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赤尻马猴叶嚴 > 第四章 灵山继

第四章 灵山继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本故事纯属虚构、虚构、虚构,希望吴老的棺材板能压的住!
  第四章灵山继
  第11节通风大圣
  话说叶嚴带着女娲?额……不对,柳嫣、郁垒和叶鸢回到林夕这里,林夕刚开始肯定是拒绝的,不过叶嚴跟她说了叶鸢和柳嫣的身份以后,迫于无奈也只好收留她们了,怎么办呢一个是叶嚴的妹妹,另一个是传说中人类的创造者女娲神。不过林夕发现女娲有点不对劲,问了叶嚴才知道女娲现在属于凡人,说白了就是女娲的潜在意识沉睡了,她所看到的女娲虽然是女娲但没有了女娲的神力,但是叶嚴告诉林夕女娲在凡人意识下力气还是很大,建议林夕不要惹她!问了半天林夕总算把事情弄明白了,这下林夕开始发飙了,指着叶嚴就是一顿说教,说什么叶嚴还知道回来?小荷这几天天天为了找他哭啊闹啊,饭都不好好吃,幼儿园也不去了,今天好不容易骗她去幼儿园说晚上叶嚴就来接她,这正愁怎么跟小荷圆这个慌呢,刚好叶嚴回来了这事就好办了。叶嚴则表示自己只去了一会儿怎么会是几天呢!林夕见他狡辩直接翻出日历指给他看,叶嚴一看也是醉了,方才想起红琪儿的事,而之前叶嚴问过林夕关于日历的事,林夕也教过他,一看和自己出去前的时间整整过去了四天,叶嚴只好乖乖的听林夕的指示去接小荷了!小荷看见是叶嚴来接她的,自然是高兴得的不得了,不过这回叶嚴可真成了专职保姆了,接回小荷后叶嚴去哪她就跟到哪,生怕叶嚴又消失了,之后每天都是叶嚴送她上幼儿园,到了晚上又接回来。一开始叶鸢看了不解很生气,为什么哥哥会这么听一个凡人的话,以为是嫂子?问他们什么关系可又说只是朋友而已,本来不信但郁垒也证实了,也不由得不信啊,即使如此叶鸢还是对林夕抱有成见,心想我哥好歹也是个妖啊,你这样成天让他带孩子有点过分了啊,虽然说是这么说可叶鸢自己还不是在网吧里帮忙,没办法啊哥哥亲口下的指示怎敢不从?不过可把郁垒乐坏了,因为叶鸢说是帮忙却一直帮倒忙,最后还得泰宝她们解决!说到泰宝听说叶嚴带回女娲,吓得都合不拢嘴,说什么都要把事情告诉玉帝,叶嚴他们跟她解释说玉帝知道,可她不信啊,非说此事非同小可玉帝怎会如此草率呢?结果还没去找玉帝呢,玉帝就来找她了,确切的说应该是找叶嚴。所以玉帝来到林夕这里,并没有对泰宝说什么,只说是让叶嚴负责女娲的安全,由十二神将和四神兽协助,完了也没说要带女娲走的意思,反而泰宝看见玉帝和叶嚴在一旁互推了半天,自己也没敢上去问什么情况,玉帝走后泰宝问叶嚴他两在那推半天是干嘛?打太极吗?叶嚴听的一愣一愣的,然后解释说是玉帝硬塞给他两个蟠桃,他不要一来二去的就那样了!泰宝心想我靠!蟠桃都不要你傻啊,不过自己也没看见结果,于是问叶嚴收了没,叶嚴没说话而是不好意思的拿出两个蟠桃,说是拗不过玉帝勉强收了!听到勉强两个字泰宝是真想狠狠的敲叶嚴的脑袋几下,可是她不敢最后只能给他一个鄙视的眼神,自己当神将几千年了,就吃过一次蟠桃还是上次他给的,玉帝给他他竟然勉强收了?勉强啊!好像别人强迫你一样,要知道这蟠桃不是谁都能吃得到的。叶嚴见泰宝看自己的眼神不对,以为是想要蟠桃不好意思开口,便问她是不是想要?泰宝摇摇头说是不敢要,玉帝给他的自然有玉帝的意思,自己怎么敢要呢?叶嚴一听神了,夸泰宝厉害说这都知道,玉帝给他蟠桃确实说让叶嚴负责女娲现在的安全,还嘱咐他不要将女娲的事情传出去,至于其他了解事情的他都安排好了,就怕叶嚴这边出事,这不之前看叶嚴和女娲好像有冲突,可现在是女娲又跟着叶嚴跑了,所以才有了蟠桃的事,对症下药嘛!泰宝听了没有说话,心想玉帝想的还真是周到,再看叶嚴傻乎乎的还拿着蟠桃,赶紧让他收了起来,自己去忙去了!
