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赤尻马猴叶嚴 > 第二章 神域上

第二章 神域上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本故事纯属娱乐,如有雷同肯定是巧合。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,以上两句完全跟本故事无关(1~5节)。
  第二章神域
  第1节客人
  话说上回叶嚴听到门外一男一女的对话,突然就消失在郁垒面前,郁垒见叶嚴消失了,笑着摇了摇头,并走到门边打算开门问个究竟,当郁垒一开门想问话时,却听到叶嚴跟刚才一男一女的对话又打住了。叶嚴突然出现在他们后面,着实吓得两人一跳,不过男立刻就回复表情显出的很淡定的样子,女的就开玩笑的说到:“哎呀,好汉饶命,好汉饶命,只能劫财不能劫色啊,”叶嚴听了并没有立刻说话,而是那男的笑着说到:“哈哈哈哈哈哈,就你还想被劫色!哈哈哈哈哈哈,你看你变个人样都没把兔耳朵变没了,他长得那么帅怎么会看上你呢,还……还……哈哈哈~。”女的听了有点生气的嘟着嘴怒视着男的,耳朵动来动去的,这时叶嚴看了很严肃的说到:“很可爱!”听到这话郁垒一愣欲言又止;男的停止了笑声,女的有点娇羞的看着他,叶嚴觉得很奇怪,感觉是不是说错话了?正想说点什么来着,女的又转过头对那男的说到:“看人家多有眼光,再看看你还不是和我一样,尾巴还漏在外面呢!”说罢女的还做了个鬼脸给那男的,男的听女的这么一说赶紧把尾巴藏了起来。接着叶嚴想问他们来干什么,却听郁垒说:“怎么?玉帝钦点的凡间十二神将有空来这里闲聊?而且一来就来两只!(这里郁垒说两只是因为他们一只是兔子一只是狗,而且郁垒有点讨厌神仙)难道凡间又生妖魔了?”他们一听这白衣女子说话,心想看来是和他们面前这位帅哥是一起的,不过她却知道他们的身份看来白衣女子更厉害点。想是这么想不过还是只觉得他们只是凡间的修仙者罢了,于是男的很客气的说到:“这位美女所言不假,我们正是玉帝钦点的神将,我是地戌狗石三,这位和我一起的是地卯兔泰宝,有点自恋!至于妖魔没有,我们来这也不能和你们说明,毕竟这是玉帝亲传口信,怎么能随意告诉两个还未修成正果的凡人呢?出事我们可当担不起啊!”泰宝在旁边点头配合石三的说话。郁垒听了有点火大,什么叫还未修成正果?本君当年涿鹿之战的时候还没你们这两小屁孩呢。欲上前呵斥他们叶嚴见了摇了摇头,郁垒又退了回去!叶嚴听了既然是神将那一定知道他一直想不起来的东西叫什么,正想问呢,石三问到:“敢问二位道友,你们在此修行,可曾见过一只猴妖,却是一身的蓝毛!”叶嚴一听感觉似曾相识,郁垒听了心想这不就是说的叶嚴嘛?是问还有哪个猴子是一身蓝毛的?却见叶嚴没反应过来!神将见他们没有回话泰宝又接着说到:“两位到底有没有见过啊?你们倒是说话啊,我们感觉他就在附近可是没找到他,说也奇怪应该就在附近的,可就是找不到,如果两位知道请告诉我们,必有重谢!”泰宝想凡人修仙者能得到神将的帮助,那可是几世修来的福分岂有拒绝的道理?不过只是她这么想而已。郁垒见叶嚴还是没反应说到:“见过。”他们一听高兴坏了,这人山人海的玉帝又要神将来找一个猴妖,真是难为狗和兔子啊,(不要说狗鼻子很灵,再灵找不知道气味的东西也是没用的)赶紧同时问到:“在哪在哪?”郁垒见他们这么着急,于是就想逗他们一会儿说到:“你们找他干嘛?”这时泰宝听了没好气的说:“哎!