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赤尻马猴叶嚴 > 第四章 灵山下

第四章 灵山下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第6节白矖(xi)
  玉帝见自己的诛仙剑被挡回来之后,一看是被斩仙剑挡回来的!接着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,抬头一看不觉大惊失色,而女娲见状不解玉帝为何如此,问到那人是谁?玉帝一听又差点没把诛仙剑掉到地上,此时叶嚴见女娲无意争斗,自己也好奇来者是谁遂退后和孔雀他们一起观看。玉帝正在在纳闷呢,那人收了斩仙剑说到:“贫道,陆压!”玉帝听了看向女娲,说到:“陆压不就是你师弟嘛!怎么你连自己师弟都不知道了?什么情况?”“女娲”突然感觉情况不妙,却很镇静的说到:“些许变了模样,师姐都认不出来了!”玉帝听了摇摇头看着女娲说到:“你究竟是何人?敢冒充女娲神?竟然连朕都看不出来!”众人听玉帝这么一说亦是惊讶,这女娲大神还有假的?别开玩笑了行吗?女娲乃创世之神怎敢有人冒充?关键是谁能冒充得了?叶嚴听了也觉得对,女娲和之前相比实力确实弱了,殊不知是他自己变强了,于是叶嚴也问她是谁?“女娲”只说她就是女娲,没有冒充不冒充的,还说了当初叶嚴被封印的事,这让叶嚴更加奇怪了,她竟知道这事还真不好说了!这时陆压说到:“她不是师姐女娲,师姐怎么会不知道我是谁呢?她如此相像可能……!”众人一听都看向陆压,意思是可能什么啊?话不要说到一半不说了,吊别人胃口好不好!陆压想了想接着说到:“可能是师姐仿照自己创造出来的分身白矖,如果我猜的没错她就是白矖!”陆压说完众人都眼巴巴的看着他,意思是你接着说啊,接着陆压解释白矖是当初女娲还没有创造人类时,女娲根据自己的模样创造出来的分身,有两个一男一女,男的叫螣蛇,女的叫白矖,都是人首蛇身的样子,一直都是跟在女娲左右,由于是女娲的分身持有女娲的法力,实力自然不能小看,所以也算是女娲的左右护法!此二人与女娲形影不离,是问如果她是女娲那么螣蛇和白矖去哪了?众人听完焕然大悟,其实还是没明白多少,这么说她不是女娲,那么真的女娲究竟去哪了?白矖听了陆压的说辞,想起当初女娲托付她的言语,周天之内不能没有女娲!于是出言证实自己就是女娲,却遭陆压反驳,要求让螣蛇和白矖出来,而“女娲”却说陆压信口雌黄她根本没有什么师弟,也没有陆压说的所谓什么分身,一切都是陆压在自说自话而已!但众人都不以为然,因为玉帝之前话很明了,他怀疑眼前的女娲不是女娲,就说明女娲确实有师弟,况且“女娲”开始说陆压变了模样认不出来,说明陆压确实是她师弟,现在又否认自己的说法不是很矛盾?而且这个师弟跟玉帝认识,现在玉帝乃天界主宰,所谓君无戏言,他要是说些有损天帝威信的话后果可是非常严重的!