  之后不久,牛魔王便来了,还带着妻子和女儿,说是来请他们参加红琪儿的生日宴会的,叶嚴听了说此事让人捎个口信,他们自然会去何必劳烦牛兄亲自来请!牛魔王也实在说并非如此,而是前来答谢叶嚴救祖翁一事,还说了上次前来的原因,虽然没有说出来不过后来结果却让自己意想不到,还多亏了叶嚴,最后牛魔王还有个不情之请,说是女儿天生顽皮,不服管教想请叶嚴收她为徒,好好管教一番,叶嚴听了却说自己没有收徒的意思,而且也没有教授的经验怕耽误了红琪儿的修行,说白了就是教不来,牛魔王却说无妨,让叶嚴督促她就行,至于教不教都无所谓,关键是自己的女儿自己舍不得,也狠不下心来,所以才想请让叶嚴做她师父帮忙管教,叶嚴的为人他夫妻二人自然是信得过的。其实吧这只是原因之一,最主要的还是牛魔王听说了叶嚴闹灵山的本事,这才想让叶嚴管管自己的女儿,没办法谁让红琪儿跟她哥哥一样也会三昧真火呢!红琪儿听话起来还好,要是皮起来真是要了牛命咯!叶嚴听牛魔王都这么说了,也不好再拒绝,虽然自己确实没有收徒弟的意思,但也只好答应了,牛魔王见此欲让红琪儿拜师呢,红琪儿一脸不愿意的样子,叶嚴见了想确实和之前见到的时候不一样了,感觉有点小叛逆,不过想想之前牛魔王说红琪儿的事,虽然她看起来很小可是年龄却到了人类叛逆的时候,感觉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。叶嚴见红琪儿被牛魔王说教也没有拜师的意思,然后点点头对牛魔王说到:“牛兄莫急,拜师的事以后再说,我想问问她之前都学过什么,嗯……她擅长什么术?”牛魔王说但凡他们夫妻会的都教过,而且她也学的快,可就是不好好修行,什么都只是学会就行了,没有提升的意思,这有什么用?到时候遇到危险照样抵不过勤学苦练的对手!叶嚴听了点了点头,这时牛魔王又说到:“唉!不过她对变幻之术甚是喜爱,之前叶兄也见过!飘飘的幻化足可以以假乱真!”叶嚴听完又点点头,感觉不对又摇摇头说到:“牛兄,这么说我觉得有人比我更合适做她的师父,等我叫她来!”牛魔王有些不情愿,难道这里还有比他更厉害的人?还没来得及问是谁呢,叶嚴已经将他所说的人叫来了,只见那人是个女的,穿着一身粉色运动装,这还是林夕借给她穿的,说什么在凡间生活就得有凡间的打扮,不过此时她手里拿个菜刀,围着围裙说到:“哥,叫我做什么?我正忙着帮林夕姐做饭呢!”牛魔王虽然知道她不是凡人,却看不出她的真身,但听了她对叶嚴的称呼,也不用担心她会有什么危险!叶嚴说是给她介绍几个人认识,说罢指着牛魔王他们打算介绍来着,怎料叶鸢拿着菜刀指着牛魔王结结巴巴说到:“你你你……我我我……!”