我说你一个凡人不好好修仙,问东问西干嘛,知道就赶紧说我们不会亏待你的,让你早日位列仙班都没问题!”郁垒一听心想这是干嘛,为了找叶嚴竟然可以破例让凡人修仙者提早成仙?于是她更好奇了,叶嚴则没去想到底是谁,他只是想问他们知不知道一种能让人魂魄回归肉身的药叫什么!郁垒见叶嚴还是没反应接着说到:“成仙没兴趣,你们不说你们找他做什么,我就不告诉你们他在哪里!”石三泰宝一听还冥顽不灵了,都说了不能告诉你们这些凡人了,还不听非逼我们出手是不是?看郁垒并没有妥协的样子,泰宝终于忍不住了,呵斥到:“无知小辈,竟敢对神将无礼,冥顽不灵,我看你就什么都不知道,看我不废了你!”郁垒见他们怒了,也没好气的说到:“哼~口出狂言,看是本君灭了你还是你灭了本君?”石三一开始就看他们有点不对,如果真是凡人修仙者见到神将怎么会不行礼,而是很自然的对话,而且白衣女子还有种帝王的感觉!而他们身旁这位穿现代休闲装的男子的气场就跟刚筑基的一样,却又散发着说不出来的压抑感!听到白衣女子这时自称本君,心想大事不好,正想去拉住泰宝呢,叶嚴比他出手更快,一只手就把泰宝提了起来,而且还是提她的耳朵,这下泰宝一下子乖啦!(画面自行脑补,一只有兔耳朵的人形神将被比她高的叶嚴提耳朵的画面)石三有点惊讶,这人一下就治服了身为十二神将的泰宝;郁垒更是惊奇为什么叶嚴不拦她而是拦泰宝,难道是觉得自己打不过泰宝!泰宝被提耳朵本来心里很恼火的,但是那可是兔子的致命弱点啊,她想挣扎也没用,结果没忍住哭了起来!叶嚴见状说到:“你看你把别人都吓哭了,郁垒我看这事还是算了吧!”此话一出石三跟泰宝都惊呆了,石三在发抖,泰宝也停止了哭泣眼神里全是恐惧,怪不得他们对神将这么无礼,原来是冥界的主宰之一冥神郁垒啊!心想这下可是完了!郁垒听了却有点撒气的说到:“是你随便提别人耳朵把她弄哭的还怪我?”不过说完又笑了,心想当初和叶嚴成为朋友,不正是叶嚴这天真傻气嘛!叶嚴听罢说到:“怎么会呢,我这是在救她,不然还不被你烤了!”这话叶嚴只是开玩笑说的,就算郁垒真的要烤她也不可能允许的。不过说者无心听者有意,听到这话石三扑通五体投地的跪在地上,声音颤抖的说到:“小神有眼不识泰山,冥君大人不记小人过,饶了我们吧!”泰宝想点头附和来着,可是她被叶嚴提着没办法,使劲想挣脱叶嚴,叶嚴见石三都求饶了,这小兔子怎么还冥顽不灵呢?怕一松手她又去找郁垒打架,于是并没有松手的意思!这时因为听到哭声赶出来的林夕(魂魄状态)看见叶嚴提着一个人,还是个穿着古装衣服的女子,赶紧过去让叶嚴放下来,叶嚴听了林夕的呵斥放了下来,完了林夕还不依不饶的说叶嚴一个大男人怎么欺负一个女孩子呢?真是看错人什么之类的帽子都给叶嚴扣上了。林夕边说还边想去扶摔在地上的泰宝来着,结果泰宝一看叶嚴放开了自己,立马起身爬过去和石三一样跪地上。叶嚴一看原来自己想错了,又听到林夕的责骂在一旁傻笑!郁垒则有点生气为什么叶嚴被这女人骂了还在那傻笑呢?不过郁垒并没有打算问个究竟,则是接着问石三和泰宝:“你们到底找他有什么事?竟然不惜破例提格仙位,要知道封神榜可不是开玩笑的!”石三和泰宝这时听是冥神问话可不敢再推脱了,并如实相告!原来他们找叶嚴是玉帝密传口信,要请叶嚴到天庭做客,叶嚴一看郁垒指着自己说的不就是我吗?刚才石三他们没说名字,一直没想起来说的就是自己,怪不得似曾相识呢,自己真是傻!但话说回来自己可没时间去天庭做客,见什么玉皇大帝!用拒绝的口气说到:“我可没时间去做什么客”。
  第2节还魂丹