  情况现在非常明了,所谓的女娲是假的,而她的目的是要杀了孙悟空,试问如果是真正的女娲杀一个小小的佛,弹指间的事为什么还要让玉帝出手?说是为了天条戒律,但当初神魔大战关乎神界生死存亡她都不肯出面,现在为了天条就大动干戈未免有些小题大做!这些都可以不说,关键是女娲究竟去哪了,难道几千年来都是白矖在充当女娲大神?众人纷纷质问白矖女娲何在?而白矖却始终不承认自己是假的,说尔等不识真假真乃愚蠢至极,众人听了虽然有些动摇,但接着又听了玉帝跟陆压的对话,玉帝称自己为徒儿,陆压则是为师,这要是还认为眼前的女娲是真的那么就真是愚蠢至极了,而观音等人也问了如来可知陆压此人,如来也只说听说过此人,乃散修之人实力不亚于女娲,却不知他跟女娲有此联系,而且其神龙见首不见尾,他也是今日才见到陆压的真面目!孔雀问叶嚴怎么看,叶嚴却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反正自己要做的事已经做完,现在就差跟如来说带孔雀走的事了,孔雀一听很是高兴,没想到他真的要带自己离开灵山,还以为他说要还自己自由是一时的兴起呢,没想到是真的,不过孔雀还是问了叶嚴会不会也带上大鹏鸟,因为她担心弟弟跟他有过节而只带自己走,结果叶嚴说当然是一起了!叶嚴趁“女娲”在跟陆压和玉帝争辩时,跟如来说了孔雀跟大鹏鸟的事,如来先是犹豫后又点头答应了,还跟叶嚴开玩笑说此事本尊若不答应也不行啊,叶嚴明白如来的意思没有说话,因为这是事实!完事叶嚴带着孔雀离开如来这边去找九灵元圣他们,说是要准备离开灵山,不过在此之前先得找到大鹏鸟,四人听了点头同意,而叶嚴也准备解封灵山,可是这时陆压跟白矖却打了起来,陆压一心想知道师姐的下落,而白矖却死活不承认自己是假的,结果两人就干了起来,叶嚴见此一瞬间解开了冰冻,被解封的人还没来得及跟叶嚴算账呢,就看见“女娲”和一个不认识的人打起来了,而且实力还不相上下,不,“女娲”好像处于下风!暂且先不说这些众佛看见如来都纷纷向如来身边聚拢,此时的如来只有常人般大小,没有了六丈金身!众佛问其原由青狮和六牙白象解释了一番,结果有人问如来真的打算让佛母和大鹏鸟离开灵山!如来一听心想本来我就心不甘情不愿的成了孔雀的儿子,后来还要把她留在灵山养着,没事还带娘舅一起,这回有人接手何乐而不为?想是这么想接着如来对着众佛说到:“先前留他们在灵山只是权宜之计,防止他们到处生惹事端,而今有人能管他们也愿意管,这也是缘佛自然会渡!”众佛听了都觉得佛祖慈悲,叶嚴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,玉帝却暗自佩服如来,明明打不过就打不过还被你说成了佛理,呵呵佛度有缘人?不愧是佛祖!
  陆压这边和“女娲”打的不可开交,看情况是陆压略胜一筹,本来被解封的众佛想去帮女娲的,但听了青狮和六牙白象的解释,也只是在一旁观看而已,不过心是被揪一般的疼啊,因为他们不仅打的不可开交,而且还在破坏佛教圣地,一时间大雷音寺形同废墟!如来也无可奈何,叶嚴见陆压虽然占优势却迟迟没有赢,心想到底要不要出手,孔雀见问他怎么了?叶嚴也说了他的想法,结果孔雀却说让他去帮忙,叶嚴问为什么?孔雀说凤凰乃女娲所生,而自己是凤凰所生所以女娲怎么说也算是祖母,虽然她跟女娲没有见过面,但做孙女的也想知道祖母究竟怎么了?还以请求的方式让叶嚴帮忙,叶嚴知道孔雀的意思,她是心有余而力不足,这才想让叶嚴出手!结果叶嚴一出手局势就是一边倒,压倒性的联手陆压和叶嚴逼得白矖连连后退,就在陆压准备擒住白矖时,突然有人说到:“陆压师弟,住手!”
  第7节女娲