牛魔王一见叶鸢的举动赶忙护住妻子和女儿,而红琪儿和铁扇公主也下意识退到牛魔王身后,叶嚴见叶鸢拿刀指着牛魔王他们,有些生气的说不得无礼,怎么能随便拿刀指着别人呢?这时叶鸢激动的终于憋出大哥两个字来!菜刀也被她随手扔了,此话一出在场的都愣了,叶鸢见都不说话问到:“你是牛魔王?平天大圣?”牛魔王一听是往事有点不好意思的点点头,叶鸢见了又接着说到:“那没错了,大哥,是我呀,猕猴王,通风大圣!”牛魔王看了看疑惑的说到:“通风怎会是你这般模样,而且他和老牛我是结拜的兄弟,是男是女我自然知道,怎会是女子?”说完牛魔王有些半信半疑的,因为在他记忆里七兄弟中除了他,和五个被送上斩妖台上斩首的,确实少了一个!而孙悟空后来也没被斩首。叶鸢听了牛魔王话,这才觉得不对,于是幻化出猕猴王的模样给牛魔王看,还问牛魔王这回信了吧?牛魔王激动的使劲点点头,还想上前去拥抱叶鸢,不过这时叶鸢又恢复了刚才的样子,牛魔王走到一半停住了,毕竟自己的夫人和女儿都在,还有她哥哥叶嚴呢,此时她又变回了女儿身自己怎么能占便宜呢?可叶鸢却主动抱了上去,还说能见到大哥真好,哥哥叶嚴出来对她来说就是天大的喜讯了,如今又见到牛魔王大哥自然是喜出望外,激动的不得了!当初被师姐莫名其妙的掳走,后来虽然回来过,但还没调戏完孙悟空呢又被师姐掳回去了,也没了其他结拜兄弟的消息!正激动不已的抱着牛魔王呢,这时铁扇公主咳嗽了几下,叶鸢这才松开了牛魔王问她们是谁?牛魔王给她介绍了一番,叶鸢向铁扇公主喊了一声嫂子,铁扇公主也答应了,而红琪儿却一双眼睛直咕噜的盯着她,然后拉着铁扇公主的手说到:“娘亲,我要拜她为师!”铁扇公主和牛魔王听了有些吃惊,这丫头难得这么有上进心啊,不过一想刚才叶鸢展示的变化之术,就明白女儿的意思了,只是有点不好意的看着叶嚴,叶嚴自然懂牛魔王的意思,示意无需在意,而且叶嚴也说合适的人选就是叶鸢,叶鸢听了一头雾水,怎么才认了大哥现在又要我收徒弟?牛魔王见此欲说明情况,叶鸢抢先说到:“我说哥,你招呼客人就是把他们晾在外边的?”叶嚴一听还真是对不住牛魔王他们一家三口,赶紧请他们进去,牛魔王也说不用如此客气,其实他是怕见到林夕太客气,不过能遇到猕猴王自然得叙叙旧,聊聊之前发生的事,所以并没有拒绝,不过正当他们要进门时,听到叶鸢问叶嚴怎么不进来,叶嚴却看着叶鸢酸溜溜的说到:“小妹你之前见到亲哥都不抱,怎见你牛大哥又这般!”叶鸢解释说是当时那么多人不好意思,不过叶嚴没有听,叶鸢无奈的走到叶嚴身边,叶嚴伸出双手准备拥抱来着,叶鸢突然就跳到他背上说到:“哥,背我进去!”叶嚴摇摇头笑着说到:“好嘞!”牛魔王见此没想到叶嚴还有这般性情,与铁扇公主相视一笑也跟着进去了。
  第12节柳嫣