  石三和泰宝一听这可是玉帝点名让你去啊,你竟然不去?信不信我们分分钟干掉你,可是玉帝亲传对叶嚴要比对他还要恭敬,这就难为兔子和狗了,再说刚才叶嚴出手就知道他们根本不是对手,何况冥君在这!之前就听玉帝说冥府的郁垒跟叶嚴是朋友,也想拉拢叶嚴!说此事行动切不可让冥界的人知道,特别是两位冥君。哎~可是事事难料啊,冥君既然问了,你一个小小的凡间神将怎么能不说呢,这两头都不好得罪不是!于是石三想了想抬起头轻声说到:“小神有眼不识泰山,如果多有得罪还请上神多多包涵,此次前来玉帝可是下了死命,说要是请不来上神,泰宝我俩都得被消去仙籍,永世不得修行。”郁垒一听感觉不对,没想到天界也开始行动了;林夕则是完全听不懂怎么回事!叶嚴听罢说到:“即便如此,我也不能去,我便没有怪你们的意思,我是真有要事要办!再说我不是什么上神,我就花果山一猴妖而已,还是蓝毛的。”石三和泰宝听了有些着急的问到:“上神究竟有什么事,比见玉帝还重要?”石三说完感觉不对有些失礼,赶紧道歉说:“抱歉上神是小神失礼了,敢问上神因何事而不肯随我们去?”叶嚴见状摆手说到:“没事,你们还是起来吧,这样说话不方便感觉怪怪的!”叶嚴话刚说完泰宝就说一声谢上神就打算起来,可是被石三拉住了,泰宝正想发火说干嘛呢?石三扭头看向郁垒,泰宝立马又跪回去了,四只眼睛用哀求的眼神看着郁垒。叶嚴见状也看向郁垒,郁垒见了没好气的说到:“他让你们起来就起来,看本君干嘛!磨磨唧唧的!哼!”说完话就把头扭开了!听郁垒这么说两人赶紧谢过站了起来,林夕一看感觉出了点什么。叶嚴看见他们站起来,示意进屋说话,可是郁垒站在门前他们不敢进去,叶嚴看向郁垒示意她让一下,可是郁垒装作没看见一样,故意把头扭向一边,双手还插着腰一副活脱脱女流氓形象,完全没有冥君的姿态。郁垒此时在想我已经宽宏大量到让他们站着说话了,你还想让他们进屋门都没有!没有~!林夕觉得有意思在一旁偷笑,石三和泰宝很想笑可是不敢。叶嚴见状也没说话,只是走到郁垒面前笑了一下,瞬间郁垒脸色就变了,接下来让所有人都惊呆了;叶嚴扛起郁垒就往房间走去,回头对他们说进来吧,而郁垒一声不吭,石三和泰宝却是说不出的惊讶!林夕更是觉得好奇了,她们到底什么关系?正当他们急促的走进去时,听到小荷说梦话的声音,叶嚴和林夕(魂魄)赶紧做出嘘~的手势,示意轻点走路。叶嚴扛着郁垒看向小荷睡得地方,林夕则赶紧过去看看情况,不一会过来说到:“没事,是在说梦话而已。”众人听了松了一口气,叶嚴刚要转身说随便坐时,郁垒小声的说到:“你要扛我到什么时候?”叶嚴一听这才反应过来把郁垒先放下来,然后让石三和泰宝坐下说话,这不客气还好一客气又为难兔子和狗了,这房间里压根没凳子,唯一一个还让郁垒坐了。叶嚴可没感觉出什么,说完就席地而坐,两人见状也只好跟叶嚴一样席地而坐;屋里依旧没开灯,因为小荷还在睡觉,毕竟是深更半夜小孩子需要睡眠啊,再说城市的夜晚到处都是灯光,开灯完全就是多此一举!一拉窗帘灯火通明。叶嚴跟石三、泰宝三人就相对而坐,郁垒则坐在凳子上抑郁的看着叶嚴,林夕则看着郁垒!叶嚴正欲解释不能去的原因呢,石三抢先问到:“敢问上神,你说有要事不能去,可是因为身旁这位夫人的魂魄?”叶嚴一听心想没想到这人一言既中,于是点头回应到:“神将所说正是,之前出了一点意外,使得她魂魄离体,我正在想法帮她还魂呢!”林夕一听是有关自己的事,原来叶嚴不去见玉帝是因为自己的事,心里有点小激动,也不看郁垒了而是静静地听叶嚴他们说话;郁垒一听又是为了这个女人,有点生气的样子也不看叶嚴了,转头仔细打量着林夕,林夕则完全没有注意情况。石三听罢又说到:“这位夫人是上神的……?”