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撒野 > 第022章 巩二选美

第022章 巩二选美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“你个死鬼……讨厌!”月小青直眉瞠目冲着师兄大叫一句,脸便越发涨得通红,呼地站起身,走到船边,故意离他很远,一屁股坐在船沿上,拿脚后跟“咚咚”叩击船帮,不理人了。

    月小白也离席走到妹妹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三人半天没出声。

    梦魇说:刚才喝得那么亲热,转眼就翻脸,哎,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……

    终于,月小白先打破了沉默,说道:“哥,你知道吗?小时候我们就这样坐在船沿上画画,画江水画太阳,画鱼画船……我俩就因为长得白,遭人嫉妒,所以被同学们视为怪物,叫我们‘江*猪子’,没人愿意跟我们玩。还好,父母生的是我们两个,我们自己可以作伴,也正因为这样,我们才喜欢上了画画。”

    林笑风心中一愣,问梦魇:江*猪子?

    梦魇说:哦,帮你回忆一下。乡下人把江豚就叫“江*猪”。

    林笑风记起来了,这名字在乡下话里说起来很难听的,之所以这样叫,就因为江豚体胖色浅,跟江中其它生物深黑色皮肤或者外壳不一样,不仅丑陋,而且另类,简直就是怪物。

    梦魇又说:哎,女孩子从小被叫成“江*猪子”,这种屈辱,会在她们幼小的心上留下多深的烙印!哥啊,这绝不像是歪歪出来的虚假故事,就算是,听起来也让人揪心。

    林笑风沉默了,他没想到姐俩小时候跟他一样,不受人待见,村里人都说他生下来就尅死了母亲,因此一直就称他作讨命鬼、扫把星,谁都不愿理他,加之外公的偏执,他是在恐惧和孤独中战战兢兢拿起画笔的。

    不过他学画好歹算是正经拜过专业老师的,老师就是父亲,父亲虽说只是乡中学的民办美术老师,一边种地一边教书育人,一半农民一半老师,对儿子的美术教育却是达到了系统的专业水准。这方面,他显然比姐妹俩幸运多了。

    “哎,我们也确实说了谎话。”月小白又说道:“我们不是小姐,业余打酱油的也不是。我们好酒好菜伺候你,没别的意思,只为让你开心,多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”林笑风走到姐俩身边,说道:“是我错怪你们了。都是我的错,我……我第一次喝这么多酒,喝多了管不住自己嘴……哎,也不能全怪我,你们俩装得实在太像了,所以我以为你们是在故意戏弄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戏弄你?”月小青一扭脸,气呼呼地说:“我们是……”

    月小白一把按住妹妹,抢过话茬说道:“我们是想要你……要你的作品,对,是签名作品。我们是你的粉丝,没办法接近你,又买不起你的画,所以就假扮小姐……我们,我们都是发烧友,发烧友,烧得不轻的那种,你……明白吗?”

    天太热,她仿佛烧得也真不轻,满头大汗,边说边捏着小短褂给自己扇凉。

    “发烧,嘿嘿,是的……”月小青忙不迭地说:“是发烧……”

    梦魇说:不是,她们像在掩饰什么。

    林笑风说:我笨,看不懂。

    而月小青接下来的举动更叫人看不懂,她突然掰过姐姐的肩膀:“姐你真好看……以前我怎么就没发现呢,红灯一照,美死了……再把衣服脱了……”一边说一边伸手撩姐姐的短褂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?”月小白闪身躲过:“真发烧了?”

    “姐,我是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认真的你就脱我衣服,烧得不轻呢。还没当上画家呢,就疯了?要脱脱你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不脱就不脱。”月小青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狡黠,酒窝里跳动着神秘:“姐,你坐好。师兄,给我们姐妹画张素描,算作你的酒钱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纸没笔叫他怎么画?”月小白问:“用胡子和酒吗?”

    “舱里有挂历和木炭,挂历反过来不就行了。”月小青说。

    梦魇说:嘿嘿,当画家就是好,到哪都能用画画泡妞。

    林笑风也来了精神,忙说:“我去拿,你们俩把灯笼挂低一点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一头钻进船舱,找出几根烧得焦黑的小木棍,稍作打磨加工之后,竟造出几支炭精笔,然后抱着挂历又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刚一伸头,他却呆住了,夜色中,大红灯笼幽幽照映着一个姑娘光洁的背……月小青,竟真的脱了她的短褂……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