  牛魔王他们进去后并没有发现林夕她们,一问才知道林夕在厨房,之前叶鸢在帮忙来着,而泰宝则是和郁垒一起照看网吧,虽然泰宝很能干但一个人终究忙不过来,牛魔王听到郁垒两字感觉有点耳熟,好奇的问叶嚴可是冥神黑神荼的妹妹白郁垒?叶嚴点点头说是,突然牛魔王一惊大声“什么!”其他人都不知道他怎么了,叶嚴问其何故,牛魔王只说是有点惊讶叶嚴的交际。随后林夕从厨房出来,一看见牛魔王就一个劲的客气,说什么都要让他们留下来吃饭,说是要答谢牛魔王给小荷的礼物(就是林夕开网吧的那条街,牛魔王买来送给她了),牛魔王拗不过(一直拗不过)林夕只好说明来意,并答应留下来吃饭。接着红琪儿问林夕小荷去哪了,林夕这才想起来小荷快放学了,告诉红琪儿之后还让叶嚴去接小荷,顺便也喊泰宝和郁垒,泰宝这边尴尬的要死,虽说郁垒被分到自己这边,说是让她带着郁垒照看网吧,郁垒也很用心学而且很勤快,可人家好歹也是冥君啊,之前自己一横差点跟郁垒干起来,郁垒做错了她也不敢说只能默默地自己去解决!叶嚴呢第一时间赶到网吧,看见她们相处的如此融洽心中甚是欣慰,毕竟之前泰宝还要跟郁垒打架来着,于是喊她们回去吃饭,泰宝一听如释重负一般,叶嚴说完正要走时郁垒问他不跟她们一起回去?叶嚴只说让她们先回去他去接小荷马上就好,说完就消失不见了,也不注意别人的眼光,不过网吧嘛谁会在意你呢,都在准备开团呢。叶嚴到了幼儿园刚好小荷也出来了,叶嚴过去蹲下摸摸小荷的头问她今天乖不乖,小荷应声点点头,叶嚴听了说既然如此就给她一个惊喜,小荷一听好奇心瞬间被勾出来了,高兴的问叶嚴是什么惊喜,叶嚴只说看了就知道了,还让小荷闭上眼睛,这时叶嚴起身拉着小荷的手,转头说到:“出来吧!”红琪儿见自己暴露了,只好乖乖的褪去隐身出现在叶嚴和小荷面前,不过红琪儿不甘示弱说到:“没想到被你发现了,不过你也太逊了吧,这都被我跟上,你真的打得过如来?”叶嚴见红琪儿有点好胜心过剩,悠悠的说到:“也许吧!我只是怕你跟丢了而已!”红琪儿一听有些汗颜,原来他早就发现自己跟着他了,而且还故意放慢速度让自己跟的上!小荷一听是红琪儿的声音,睁开眼睛确认之后高兴的喊到:“飘飘姐姐!”红琪儿也应声答应了,小荷看看叶嚴原来叶嚴说的惊喜就是飘飘姐,叶嚴看小荷高兴的样子,松开手示意小荷去跟红琪儿打招呼,两小屁孩在一起低估了一会儿后,叶嚴示意要准备回去了,并且伸出手示意她牵起来,而小荷却拉着叶嚴的手说今天打算走着回去,并让红琪儿也拉着叶嚴的手一起回去,起初红琪儿还不愿意,甚至有点不好意思,不过在小荷的强烈要求下,还有叶嚴盛情的邀请下,她和小荷一边一个拉着叶嚴的手走在他两边,叶嚴想反正从幼儿园到林夕姐那里也不远,既然小荷要走就随她吧!