叶嚴一听感觉不对还没等石三说完呢赶紧说到:“神将多想了,我与她只是朋友而已,我刚醒来人生地不熟的多亏她们母女帮助,我才对现在多少有些了解,不然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!”林夕听罢回想起海边的情景默默地低下了头,郁垒见了有些奇怪了,想问却又觉得不好开口,再说叶嚴怎么可能和她有关系呢,从她感觉到叶嚴破除封印再找到他不过两天时间,两天时间里不可能连孩子都有了,就算有也不可能那么大啊!可是正当这么想的时候,小荷不知什么时候一只手抱着枕头,一只手揉着眼睛站在了叶嚴身边,开口说到:“爸爸,他们是谁?”众人一听又是一个大写的咦~,林夕见小荷醒了赶紧过去抱她,可是和之前抱叶嚴一样穿了过去,叶嚴见状摇头示意不要抱了,并转过身问小荷说:“小荷你怎么起来了?哦!他们都是我的朋友,来找我玩的,”这小女孩也不怕生说到:“朋友?哪有朋友这个时候来玩啊?”叶嚴一听不知道怎么回答?赶紧反问到:“小荷,你起来有事嘛?”小荷这才没继续问下去回答到:“小荷想尿尿,不过怎么喊妈妈都不醒,只好起来找爸爸来了,”林夕听罢有些着急了,自己这鬼样以后怎么照顾女儿啊,叶嚴见状也知道林夕着急怕小荷担心,赶紧跟小荷说到:“妈妈太累了,你不该去吵醒妈妈的,让妈妈多睡一会儿,我带你去吧!”小荷听了点点头同意了。叶嚴起身准备带小荷去厕所,这时林夕说到:“这真是不好意思,麻烦你了!”叶嚴听了笑着说到:“没事,不麻烦的,当初小妹也和小荷一样,半夜不敢一个人去尿尿,总是要我一起陪着去!”林夕听完有些好奇这妖也会害怕?这时小荷问叶嚴到:“爸爸,你在跟谁说话?”叶嚴这才反应过来小荷看不见林夕的魂魄,赶紧说到:“没事,没事,我带你去!”不一会叶嚴就抱着小荷回来了,石三见叶嚴如此会照顾小孩,真不像玉帝说的那样有多厉害啊,感觉说不出的温柔根本不像是妖;再想想孙大圣同样是猴子,这差别真是够大的,想到这石三突然灵光一闪,孙大圣?还魂?他赶紧跟叶嚴说到:“上神?”叶嚴听罢赶紧又做了个嘘的手势,指了指抱在怀里又睡着的小荷示意小声点!于是石三又小声的说到:“上神可想到什么法子没有?”叶嚴听罢小声说到:“有是有但我一直想不起来,还魂用的丹药叫什么来着?”石三一听说到:“上神真会说笑,还魂用的当然是还魂丹了,难道上神不知道?”叶嚴听石三一说有点汗颜!脸上漏出了尴尬的表情,不过石三见情况不对,赶紧说到:“这个小神也是刚想到孙大圣才想到还魂丹的,”叶嚴有些不解谁是孙大圣?为啥想到他才想起还魂丹?石三见状解释到:“哦,上神刚冲破封印很多事情可能不了解,就简单的说罢此人曾用此药救活过人,”叶嚴一听赶紧问到:“这孙大圣有还魂丹?”石三摇摇头说到:“他没有,不过我知道谁有?而且此事真乃一举两得!”叶嚴一听他知道谁有赶紧问到:“此话怎讲?”石三见叶嚴我有点着急赶紧解释到:“此药在天界有人会炼制,而这人就是三十三重天兜率宫的主人太上老君,不过……?”叶嚴听到这看他停顿了着急的说到:“不过什么?”这时泰宝接着说到:“太上老君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请的动的,除了玉帝其他人想要让他炼药除非用最珍贵的药材跟他换,否则肯定吃他闭门羹!”叶嚴一听药材我这有的是,当初师父教他的可不只是功法,还有他师父偷偷抄的《黄帝内经》样本和一些奇怪的医术!花果山的只要能入药的全在他戒指(储存戒)里!叶嚴听罢说到:“无妨,只要你们能带我去,我自有办法。”石三一听这下好了,叶嚴能去天界也算完成任务了,赶紧回到:“当然能,我们就是来带你去天界的!”