  众人听到声音一同看向说话的人有些吃惊,是一个二十岁到三十岁之间的女人,现代打扮头发盘着,穿着白领的制服胸前还挂着一副黑框眼镜,这还不稀奇,关键是她后面跟着四象神兽,对没错就是青龙、白虎、朱雀和玄武!她开口就喊陆压师弟,那么也就是说她就是女娲了?玉帝上前拜见问她是不是女娲大神,那女子点点头,玉帝见了赶紧行跪拜礼说恭迎女娲神!众人见此也纷纷跪下行礼,只有陆压和叶嚴没动,陆压么本身就是散仙不入三教九流,不受约束自然不会行礼,何况是自己的师姐没必要;而叶嚴却是看见她比看见白矖还讨厌,莫名其妙的就对她反感,叶嚴最不喜欢的就是听到女娲两个字!女娲见此示意众人起来,然后飞到白矖身边,此时白矖因不敌叶嚴和陆压联手,被陆压所伤站着都有点勉强,看见女娲回来了硬是撑着没倒下,女娲到了她面前一句“本宫回来了”白矖终于昏了过去,女娲将白矖交给白虎转身说到:“陆压,你下手也太重了点吧,明知道她是本宫的护法,却还出手那么重?”陆压看着女娲欲言又止,接着女娲又说到:“不过白矖虽然敌不过你但也不至于被你所伤!”说罢转头看向叶嚴问陆压他是谁?陆压表示不知道,女娲很惊奇自己的师弟陆压竟然跟一个不认识的人联手?此人必有过人之处,随之仔细一看原来是赤尻马猴,虽然第一次见面但女娲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很像一个人但不敢确定,毕竟那人已经死了!于是女娲看着叶嚴抱着试试的态度说到:“马猴你叫什么名字?”叶嚴听了没有回答,却在想自己怎么打心眼里排斥她?再怎么说她可是女娲啊,她问我名字要不要说?要不先行个礼?正在纠结呢陆压说到:“嘿!小子我师姐问你话呢?”结果叶嚴随口就说了一句无可奉告,可把在场的人吓一跳,特别是孔雀和九灵元圣他们,九灵元圣感觉不妙准备让金角去请老君和天尊!女娲见叶嚴如此无礼有些恼怒的说到:“本宫只是问你个姓名,你却如此无礼,甚是傲慢!”陆压见女娲生气了赶紧劝师姐不要生气,众人也劝女娲息怒,同时也劝叶嚴赶紧求女娲宽恕,结果不劝还好一劝叶嚴更听不进去了,还说你们害怕女娲自己可不怕,确实他不怕面对女娲他就有种无惧生死的感觉!女娲觉得的他不像是傻瓜,而是在挑战她的威严,这还了得于是女娲释放出了杀意!叶嚴感觉到杀意立刻转换成龙形,如今的叶嚴无法转换最强的龙猿变,因为他从孙悟空那里拿来的不是他的尾巴,但也不知道是谁的,这种情况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想想那如意金箍棒到手后能随意变换大小,说明自己应该可以使它,怎么说也算是趁手的兵器,自己也用惯了棍子形的武器,于是拿出了如意金箍棒,变换大小刚好趁手!叶嚴将金箍棒握在手中对着它说到:“今天搞不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,你可别让我失望啊!”孙悟空看见金箍棒在别人手里,说不出的难受,不过转而又跟如来说到:“佛祖!是不是俺老孙看错了,看那个人后面长出尾巴来了,先前俺老孙好像没看见他的尾巴啊!”如来和众佛听孙悟空一说,都看向叶嚴确实长出了尾巴!
  叶嚴手握着金箍棒见女娲没有出手的意思,本想那就自己先动手,一决高低吧,却感觉屁股后面有东西,一看自己的尾巴长出来了,顿时欣喜若狂!因为有尾巴他就可以融合两颗内丹,幻出龙猿变将修为提升至最强,此时叶嚴虽然好奇这金箍棒的主人是谁,但他更想知道自己现在能不能龙猿变,于是叶嚴依旧手握金箍棒,闭上眼睛冥想之后睁眼说到:“变”!叶嚴成功的变出了龙猿形态,猴身龙角,双手化作龙爪,指尖到肘部由龙鳞覆盖,其余则是蓝色的猴毛,一身龙鳞晶甲晶莹剔透,右肩裸露在外,左肩龙头护肩化出水帘披风,叶嚴感觉的出这熟悉的力量和之前一样,不,应该比之前更多,更充盈。不过唯一感觉不同的是他觉得所有人的动作他都能听得一清二楚,对!