  林夕这边,泰宝和郁垒已经回去了,牛魔王夫妇自然得行礼,看见红琪儿不动觉得女儿越来越不懂事了,正准备说教一番呢突然红琪儿就没影了,吓林夕一跳,一看原来红琪儿坐的地方多了个洋娃娃,铁扇公主见了生气的对牛魔王说到:“看你把她惯的,现在又不知道跑哪去了!”牛魔王没有说话,这时郁垒说她见过和刚才铁扇公主身边一模一样的小女孩,牛魔王夫妇听了赶紧问郁垒在哪?郁垒回答说到:“之前本君看见她隐身跟在小马猴后面,本想戳穿的可小马猴示意不要戳穿,本君也就算了!”牛魔王夫妇一听小马猴?愣了一下不过立马就明白了,马猴?那说的肯定就是叶嚴了,红琪儿跟叶嚴出去那就是去找小荷了,牛魔王摇摇头心想终归是小屁孩,嘴上说不想和小荷玩,这才一个月不见呢就等不及见面了!同时牛魔王也纳闷,这冥君和叶嚴什么关系?她都不喊叶嚴的名字,直接称呼叶嚴为马猴,还加个小字!不过这些都不是关键,关键是知道红琪儿的去向,自然放心多了,于是说了句如此甚好就作罢了。
  牛魔王话刚说完叶嚴就夹着红琪儿和小荷出现在他们面前,为什么说是夹着呢!因为红琪儿和小荷是被叶嚴夹在腋下带回来了的,叶嚴还很着急的样子,放下小荷她们说:“快去!”然后对牛魔王他们抱歉的说他有事得去灵山一趟,众人一听不解问其原由,叶嚴解释说是刚才去接小荷,不想红琪儿也跟着去了,两小孩见面说是要走回来,他也没有反对!不过路走到一半,小荷说老师让她们周末在家长的陪同下去动物园观察小动物,周一分享给同学听!至于要观察什么动物自然是她们自己选,小荷问叶嚴能不能陪她去动物园,叶嚴听完也没在意就说能,这时虽然红琪儿开玩笑说她要去看猴子,叶嚴也没在意而是问小荷去动物园想看什么动物?叶嚴自然知道动物园是干什么的,在人类世界生活自然得入乡随俗,凡事不可太较真,何况他试过在现在的人类世界中,没有成人形的兽类都没有灵性,也就是说根本称不上是妖,只能说是动物而已。而小荷的回答真是让他如雷贯耳,小荷也没说别的就说明天她想去看孔雀,孔雀?孔雀啊!叶嚴突然眉头一皱说到:“完了!怎么把这事给忘了!”小荷和红琪儿正纳闷叶嚴在说什么呢,而叶嚴心想明天?这十万火急啊然后对小荷说到:“爸爸,今天就带你去好不好?不过得先回去一趟!”小荷听了也没多想就答应了,还说回去准备点东西,突然叶嚴就一边夹一个将她们带回到家中。叶嚴也是听小荷说想看孔雀,这才想起孔雀和大鹏鸟的事,所以特地回来跟林夕姐和牛魔王说一声,怕自己突然消失不见小荷又找他,于是这次决定带上小荷一起去看孔雀,红琪儿也跟着小荷一起,叶嚴也不反对还征得了牛魔王夫妇的同意!一会儿小荷挎着个小布包出来了,叶嚴示意准备出发,而叶鸢和郁垒在一旁懵着呢,林夕却暗自咒叶嚴说还想带人?啊不,孔雀?回来!我这又不是动物园?再说也没地方住了啊!你小妹跟郁垒住一间,柳嫣和泰宝挤挤凑合着了,你自己都睡沙发了,还想带人回来?准备去睡阳台吧你!不过想是这么想但看到他带女儿小荷去灵山,也不带自己去有点不高兴了,自己也想去看看神话中的灵山究竟是什么样的?如来佛祖是不是和电视上的一样?却又不好说出口,你这一说不就等于下逐客令了吗!