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撒野 > 曹阿明被追杀细节之二

曹阿明被追杀细节之二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灭蝇的“杀手”是一位年长的排档店主,电蝇拍正被他举在手中。店主的模样,看起来就像职场里一贯霸道的前辈,霸道得连一只苍蝇都不肯绕过。杀死一只还不够,他继续举着“战果”和“凶器”,在店铺门口到马路之间来回巡查。
  
      这张小笸箩似的电网,于是成了“雷达”,可以用来搜索他一亩三分地上这片领空,而眼睛和耳朵里的“防空识别区”则更远、更远……
  
      传说以死尸或者垃圾为食的生物可能是地狱信使,所以苍蝇也大概是魔鬼的打工仔了。它的惨死好像惊动了它的老大,天地间突然就有了可怕的动静。先是黑空中隐隐传来一阵低沉的雷鸣,不大工夫,那声音便滚滚而落,天上地下响成一片,然后由远而近,转眼间就变成了“咚咚咚”的巨响……
  
      这时,一个苦着脸含着泪关注着酒杯的陪客,眼睛里突然放出激动的光来,他发现酒杯里的液体竟然在颤动。
  
      “打……打*炮了?”他神经质地大喊。
  
      不怪他神经质,电影里加农炮开火时,就是这动静。
  
      隆隆“炮声”中,一辆巨大的摩托车带着风疾驰而来,音响低音炮里轰鸣着那歌声:
  
      ……thriller,thrillernight这是恐怖之夜
  
      thereain'tnosecondchance不是你死就是我亡
  
      againstthethingwithfortyeyes与百眼妖魔的战斗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猴子慌忙丢掉手里的吃食,“吱吱”狂叫起来,又跳它的“街舞”。陪客们跟着都来了精神,纷纷站起身,伸长脖子驻足而望。精英们也作出了一点反应,打瞌睡不打瞌睡的全都睁大了眼睛。在场所有的目光全都投向这位天边“飞”来的不速之客。
  
      千眼苍蝇刚刚殒命,又唱来了“百眼妖魔”,离鬼节还差一月,怎么就这么热闹?今晚莫非是要出事了?
  
      在小城市里,摩托车是司空见惯的交通工具,人们出行基本都靠它,不该如此大惊小怪。但这辆车不一般,叫人不得不惊叹,太霸道了!听听这发动机的动静,再看看那粗壮的轮胎,谁都能判断出,它一定是个500cc的大家伙。
  
      它的骑手更霸道。一个鲁猛汉子,径直冲到“杀手”老板跟前,几乎撞到人了才刹住车。彪得过分了,所以老板大概不爽,脸色有点不好看。
  
      其实老板应该开心才是。且不论这么晚了还有500cc级别的贵客光临,单说他心里总该知道,这辆车一出现,表示他天天这时候都在等待的最后一个客人终于到了。伺候完这位,他就可以轰走旁边这帮小混混,然后打烊回家,搂着老婆睡大觉去了。这些小混混,简直可恶,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,平日里也从没见过,一人守着一瓶啤酒,不点菜也不说话,喝了一个钟头还不走,老板脸上早就挂不住了。
  
      500cc的骑手摘了头盔,露出板寸的头和一张年轻的脸。500cc的年轻后生,当然早已习惯周围射来的各种目光,所以他旁若无人,丝毫不理会,“咚”将头盔随手朝一旁的桌上一丢,又随手把音乐关小,马达却没熄火,继续低吼着,他人就跨在车上摆着pose不下来,大声地问:“老板还没休息?”嗓音沙哑,透着酷,也透着疲惫。
  
      骑手这话当然只是一般的客套,见面打个招呼而已,每天都这么说的。老板照例也应该回个礼,同时递上一支烟,然后朝后面店里吆喝一声:“干炒牛河,起火了!”当然,厨子其实不用吩咐,马达声一过来,他就已经甩开膀子开工了。
  
      今天却有些异样,老板不知犯了什么毛病,招呼不打,烟也不拿,脸上的表情非常不友好,还透着古怪,看起来像是有人欠了饭钱没给,他还不敢直接开口要,只能拿自己作气,所以看谁谁不顺眼。
  
      “老板,什么事这么不开心?”骑手满不在乎地问了一句,而且反倒给老板丢过去一支烟。
  
      老板不说话,瞪着个牛眼,却连飞过来的烟都看不见。烟掉在桌子上,他也不思量捡起来,整个人像根木桩,一动不动。
  
      骑手自己点着香烟吸了一口,吐着烟圈说道:“今天要两份,多加点肉!打包带走。”
  
      接下来,只要老板和厨子不耽误时间,照例应该三两分钟就能搞定,所以他懒得熄火下车。
  
      然而今天老板明显迟钝了,不仅对别人敬来的烟视而不见,嘴里也忘了招呼厨子起火炒菜,只顾着跟自己作气,恶狠狠地咬牙切齿。
  
      “你小心……”老板从牙缝里往外挤出几个字,嗓音也阴沉着,几乎跟马达声一个频道,于是听不大清楚,但可以看清他的神色,透着恐怖和恫吓。
  
      骑手一愣,心想不过是多加点肉,至于这样翻脸不认人吗?闪念间,却见老板冷不丁地操起身边一把塑料椅,朝他头顶横扫过来。
  
      骑手本能地一弓腰,身子矮下去,心里大叫:发神经了,多加点肉至于玩命吗?又不是割你的肉……还没叫完,耳朵里只听“咔”一声脆响,头顶的塑料椅竟被什么东西砸到了,好几块碎片掉在了他身上,几乎同时,就感觉脑袋一侧被一个硬棒棒的家伙狠狠剐了一下,头皮随之一麻,他下意识就要伸手去摸,然而手也随即被扫了一棍,紧接着就看见还有另外的棍棒之类的东西在眼前乱舞,胳膊、后背、大腿、小腿也同时遭到多处重击。
  
      骑手顿时乱了方寸,胡乱地躲闪着,身子于是东倒西歪,差点从车上翻下来……
  
      老板手中的塑料椅只剩下一截断腿,他却仍然拿它挥舞着,嘴里杀猪似的大喊:“流氓打人了,打人了……”边喊边往店里后退,打苍蝇的那股霸道不知跑到哪里去了。
  
      老板一走,骑手前方失去了屏障,棍棒雨点般劈头盖脸砸过来,骑手连忙俯身躲过一波攻击,手中同时捏紧前闸、打死了油门,500cc的马达顿时怒吼起来,惊天动地,震耳欲聋,排气管轰出一团团呛人的黑烟,打手们竟一时懵住了,第二波攻击因此迟滞了一步。
  
  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骑手双膀叫力,单腿一撑地,摩托车前轮定住,后轮却冒着青烟在地上横扫了一圈,巨大的车身眨眼间便原地掉了头。就在第二波棍棒下来的瞬间,这个沉重的大家伙竟像出巢的鹰一样飞了出去,腾空画出一道弧线,远远地落到了马路中央,随即一个漂亮的飘移,朝着来的方向“轰隆隆”扬长而去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