  第3节兜率宫
  决定好去天界,叶嚴把小荷轻轻的放在床上盖好被子,转身对林夕(魂魄)说:“事不宜迟,你收拾好行李我们马上去找太上老君帮你还阳。”之前林夕还担心万一叶嚴走后小荷醒来怎么办,听到叶嚴说要带她们一起,林夕心里既高兴又焦虑,感觉就像做梦一样,心想凡人真的能去天界嘛?就当林夕在胡思乱想的时候,石三上前跟叶嚴说到:“上神此事我看还得从长计议,当然不会要太久,上神若要带凡人去我们也不好阻拦,但灵魂一般是去冥界的去不得天界,天界乃是神仙居住的地方,乃神域,凡人去了不打紧,可这灵魂恐怕会被神域给吞噬掉。”叶嚴一听心想这可如何是好呢,总不能只带肉身不带魂魄去吧?看林夕也在着急,叶嚴赶紧问到: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石三听叶嚴问到,转头看了看郁垒,此时的郁垒被刚才小荷话语石化后,还一直在发呆呢,见其他人都在看她,没好气的对叶嚴说到:“自己老婆都救不了,看我干什么?哼!”叶嚴这一听原来郁垒是误会了,心想应该解释一下,这时又听石三说郁垒可以带灵魂到任何地方,都不会伤及魂魄的事,叶嚴更觉得应该解释清楚了,于是赶紧跟郁垒解释,林夕在一旁也点头配合叶嚴,不过说了前因后果之后,郁垒依然无动于衷没有打算帮忙的意思!叶嚴见状只好狠下心说到:“既然如此,只要你肯帮忙我就答应你之前的要求,这样总可以了吧?”郁垒一听又高兴又难过,虽然他答应了但为的不是她而是另外一个人!不过郁垒见叶嚴这么想帮这个凡人,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强忍着答应了。众人见郁垒妥协了也松了一口气,接下来就是准备去天界了,叶嚴看林夕一动不动的站在身边,之前让她去收拾东西收拾好了?叶嚴没多想正准备去叫醒小荷,结果看见林夕躺在床上,这才想起林夕处于灵魂状态怎么能收拾东西呢?这被封印在东海久了脑子进水不好使了?叶嚴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林夕说到:“抱歉,这刚睡醒有点迷糊了。”林夕没说什么只是捂着嘴笑了一下。接着叶嚴又说到:“要不这样,你要带什么跟我说我帮你收拾,你看行吧?”听叶嚴这么一说林夕有点难为情了,之前不是没想过,只是让叶嚴去收拾的话有点难为情;郁垒看他们你侬我侬的纠结半天,没好气的说到:“哎呀,又不是去游玩,收拾什么呀?赶紧的走了,磨磨唧唧烦死啦!”林夕和叶嚴一听觉得郁垒说的对,于是叶嚴就转身叫醒小荷,小荷见叶嚴叫她,虽然很不情愿的样子,但叶嚴哄她说带她去好玩的地方,让她跟他走还说不要吵醒妈妈,让他们给妈妈一个惊喜!就这样小荷有点迷糊的被泰宝牵着走在叶嚴后面,而叶嚴则抱着林夕的身体走在石三的后面,林夕此时只穿了一套粉红色的睡衣,叶嚴抱起林夕的瞬间就感觉林夕身体有点冰冷,之后就一直催促石三赶快带他们去天界;这石三想刚才还一百个不愿意呢现在倒催起我来了,郁垒一个人走在最后面衣袖里还带着林夕的魂魄。一群人在石三的带领下走出了房门,当郁垒跟叶嚴还在往前走时,石三喊住了他们示意不要走了,并随身掏出一把钥匙开门,叶嚴他们心想都这时候了还悠哉悠哉的关了门又锁门是几个意思?此时叶嚴都有点想发火了,不过正当他们想说石三的时候,发现门不是锁上而是开了,不过和之前开门就看到家具不一样,这次打开的门里面像是一个漩涡。石三开完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泰宝带着小荷先走了进去,郁垒跟叶嚴虽然好奇但没吱声也紧跟其后,当他们进去之后抬头就看见兜率宫三个大字,郁垒跟叶嚴心里一惊‘好快’!就当他们还没缓过来时,小荷撒娇的问到:“怎么你们都变样了,只有小荷和妈妈没变,一点都不好玩”!