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叶嚴他们消失在眼前,泰宝见了似乎明白林夕的心思却也没有明说,只说她们很快就会回来的,而且来日方长啊我的小公主!林夕听了也没多说什么,但还是有点失落,叶嚴他们走后气氛陷入了尴尬,这时柳嫣突然从房间里出来摸着肚子说到:“小夕!饭还没好吗?我肚子饿的前胸贴后背了!”林夕听了这才想起晚饭还没吃呢,最近感觉自己越来越没有饥饿感了,有时还担心自己是不是出了什么毛病?起身去厨房准备把晚饭端出来,叶鸢和泰宝也去帮忙,牛魔王见了也示意妻子去帮忙来着,最后还是被林夕制止了,说他们是客人怎么能让客人动手呢!至于郁垒么还是算了吧,而且看她本人也没这个意思!准备开饭的时候牛魔王还是忍不住问了柳嫣的事,林夕一听语塞了不知道如何解释,玉帝也跟她说过此事不可宣扬,一时间四处看了看,只见泰宝她们都看着她,意思是说吧我们看你编,而柳嫣本人却完全不在乎的样子,按理说最在乎的应该就是她了,不过叶嚴带回她之后发现,柳嫣会选择性失忆,本来在灵山的那天柳嫣就应该知道自己的身份,可是带回来后第二天她就只记得是叶嚴背她回来的,却对自己的经历完全失忆了,还说是最近自己的梦越来越真实了,而且对于叶嚴救她的事,她也只是模糊记得自己出去找写作灵感而睡着了,还梦见自己变成了女娲,一觉醒来就躺在了林夕这里,而每次让她相信了之后,第二天照常失忆,几次三番林夕她们也就不了了之,柳嫣却很自然的就住在了林夕家里,还写起了小说,说是最近梦到的东西激发了她的灵感,一写起来几天都可以不出门。林夕想了想只好说柳嫣是她的表妹,来这里投靠她的,而且她也不知道牛魔王他们的身份,林夕也示意牛魔王不要告诉柳嫣关于他们的事情,以免出现不必要的麻烦。而柳嫣听了嘴里塞着东西说到:“我什么时候成你表妹了?我虽……!”林夕听了很是无奈,看柳嫣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,赶紧拿了个鸡腿就往柳嫣嘴里塞,边塞还边说到:“好妹妹多吃点,看你瘦的跟黄瓜似得!”柳嫣被林夕弄得呛到了,四处张望那里有水,泰宝见林夕的举动真是吓出了一把冷汗,郁垒却一只手捂着嘴笑个不停,泰宝看到柳嫣被呛到了立马把水端给柳嫣,柳嫣喝完水准备说林夕来着,什么叫跟黄瓜似得?可是看到林夕那眉头紧锁的眼神看着她,到嘴边的话又不敢说了!哎,谁让自己吃人家的住人家的呢,虽说自己不知道怎么莫名其妙的就在这里了,但住在这里让自己有种家的感觉!这让柳嫣想起了自己的事,不知什么时候起自己的记忆就如梦境一般,每次睡着之后醒来都会出现在另一个地方,这次也不例外,而且明明梦境那么清晰,可是醒来后却怎么都想不起来,柳嫣沉默片刻起身准备回房间,林夕见她不开心的样子,心想是不是自己做的有点过分了?于是向柳嫣道歉想要挽留她和大家一起吃饭,不过柳嫣没有回头只说自己已经吃饱了,便匆匆回了房间,她不是生林夕的气,而是她突然想到有一天自己可能又会突然消失,与其伤离别不如就莫相知的好吧!
