三龙将之一,名叫叶蓁,属妖族,而另外一个则是女扮男装,叫冰颜是……!叶嚴听到这突然打断玉帝回头看看林夕她们的反应,结果看到郁垒醒了过来,林夕她们都围了上去问郁垒好点没,叶嚴见此对玉帝说情况他已经了解,至于他们是谁他不管,他只想说的是不管是谁都不能动他身边的人,冰颜没取她性命自己已经是格外开恩了,说罢就起身去看郁垒了。留下玉帝在哪说到:“喂喂喂,你等等我还没说完呢!”叶嚴却回头随口道有事以后再说。老君见玉帝吃瘪笑着安慰到:“随他去吧,比起那孙猴子,他可是帮了你不少忙,虽然没少被你忽悠!”玉帝一听反驳到:“朕怎么忽悠他了,老君朕跟你说他差点就闯祸了!他要是真把那女的杀了,战争估计会蔓延整个神界!”老君听了问玉帝此话怎讲,玉帝解释说到:“他虽然不入我神族,但现在人人都知道他跟天庭走的很近!”老君听了点点头,玉帝问老君可否知道夺走封神榜的那两人的身份?老君回答说刚才玉帝说了一个,另一个他还没说!于是玉帝跟老君解释说那两人其中一个是女扮男装,而她的身份是四大龙神中排行第二的冰夷的女儿,还是独生女!老君听了没有惊讶,反而却质疑即是冰夷的女儿为何打不过叶嚴?要知道上古时代冰夷随随便便就把应龙给封印了,作为他女儿修为也太差劲了,竟然打不过应龙的徒弟!玉帝则回应说是由于是独女肯定被宠坏了,老君却下意识的哈哈大笑起来说有意思,叶嚴他们听到后转头看了一眼又转回去了。玉帝看看叶嚴他们摇摇头对老君说到:“唉!也罢!反正他也没把冰颜那丫头怎么样,索性就不用说了省的说朕唠叨!”老君听了对玉帝说未必,然后拿出了叶嚴给他的护心龙鳞给玉帝看,玉帝一见龙鳞有些欣喜,但一听它的来历立马就黑脸了,这让玉帝犹豫不定是用它来炼丹呢,还是物归原主呢?让玉帝很是纠结,因为这种万分之一的机会真的很难得啊!自己修练遇瓶颈需要龙神丹辅助突破,这有没有丹药真的是天差地别,没丹药成功的几率为一半,有就是百分之一百,由于血统的原因这龙神丹对自己来说可遇不可求啊。老君见玉帝犹豫不定,于是怂恿说大不了以后有事让叶嚴去抗,玉帝一听有点不乐意了,自己作为三界主宰还担不起这责任?最后玉帝毅然决定拿它来炼丹,还对老君表示如果他突破境界,定会好好答谢老君。老君听了则说就你个穷的叮当响,还小气的玉帝拿什么来答谢他?老君这般调侃玉帝要是平时肯定互怼,可现在玉帝却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看着老君笑了笑,接着对老君说丹药的事就交给他了,他自己还有事需要去元始天尊那一趟,说完跟叶嚴打完招呼就准备走来着,却突然看到郁垒拍了拍自己的脑门说到:“哎呀!最近忙的差点把重要的事忘了!”接着玉帝就吩咐星官找几位仙娥照顾郁垒冥君来着,不过被叶嚴拒绝了说自己有手有脚不用麻烦别人,玉帝听了也没有强求,拍了拍叶嚴的肩膀就笑着走了。其实叶嚴也没打算在此处长留,既然郁垒无恙他也就跟老君告辞了,之后带着郁垒回到了凡间,郁垒是被叶嚴公主抱抱回来的,一回到林夕家里叶嚴就让郁垒躺着,说重伤初愈需要好好休息,还问郁垒想吃什么他去弄,郁垒被叶嚴突然这么关心有点不好意思,因为此时并非只有他们两个在,林夕她们见叶嚴无微不至的照顾郁垒,表示自己也好想受伤啊!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