叶嚴听小荷这么一说看了一下自己的手,蓝毛又长出来了,再看看郁垒额头的冥火图案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鬼族特有的犄角和尖耳(就像精灵的耳朵一样)!而石三和泰宝却换了身打扮,一身金色羽麟甲确实有神将风范。叶嚴心想这天界不愧是神住的地方,感觉浑身使不完的劲,而且还能一直保持真身,和之前在花果山时的感觉一样。石三听了小荷的话,又看叶嚴跟郁垒的反应,想来叶嚴和冥君之前没到过天界,于是解释到:“上神,冥君不必惊慌,此乃神域特有的属性,凡周天事物一旦进入神域都会显出真身,当然也有人不喜欢真身示人也会隐藏起来!说完郁垒又变回原来的样子,并转头瞅了石三一眼,意思是能隐藏干嘛不早说!叶嚴到无所谓反正小荷又不怕,小荷还一直盯着叶嚴看,叶嚴见状笑了一下却漏出了四颗尖牙,小荷之前虽然见过但还是吓了一跳,抱着泰宝的大腿悄悄的瞄叶嚴,叶嚴看见了问小荷:“害怕吗?”小荷点了点头又立马摇了摇头说:“不怕!”叶嚴见一个小孩都这么坚强,想到之前林夕被这个样子吓晕过去的事,心想林夕也该面对这些了!接着叶嚴抱着林夕打算去找老君时,石三见郁垒瞅了他一眼赶紧说到:“小神得禀告玉帝说上神已到天界,接下来就让泰宝带你们去找太上老君,恕小神告退!”叶嚴听罢说:“有事就去吧,无需这些礼节!”石三听了走出了刚进来的地方消失了!随后泰宝牵着小荷的手说到:“上神,冥君这边请,”便走在前面带路。没走一会儿就看见一群人围着一个药摊在那里议论,药摊上还写着‘老君神丹,大力无边’几个大字,药摊前站着三个人,一个头上长着金角,一个长着银角,还有一个长着一支大黑角全身发青,光着上身在那摆各种姿势!泰宝见了捂着脸小声说到:“真丢脸,我不认识他们,我们走这边吧!”听完叶嚴他们一头雾水,莫名其妙心想我们又没问你,你干嘛说这些?不过叶嚴他们也真没多问,跟着泰宝走了,来到兜率宫正殿,叶嚴一看好生气派,太上老君一个人就住这么大的房子,比水帘洞大多,摆设更是多得出奇,虽然看不懂里面摆的是啥东西,不过叶嚴还是觉得厉害。叶嚴抱着林夕四处张望,这时看见一个身着八卦道袍,一头白发白胡子连眉毛都是白的老人躺在卧榻上熟睡,泰宝看见了松开小荷的手赶紧跑过去,在那老人耳边说了些什么,突然那老人挣开眼睛就消失在泰宝面前。不一会儿就听到正殿门口传来骂人声和哀求声,叶嚴听声音一看是刚才那位穿道袍的老人,他前面跪着的是刚才药摊前面的那三个人,这时只听见那三人跪在老人面前长着金角人哀求到:“老君我们错了,以后再也不敢了,求老君饶了我们吧!”其他两个也随声附和道!叶嚴一听老君?原来那老人就是太上老君,正想过去求药呢,突然那老君说到:“还敢有下次?这都第几次了?趁老君我睡着了偷偷拿大力神丹去换凡间的玩意,凡间的东西有那么好吗?”这时长着银角的人小声说到:“一点点了!”“还敢顶嘴?看来几天不拿你们当小白鼠,你们就不知道老君我是干什么的了?以后每种仙丹练出来你们三个都给我试吃,不给你们点颜色老君我这老脸都会被你们丢光了!”说完老君还故作咳嗽,捶打着胸口,那三人见状赶紧起身扶着老君小声说到:“老君息怒,息怒,我们知道错了,以后再也不敢了!”老君见他们如此便说到:“知道错就好,不过小白鼠还是要当的!”三人听了同时啊~了一声!三人扶着老君走了过来,三人见到泰宝同时做出了藐视的目光,心想我靠原来又是你这只兔子坏我们的好事,泰宝则回了个鬼脸给他们!此时老君看见叶嚴他们行礼到:“冥君怎么有空来老君我这寒舍,有失远迎望冥君多多包涵!”三人听到老君喊白衣女子为冥君,还稽首行礼立马扑通一声齐刷刷的跪在叶嚴他们面前齐声说到:“小仙见过冥君!见过……???”看见叶嚴心想啊嘞?死猴子?当初跟泰宝一样也是坏我们好事,不是已经成佛了嘛?