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撒野 > 第026章 双蛇狂舞

第026章 双蛇狂舞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林笑风不做声了,这又是他不敢揭开的一块伤疤,最深的一块。

    梦魇说:这块疤我却无论如何要给你揭了,不然你无法从头来起。

    林笑风说:你揭,我没勇气。

    梦魇说:其实我知道,你刚才对姐俩说自己是个相机,不完全是酒后自嘲的话,多年以来,你就是老师手中的相机,老师才是在你身后操控一切的摄影师。在学校听老师的,毕业时凭你的资本应该可以留校执教或去大城市读研究生的,你却在老师的鼓动下开了画廊,你的一切都在老师设定的轨迹中。

    林笑风说:那画廊名义上是我的,实际却在老师的掌握中。

    梦魇说:是的。你不善交往,也不懂得炒作,你的画基本都靠这方面很有能量的老师去推广。

    林笑风说:说他是老师,其实画画水平不是很高,年龄也只比我大了六七岁,不是专业教授,而是我的班主任,准确说是学长师兄。

    梦魇说:老师属于那种专业水平不高但社会活动能力极强的一类人,而你恰恰相反,你们俩正好互补,在学校里你们分别被称“有为青年”、“青年才俊”,你们俩如果好好搭档,应该能有所作为的。

    林笑风说:搭档?嘿嘿,我们俩还真是一对天然的搭档,经常是“有为”揽活“才俊”干活,“有为”没时间、也画不出像样东西,就用“才俊”的作品署上“有为”的名字出画集拿去评职称,在学校时,这些我都习惯了,可到了画廊还是如此,我的习惯成了自然,我这些年基本都是在为老师宣传扬名,我林笑风简直就是画廊的画师。

    梦魇说:开画廊这三年,其实钱也挣了不少,画廊扩大了规模还重新装修了一番。

    林笑风说:但我感觉天天闷头画的好像都是人民币,面前只有钱途没有前途,而且自己几乎销声匿迹了,世人只知有老师没有林笑风。

    梦魇说:那我问你,假如没有那次致命的变故,这种寄居蟹似的生存方式是不是还算过得去?

    林笑风说:也许吧……

    那次变故实在太突然了。就在一年前,老师竟悄悄卷款消失得无影无踪。于是他这个社会白痴不得不亲自清算财务。

    清算过程中才发现,不仅画廊装修款欠着没结算,老师还用画廊的名义借下不少的银行贷款,甚至还有高利贷,而且信*用卡、借据、协议上他的签名,竟全都是老师模仿伪造的。

    他猛然明白,最初办画廊老师为什么坚持让他做法人,他当时还以为是老师的谦虚和鼓励,没想到是个早就挖好的陷阱。

    梦魇说:老师给学生下套,这世界怎么了?父亲也是老师,“做银的差距怎么这么大捏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”月小白问。

    “这么专注?”月小青问。

    “这么严肃?”月小白问。

    “想跳江?”月小青问。

    “一起跳吧。”二人同声说。

    姐妹俩一左一右出现在画家身边,你言我语嬉笑调侃着,将他从沉思冥想中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泥滩上的小蟹们被她俩吓得又缩回洞里去了……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黑洞洞的一间出租屋里,只有一张小床,床上四仰八叉躺着一个瘦小的身子。

    窗外射进来“天上人间”的霓虹灯光,在她肌肤上不时映出依稀而斑驳的彩色,使柴火一样的身体看着像恐怖电影里的干尸,更恐怖的是,这干尸是活的,一对胸脯还在一起一伏。

    那是一对新发育出来的胸脯,所以尽管人瘦得剩一把骨头了,胸脯却多少还能显出一丝少女的味道,依稀而斑驳的霓虹灯光,肆意地给她的荷尔蒙打上了黑红的印记。

    忽然,黑暗中传来小女人萌萌的叫声:“有电话了……有电话了……”

    叫声停止时,手机屏幕照亮了她一张“熊猫”脸,她的黑眼圈其实比熊猫还要夸张,仿佛万圣节的女鬼面具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”她喉咙里吐出一丝颤音,像要死的小猫。

    “你死哪去了?”电话里是“女童”的声音,跟刚才的彩铃声差不多的萌:“快到店里来,老五找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我快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着话,打了一个哈欠,然后按亮了床头的台灯。

    屋子里一亮,她的身子随之抽动了好几下,像在打摆子。

    这样热的天里,床上居然没铺凉席,她一打哈欠一抽动,床单上忽然弥漫出来一块湿,在她身下铺开……她大概真的活不长了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