不是看是听,叶嚴下意识摸了一下自己的耳朵,乖乖有六只,怪不得会如此清晰的察觉别人的动作!叶嚴觉得不可思议,不过这也让他安心不少,因为这一变化也知道所谓的金箍棒可能就是叶鸢的尾巴,是想自己的尾巴都能化作定海神针,为何小妹的就不行呢?答案肯定是可以!于是接下来叶嚴想要试试这如意金箍棒的威力,是时候活动一下筋骨了,提起棒子就准备冲上去,不料被青龙、玄武和朱雀挡住,青龙说到:“叶嚴,适可而止吧,女娲神岂是你能动的?赶紧跪下请求女娲神的原谅!”叶嚴没有说话依旧保持战斗姿态,青龙无奈又说不跪也行,向女娲大神道个歉宽恕你的冒犯!叶嚴听的出青龙是想帮自己圆场,对青龙说到:“你不必多说了,我跟女娲似乎天生为敌,总感觉我们之间必有一场恶斗,你们让开我不想伤其他人!”青龙听了没有说话也没有让开的意思,玄武却说到:“好大的口气?小伙子你也太自信了!”说罢就准备冲向叶嚴,朱雀和青龙见了也做好了架势,叶嚴也准备先解决他们再说,众人看的是心惊肉跳,最终还是要开打了!怎料这时听到一声“就是这么自信”,紧接着突然在叶嚴和青龙他们中间出现一根巨大的棒子,从天而降竖直的插在他们中间,犹如擎天巨柱一般,众人一听都抬头看向天上,只见一个双手插腰的人站在棒子的顶端!叶嚴一看是定海神针心里说不出的喜悦,再抬头看向顶端说到:“小鸢?”站在顶上的人听到以后点了点头,然后大声说到:“今天有我六耳猕猴叶鸢在,看谁敢动我哥,我就用这根棒子打死他!”众人一听这话好大的口气,难道女娲你也能一棒子打死不成?接着叶鸢又说让叶嚴去跟女娲斗,挡路的就由她来解决,叶鸢心想当初自己没好好修炼,结果没能帮上哥哥,这次怎么说也要助哥哥一臂之力。叶嚴听完欲飞身前去找女娲,结果又被陆压挡住了,陆压挡在叶嚴面前说不要把他忘了,他可是女娲的师弟,还说这事师姐都不用出手他就能解决,叶嚴一看感觉有些棘手,之前和他联手对付白矖,他根本就没使劲,也就是说他跟白矖打虽然占优势却迟迟没有赢,是因为他根本没用全力,正当叶嚴想怎么绕过陆压时,叶鸢就将棒子收到手中站在叶嚴的前面,背对着他同时示意他去找女娲说别的交给她就行,叶嚴有些当心叶鸢会输叫她让开,可叶鸢死活不让,还说她有哥哥定海神针没事,叶嚴也知道她有不过还是觉得太危险,毕竟陆压怎么说也是女娲的师弟不可能很弱,叶鸢觉得哥哥信不过自己,于是说到:“哥,看好了,我本不想一开始就用的,但看你不放心只好让你先看看了!”说完将定海神针扔了,神针瞬间落下插在地上,然后和之前叶嚴一样闭着眼睛,双手握紧拳头突然一睁眼说“变”!叶鸢也变得和叶嚴一样的形态龙猿变,不同的是叶鸢是左右皆是龙头护肩,赤焰一般的披风在风中不停摇摆,叶鸢一伸手定海神针就回到了手中,叶嚴见了默默地点头,心想小妹成长了,自己可以放心去找女娲“谈谈”了!
  这边孙悟空见了心里很不是滋味,想当初天上地下唯我独尊,如今却成了人人喊杀的对象,最让他不甘心的是同为四大灵猴之一,为什么他们之间差距这么大!还有自己竟然被六耳猕猴给骗了,当初打死的那只究竟是谁?自己的如意金箍棒也没有了?他们之间的差距难道说是尾巴?自己的尾巴还好好的,而他们的尾巴都化作了神器!这么想着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尾巴,如来见了孙悟空如此失落说到:“悟空,你不必多想你和他们的差距不在于断尾,而是你自身的经历和修为!”接着如来跟孙悟空说了一番话,菩提听了点头同意如来的说辞,众佛听罢都点头赞同,孙悟空亦是心领神会,是想自己从出生到现在,曾几何时好好修炼过?最长不过在师父菩提那里修行了七年而已,还是人间的时日,之后便大闹天宫被如来压在五行山下,出来又保金蝉子取经颂佛十四年,修成正果后更是无所事事过了几千年,每天不是参禅入定就是听金蝉子唠叨,啊~自己的猴生怎么就这么荒度了呢!