怎么抱着个凡间女子跑我们这来了,不会是犯戒被如来赶出来了吧,越想他们心里越爽还暗自发笑!老君见了赶紧说到:“你们三个笑什么赶紧给我滚出去,快点~!”还附带踢了大黑角青牛一脚!踢完老君笑着说到:“三神经病,哈哈哈,让冥君和这位……小哥?见笑了!”小荷这时虽然捂着嘴但还是笑出声来了,老君看看小荷在看看叶嚴怀里的女人,都是凡人,并好奇的问到:“冥君这是……?”叶嚴看老君打算问及此事,赶紧眨眼睛说到:“哦!哈哈,没事老君你多虑了!只是想给她一个惊喜而已!”一边眨眼还一边看向小荷,老君是什么人一看就明白了,赶紧叫长着金角的人进来说到:“这是老君我门下的金仙童,门外两位一个是银仙童和坐骑青牛,都是自己人,”说罢让金仙童带着小荷出去玩,可是小荷不敢去,一直拉着泰宝的手,郁垒见了说到:“兔子你也去!”泰宝一听我靠,大姐你这是把我往油锅里推嘛?刚才我才打的小报告现在就让我跟他们一起玩,死定了我t^t!不过冥君发话你敢不听吗?就算是悬崖你也得跳啊,泰宝只好哄小荷出去跟金角出去了,果不其然他们玩什么都拿泰宝开涮;小荷也出去了,就剩老君,郁垒和叶嚴还有林夕的身体,老君示意叶嚴将林夕放在卧榻上,说到:“你们是想要老君我的还魂丹吧?”叶嚴一听赶紧回答到:“正是,还请老君行个方便!”老君仔细打量了一下叶嚴,这长得像孙猴子的是谁?怎么冥君会跟他一起来我兜率宫求丹?老君边打量边说到:“既然是,那就是知道这的规矩咯,一颗丹药用十倍的药材来换?”叶嚴听了有些犹豫,老君以为是在打什么主意呢,赶紧说到:“就算冥君也不能打折啊?”叶嚴疑惑的说到:“什么打折?”老君见叶嚴不懂解释到:“哎呀,就是药材一点都不能少给!”叶嚴听了哦了一下,把林夕身体放在卧榻上,打开储物戒一看懵了,然后摸着自己那长满蓝毛的脑袋笑着说到:“老君我这药材有点多,我也不知道还魂丹要那些辅料,不过主料我多的是,”说完拿了一颗还魂草给老君,其他药材则一股脑的倒在地上都堆成小山了,接着说到:“这只是一小部分,全弄出来我怕这里装不了,”老君是看的目瞪口呆,这时郁垒接话到:“小马猴,你不会是把整个花果山都给搬进去了吧?”叶嚴笑了笑回答到:“没有啊,只是一部分而已!”老君听他们的对话疑惑的问到:“你也来自花果山?小马猴?额!年纪大了有点健忘!”此时突然从小山一样的药材里发出一道金黄色的光,还没等叶嚴过去找是什么东西发的光呢,老君已经找到了,一看是护心龙鳞!还是上千年修为的护心龙鳞,这可不得了了!这从龙身上拔下来此龙可是会损耗五百年的修为的,更何况是从上千年的黄龙身上拔的护心龙鳞,老君心想这蓝毛猴不简单呐!正欲将其收入袖中怎料被叶嚴抢了回去,叶嚴说到:“别的都能给,这可不能给老君你!”老君见了赶紧说到:“哎,你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呢?这可是还魂丹的辅料之一啊,”叶嚴听罢说到:“老君别说笑,我虽然不记得还魂丹的辅料有些什么,但这师父给我的护心龙鳞绝对不是辅料之一!”老君一听心想这遇到同行了?摆摆衣袖转身到:“哼!既然是同行又何必来老君我这求丹,存心看老君我出丑是吗?”叶嚴见老君生气了赶紧解释到:“老君误会了,我虽然懂些丹药方,但并不会炼制,我师父只是少许教了些伤寒杂病罢了,怎么能和老君相提并论呢?”老君听了叶嚴的话心想这师父是谁?看他这一身修为恐怕在天界没几个能降服的,虽和孙猴子同为妖猴,却完全看不出猴的习性,行为更是和常人无异,能把猴子教的这么像人的他师父究竟是谁?于是问叶嚴到:“你师父是谁?”叶嚴也没有多想回答到:“家师正是冰神应龙。”老君听了倒吸一口凉气!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