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撒野 > 第025章 夜帝降临

第025章 夜帝降临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确切说,月小白是把手指不由自主地“藏”进了嘴里,因为画中她的手指,出卖了她心底的一个秘密,出卖在画中她的眼神里。

    画中她的手指,一下抓住了她的眼球、她的心,使她的身体颤抖。

    画中她的手指,竟能看出在动,也在颤抖。

    画家的构思简直太机智了。

    梦魇审视着说:哥,我这个潜意识智慧不小吧。你看,如果不画前面的月小白,单只有月小青的背*影,就会粗陋而且呆板,至多只能算是一张随便涂抹的速写练笔。有了月小白,画面才有了想法,这张画立马就成大作了。她的一只手,就能让那裸*背“说话”了。

    林笑风说:嗯,这一切都归功于你了。

    梦魇说:错了,归功于月小白,是她颤抖的手指,启发了我。哥你说,她为什么要颤抖?莫不是心中跟你一样,有一块不能触碰的伤疤……也不对,你的心简直全都是疤。都黑了。

    林笑风说:我?黑了?

    梦魇说:按说我不该揭人伤疤,但我是你的潜意识,早晚你会记起来的,何况那件事还贴在网上,都十年了,还能搜到。

    林笑风说:什么事?

    梦魇说:玉米门,你真不记得了?

    林笑风“啊”了一声,汗就下来了。

    他记起来了,却不敢往下想。那疤倒是不深,然而打在他的青春期的嫩芽上,一碰,整个青春都会流血。

    他这一声“啊”,是确凿喊出来的,引得月小白又是一惊。她仿佛听见了他和梦魇之间的心语,松开了嘴里的手指,手指滑下去,又猛地一下抓住了衣襟,跟画中的她一样。

    整个画面,突出的正是这只手,画中这只手正紧紧抓着主人的衣领口,手指间衣服的褶皱如刀刻一般鲜明,手指因此活了,像在抽动,仿佛抓到了她心里。

    她的另一只手,则被死死夹在双膝之间,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画家仅用了她五根手指,一下将她的拘谨推到极限,使她几乎要崩溃。这种几乎要崩溃的紧张和矜持,恰好与她身后的坦然的裸*背形成了强烈的冲突,她的姿态因此僵硬而虚弱,一侧肩膀靠在那裸*背上,低头含胸,无奈而无力的样子。

    再看她的表情,双眸斜睨,羞怯而惊恐的目光偷偷瞄向身后那一片光洁,酒窝被咬成一个深坑,没有色彩却让人看见了她脸颊上的飞红,仿佛身后有一面镜子,呈现的是她自己的裸*背,还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她看。她眼神丝毫没有瞟向画外,却跟画外的人深深互动着……

    天哪!月小白心中又是一阵惊呼,心同时在说:哥,你居然看透了我的心思,你居然知道我害怕裸*身!

    这两三年,她心中一直藏着一块黑,只要一裸*身,夜里准做噩梦,梦见自己突然被一群男人剥光了猥亵,她甚至都能感觉到他们一只只冰凉的手。她所以平时连洗澡冲凉时,都闭着眼,不敢看自己的光身子。

    那不是梦,是她的一段真实经历,一直被她深藏在心底,连月小青都不知道。而他居然拿个烧火棍就画了出来,他才见了她不到三小时呢!他是怎么知道的?难道真有心灵感应?

    这种感应,简直叫人害怕了。

    月小白身子又一哆嗦,仿佛被他剥光了,一直光到心里,心裸露在他手里,那手是暖的……她被融化了,软软地靠在了画家身上。

    空气也被她的手指抓起了褶皱,抓出了窒息……

    这就是画家和画匠的区别。

    江上难来的平静,轮船汽笛仿佛被黑夜吞噬了,沉默,又沉默。

    月小青突然尖叫道:“讨厌!”她显然很不开心。

    月小白一下醒过神来,连忙直起身,拿出笑容:“宝贝,是你自己脱的,讨厌谁呢?”

    月小青狠狠剜了她一眼:“讨厌讨厌讨厌……”像疯子开着机关枪。

    月小白“扑哧”笑道:“以我看,讨厌的是你们俩,画画的都是疯子!一个小疯子一个大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疯子大大地讨厌!”月小青看来不是生气,是很生气,气得除了说“讨厌”似乎找不到其他词了。

    大疯子有点心慌,弱弱地说:“既然……既然小青生气……不喜欢……就撕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生气了吗?”月小青瞪眼嚷道:“我说不喜欢了吗?我是讨厌你盗用了我的构思!讨厌怎么我一脱衣服你就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林笑风哑巴了,心想,童言无忌,认了吧。

    月小白这才恍然大悟,大笑起来:“咯咯咯……两条疯子,想到一起去了,小青遇到知己了,值得喝一个啊,来吧!”

    月小青一手端着酒,一手搂住林笑风脖子,热辣辣地说:“来,师兄,为知己喝一个。”说完咕咚咕咚一饮而尽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