  第13节铁扇公主
  牛魔王见此看向林夕说到:“小公主,这?”林夕尴尬的笑了笑说:“没事,没事,玩笑开过头了,等会我带点好吃的去负荆请罪!我们先吃吧!”叶鸢也觉得林夕做的是有点过了,说让林夕等会带点柳嫣爱吃的东西去!其他人也点头同意了,林夕也说没问题!此事就此作罢。
  饭后,牛魔王跟叶鸢聊起了关于花果山的往事,林夕一听就把刚才答应的事忘得一干二净,而郁垒跟泰宝也听的出奇,完全把柳嫣给忘了!叶鸢说完了她的种种经历之后,问牛魔王他是怎么逃脱天庭的追捕,牛魔王听了有点不想说的样子,吞吞吐吐的好像在担心什么,时不时还看看一直默默不语的妻子!叶鸢见了心想大哥可能有什么难言之隐,于是说到:“大哥既然不方便说,小妹我也不会强求,大哥不必为此事为难!”牛魔王听后点点如释重负一般,话虽如此,但牛魔王越是这样,林夕越是想知道他的事情,毕竟神话故事里没有详细的介绍他和铁扇公主的事,当听到叶鸢的话和牛魔王的态度时,林夕啊~了一声!所有人都看向她,林夕有点紧张的说到:“都看我干吗?我脸上有什么吗?”这话严重走题了,连泰宝都听的出来,于是泰宝对牛魔王说到:“既然此事不能说,那就说说你跟铁扇公主的事呗,我想应该是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吧!”说完了还双手撑着下巴在那里发呆,林夕一听心想这小妮子最近八成是言情小说看多了,不过泰宝这话真是和自己的心思对上了,于是林夕没有说话,而是看着牛魔王使劲的点头,意思是同意泰宝的提议,郁垒则表示好奇毕竟冥神府当初并没有参与花果山的事情,牛魔王再看看叶鸢,叶鸢也说想了解了解嫂嫂的事,希望大嫂不要介意!牛魔王听了她们话看着铁扇公主,意思是想征得她的同意,这时一直不说话的铁扇公主说到:“旦说无妨,事情都过去几千年了,而且现今玉帝和魔界修好,我不妨事!”此话一出更是激起了她们的好奇心。
  叶嚴这边去往灵山的路上,飘飘在前面飞叶嚴抱着小荷跟在后面,按说很快就能到灵山,可是叶嚴还是觉得慢,心想要不和之前一样一边夹一个带她们飞吧!不过叶嚴想想还是算了,之前他突然把红琪儿拎起来夹在腋下,谁想被她咬了一口,现在都还有点疼呢,这小姑娘下口可真狠,不是牛妖嘛!怎么咬人呢?叶嚴又不好催促她,毕竟她那么热情的说要带路,再说她修为也有限估计这已经是最快的了,可叶嚴还是觉得慢,无奈之下叶嚴化作蓝龙,一只龙爪抓一个嗖一下就来到了佛门,等红琪儿和飘飘反应过来叶嚴已经变回来了,并且说:“到了!”这时红琪儿大喊到:“你做了什么?”叶嚴只说是活动一下筋骨而已,小荷却惊讶的哇了一声,因为她看到一尊大佛像几乎有山那么高,可就是看不见孔雀,还问叶嚴孔雀在哪里?叶嚴也觉得厉害,之前被他打坏的佛门石像又完好无损的在他面前了。听了小荷的话他解释说就在佛像里面,可小荷不信说他骗人,叶嚴说等进去了就知道他是不是在骗人了,小荷听了半信半疑的说:“进去?里面是空的吗?”说完还看看红琪儿,红琪儿点了点头说到:“恩,你快点跟进来哦!”说完转身就往佛像里跑去消失在小荷的视线里,小荷见了也想跟进去,但叶嚴示意要牵着他的手,于是叶嚴才带着小荷进了灵山。