  叶嚴这边陆压见有人出来挡住了他,还将自己的能力瞬间提升了一倍,感觉不能掉以轻心遂拿出来斩仙剑,这时叶嚴突然消失出现在了女娲面前,女娲此时站在地上!陆压想上去阻拦叶嚴可惜被叶鸢截住了,陆压有点恼火心想从来都是他压制别人,现在被这小妮子拦住好生气愤,挥剑跟叶鸢打了起来。叶嚴这边青龙他们也赶上了,只不过刚靠近就被叶嚴震开了,紧接着青龙、朱雀和玄武跟叶嚴交上了手。玉帝一开始就在观察情况,这时感觉不对,为什么这么久女娲不说话也不出手呢?就在叶嚴将青龙三人都击退之后,抡起棒子准备对女娲出手时,女娲急急忙忙将胸前的眼镜戴了起来,仔细一看原来这么吵是有人在打架,自己怎么会在这里?而且还有个人不人猴不猴的东西拿着棒子要打她,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有点惊吓过度倒在地上昏了过去,这时玉帝喊到让叶嚴住手并飞到女娲身边探查,叶嚴也停了下来因为他看见女娲被自己吓昏了,好生解气刚才还高高在上呢,没想到是个软柿子嘿嘿!众人见女娲倒在地上都义愤填膺的要去结果了叶嚴,陆压和叶鸢见了也停手了,众人都纷纷围了上去,誓要将叶嚴碎尸万段一般,这时金角带着太乙天尊和老君也来了,后面还跟这众仙家和密密麻麻的天兵天将,这老君和太乙天尊一听金角说女娲来了,心想还下什么棋啊,都乱套了赶紧叫上李靖赶了过来!因为女娲的出现天庭众仙也差不多都来了,这阵势有点大,众仙见女娲躺在白虎怀里,问其是谁胆敢伤女娲大神,白虎也心直口快啥也没解释就说是叶嚴干的,这下好了后来的所有人都把矛头指向了叶嚴,李靖二话不说就命天兵天将叶嚴拿下,天兵得令后欲上前捉拿叶嚴,突然有人说到:“谁敢?”李靖呵斥有何不敢?结果一抬头就懵逼了。
  第8节九天玄女
  众人抬头一看来人不是别人,而是跟女娲有些过节的九天玄女,具体什么过节这就不得而知了。九天玄女自水神共工撞不周山死后,就一直没有出过九华宫,不知为何也没有找女娲的麻烦,但今天突然出现在灵山,还是在这种情况下出现肯定有事,不过一看身边跟着王母就焕然大悟,九天玄女肯定是王母找来的,因为三界之内和九天玄女有来往的只有王母娘娘!玉帝见了心想这是什么情况?一天之内出现三大古神!这是要干嘛?玉帝礼貌性的向九天玄女行了礼,问她前来所为何事?玄女也没说只是回答处理一些私事,更没有提及女娲,玉帝听了想即是私事也不好多问,寒暄几句说娘娘请便,就去照看晕倒在地的女娲!九天玄女虽为四大古神之一,与女娲出现众人行礼膜拜不同的是,她的出现并没有女娲一样的待遇,毕竟当初玄女虽然没有直接出手支持九黎族,却派了自己的得意弟子水神共工帮蚩尤打黄帝。九天玄女四处看了一会儿,问王母谁是她说的人,王母看看也认不出来了,正准备施法寻找气息时,叶鸢高兴的跑到玄女面前问师父和师姐怎么也来了?叶鸢看见王母娘娘也礼貌性的行了个礼,玄女没有说话只是笑着伸手摸了摸叶鸢的头,一旁的师姐(玄天玉女康燕)解释了一遍,原来叶鸢请命出宫前脚刚走,后脚王母娘娘就来到了九华宫,并且跟九天玄女说了叶嚴的事,说叶嚴很可能是康回(水神共工)的转世,而且还说了叶嚴可能因为她(六耳猕猴)闹事,恐女娲出面后果无法预测,所以才请九天玄女亲自鉴定一番,而此时女娲变成了凡人,玄女没有察觉到也就没有提及女娲!叶鸢听完边想边摸了摸自己的头,看看师父又看看叶嚴,然后大喊一声“哥~”!此时的叶嚴正被天兵围着,但谁都不敢上前去捉拿,叶嚴也没理他们而是一直看向叶鸢那边有什么动静,听到叶鸢大声喊他,突然消失后出现在叶鸢面前,举着金箍棒问她怎么了?此时的叶嚴是面对着叶鸢,背对九天玄女他们,叶鸢摇摇头说没事,是师父找他有事,叶嚴一听高兴四处张望的说到:“师父也来了?师父呢?在哪?怎么也没看见你师姐玲珑啊!”叶鸢一听原来哥哥以为她说的是应龙,突然感觉不妙,本来应龙才是她的师父,可后来因为应龙为了救叶嚴出来,打算去龙神圣域去寻找龙皇,希望能从龙皇那里了解更多关于九龙封印的事,而自己却打算留在花果山等他,玲珑师姐自然是跟着自己的父亲一同前去,后来种种原因她又投入了九华宫,拜了九天玄女为师,自从有一次偷偷跑出来,被师姐康燕逮回去后就一直闭关修炼到现在,期间也未见过应龙师父和玲珑师姐他们,叶鸢如此跟哥哥解释了一遍后,低着头在哪里等哥哥训话呢,因为这确实有点背叛师门的感觉,可结果是叶嚴并没有责怪她的意思,反而问叶鸢她师父(九天玄女)在哪?还没等叶鸢说呢就听到九天玄女说到:“本宫在这,叶嚴你转过来让本宫看看!”叶嚴听了转身看着九天玄女,顿时有种说不出来了感觉,之前听通背猿猴康红提起九天玄女就感觉似曾相识,如今一见更是如此,于是解除了龙猿变,化作人形呆呆的看着她,这时玉女热泪盈眶的对九天玄女说到:“师父,他?!!”而此时九天玄女的眼角也滑下了眼泪,轻声说到:“康回!”扑通一声叶嚴跪在地上,向九天玄女磕了三个响头,那声音着实响亮,众人见了都不了解什么情况,纷纷围了过来。
  磕完叶嚴说到:“娘娘你认错人了,我不是康回,我叫叶嚴是叶鸢的哥哥!”九天玄女听了不解的问到:“那你为何给本宫磕头?”叶嚴说到: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方才只听你喊水神共工的名字,我不由自主的就跪下了!”叶嚴说完摸摸头接着说到:“哦!些许是为了感谢娘娘对小妹的照顾吧,叶嚴在这里谢过娘娘了!”说完又给九天玄女磕了一个,还拉着叶鸢一起磕头。叶嚴如此举动更是让九天玄女确定了他就是康回的转世,先前就听王母说叶嚴天生擅长御水,而康回生前就以水为业,说通俗一点就是康回修炼的法术跟水有关,御水更是不在话下,死后也找不到他的魂魄,如今又看到叶嚴这般举动,说是不由自主实则是刻骨铭心,不仅如此,叶嚴拉叶鸢磕头更是让九天玄女回忆起,当初康回和康燕拜师的情景,不禁潸然泪下!九天玄女转身擦去眼泪让玉女扶叶嚴他们起来,并示意准备回九华宫,玉女不解师父的意思,找师兄(魂魄)找了这么多年,如今找到了为何又不带他一起回去?当初得知水神共工撞死后,九天玄女就命玄天玉女找他的魂魄,可就是找都找不到,这一涣就是几千年,期间还遇到了六耳猕猴,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师父却不要师兄了嘛?玉女向九天玄女说出了自己的心事,对此她的回答是让玉女忘了康回吧,还说叶嚴虽然是康回转世,但他不是康回,康回已经转世就不再是康回了,玉女不信抽泣着问叶嚴说到:“康回师兄你还记得我吗?我是小燕!”叶鸢见康燕师姐如此自己眼角也湿了,而众人看着都心酸,叶嚴听了只是摇摇头,然后又说到:“似曾相识!”玉女一听似曾相识虽然有些失落,但这足以证明叶嚴就是康回师兄,因为他们之前从未见过何来似曾相识?于是玄女不停问叶嚴关于他们的事,希望能唤醒前世的记忆,叶嚴听了都只是摇头不语,玉女没有灰心一直问一直问,最后还是被九天玄女制止了,九天玄女见玉女如此说到:“燕儿,够了!真的够了!”心想当初千不该万不该答应康回下山,如今后悔也于事无补,然后伸手说到:“跟为师回去吧!”玉女见叶嚴依旧没有想起什么,心灰意冷的跟九天玄女走了,王母见了欲说些什么,结果九天玄女摇摇头示意什么都别说了,王母也只好作罢,不过九天玄女和玄天玉女没走几步就听叶嚴喊到:“娘娘我与你一见如故,有机会我一定登门拜谢,叶嚴在这恭送娘娘!”说完拱手弯腰行礼,玉女听了转头对叶嚴笑了笑,而九天玄女没有回头,只是停住脚步说到:“诸神佛听好了,今本宫与叶嚴小兄弟一见如故,若本宫走后谁敢为难于他,本宫事后得知定让他形神俱灭!”说完就带着玉女消失了,这时叶鸢突然反应过来,师父走了也不带上自己?于是大喊到:“师父你不要小鸢了吗?师父?师父……”还没喊完就听到九天玄女的声音却不见其人,玄女说到:“小鸢,你就留在你哥哥身边,记得有空回来看望为师就行!”接着玉女的声音也说到:“还有师姐我……”声音停顿了一下又说到:“别忘了带上你哥!”此话一出又传来九天玄女的责骂声说到:“你个死丫头不害臊!”接着传来的就是玉女的求饶声!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