  林夕这边,牛魔王见铁扇公主都说可以,那就可以,于是牛魔王对林夕三人说起了他和妻子的往事。话说当初孙悟空和天庭闹翻,致使十万天兵围剿花果山,72洞洞主是死的死伤的伤,一切都因孙悟空所起,而自己当时被围剿的神将所伤,无奈连天兵都打不过,索性多年的修炼也不是没用,一口气逃了出来,看见一个山洞就多了进去,也没注意是否有人居住,不过进去了就发现里面的布置明显是他人洞府,方觉不妥,可出去可能又会被天兵所擒,正寻思着呢,突然听到外面发生了争执,一听原来是洞主和天兵在争吵,听声音洞主好像还是个女的,感觉更是不妙!听着马上就要动起手来了,这时又听到一个浑厚的声音,问那女洞主可是铁扇公主罗刹女,女洞主回答是肯定的。接着那人就喊其他人撤,说不要打扰公主清修,牛魔王也不可能进的去芭蕉洞,还命人去其他地方找,牛魔王听天兵走了自然放心了,可突然又警惕了起来,因为那女洞主,也就是铁扇公主回来了,牛魔王本以为铁扇公主看见他就算不杀了他也会把他赶走,谁知铁扇公主非但没有杀他而且还帮他疗伤,等伤势好的差不多了,牛魔王好奇问她为何如此对待一个陌生人,而且这个陌生人还私闯她的洞府,这不问还好一问更是让牛魔王佩服的五体投地,只听铁扇公主说这还得是他人品不错,换做他人闯进一女子洞府,不知会如何?且不说什么,单说是为了逃命也会藏于私处(女子的闺房哦,不要乱想),这对女子来说是忌讳的,而牛魔王在那种情况下却只藏在接近洞口地方,莫不是发现洞内情况怎会如此?牛魔王听了心想当时只是觉得非礼勿扰而已,也没多想什么,没想到却因自己的礼貌性避嫌救了自己。不久之后,牛魔王的伤也好了,却没有打算走的意思,而铁扇公主也没有表示让他离开,在疗养期间他们彼此都熟悉了,虽然她手下有个丫鬟但在照顾他的事情上,她都亲力亲为,牛魔王感觉自己坠入爱河了,就这样牛魔王留在了翠云山,不久之后他对铁扇公主表达了爱慕之情,而铁扇公主也没有拒绝,两人就这样相爱了(简单吧?爱情就是这么简单!),之后便有了红孩儿,也因为红孩儿的出生牛魔王知道了铁扇公主的身份,原来她便不是在这里清修,而是就出生在这里,她的母亲她没有见过,但听她父亲说她母亲是魔族,自神魔大战之后就回魔界,不过总有一天会回来看她的,但在这之前要保守自己的身份,不可让外人知道,也不能说她是谁的孩子!当她得知身份后自然跟她父亲闹着要找母亲,可父亲却说只要她能独挡一面就带她去,她答应了!于是她父亲便将她安顿在这里教她修行,她父亲则回天庭复命,时不时会来看他还带些仙丹给她,时间长了父亲一次来的比一次晚,直到自己长大了父亲却没了身影,但她始终相信父亲会实现他的诺言,因为他父亲从来没有骗过她,不来看她可能是父亲太忙了,她是这样安慰自己的!牛魔王一直听她说父亲的事,就问她父亲是谁,一开始她还犹豫可是看看怀中的孩子,便说是兜率宫的太上老君就是她父亲,她手中的芭蕉扇也是她父亲给的(太上老君也有一把芭蕉扇,老君的是能用来生火,她的是能灭火,且能将人扇走!),用来防身用的,而她自己本身喜欢用剑。牛魔王一听真是惊讶不已,即是如此,那老君自有为难之处咯!可一想之前那个神将的举动,一听说她的名号便命人离开了,原来是这么回事,想来即使老君不说也是有人知道的,没有说破多少也给老君一点面子!再说老君也是三界中响当当的人物,得罪他就是跟自己的仙途过不去,除了老君的威望之外,三界之中谁人不知老君炼丹的本事,得一颗老君的仙丹你可能就提前一百年得道都说不定呢!况且他还是玉帝的御用炼丹师,得罪他找死不是!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