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撒野 > 第020章 对酒当歌

第020章 对酒当歌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酒下肚,林笑风眼睛迷离起来,抹了抹胡须,说:“……我……我其实有很多话……”指指肚皮:“都……都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看情形,他像是已提前进入了六碗的境界。第一次喝这种酒的人都会出这种状况,何况他平时不喝酒。他血液里似乎只认识油画颜料和松节油,对酒精很陌生,跟喝这种酒长大的姐妹俩相比,他也许就是打酱油的水平。

    指着肚皮,胃里便有了翻腾的感觉,他连忙深呼吸几口,然后拿出烟斗,往里填满烟丝,大拇指使劲压了又压。他其实压的是酒劲,是血管里不住上涌的热流。

    月小白帮林笑风点着烟,依着他左边坐下。月小青从舱板下拽出两大袋冰块放到二人身后,然后斜靠在他右边。二人你一句我一句,有唱有说:

    “千年等一回……我无悔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法海你不懂爱,雷峰塔会掉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兄,是想变成许仙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是法海?”

    二佳人中间,一支大烟斗一根筋地喷云吐雾,像轮船的烟囱。

    盛夏夜晚,渔民在自己船上往往穿得单纯,越少越凉快、越短越利落,而且衣裤的所有开口都很宽松,兜不住也遮不严,不在乎,只图凉爽痛快,让江风吹遍身上每一寸皮肤,吹透每一个毛孔。所以男人,甚至不讲究的女人都光脊梁,讲究一点的女人,上身最多也只穿件半截无袖小褂,加上一条貌似沙滩裤的宽松肥大的短裤。此刻三人便是这种穿着。

    这种穿着零距离接触,使得本已入忘我佳境的风哥进一步忘了自己应该是谁,许仙?还是法海?难道这样就叫从无趣变成有趣?

    梦魇说:哥啊,悠着点,把我喝糊涂了,后果很严重哦。

    林笑风说:什么后果?

    梦魇说:潜意识完全暴露。看看你,光着脊梁就穿一条短裤,嘿嘿,到时出了洋相,可别怪我没提醒你。

    梦魇大概多虑了,文质彬彬的许仙不会光脊梁,光脊梁的只能是法海。光着脊梁而缠了绷带的林笑风,确实有法海的风范。

    缭绕的烟雾中,他的络腮大胡子在微微颤动,脸色也在进行着红白之间的轮回。几缕烟散去,心中的热流渐渐平息,他不是许仙,也不是法海,他还是林笑风。

    他还知道自己是谁,看来这酒还没喝好,连他自己似乎也觉得有点扫兴,这酒如何就走得这么快呢?

    梦魇说:哥,你居然是个酒漏子,以前是这样吗?

    林笑风说: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梦魇说:哦,我被你喝糊涂了,忘了你长这么大,没喝过酒。

    林笑风一瞪眼:多嘴!刚找着一点忘我的感觉就被你吓回去了。

    月小青看他不说话,原本布满上身的红竟瞬息就运化没了,惊讶地说:“小看我师兄了。”说着话,凑到他耳边,呼吸触摸着他的脸颊:“嘿嘿,看样子你蛮能喝,而且酒量应该不小,再来,换大碗……”

    月小青索性将酒壶推到一边,直接拿个大海碗从酒缸里舀出满满一碗,放到师兄跟前,自己也舀了一碗,说:“这才过瘾,来,师兄,师妹敬酒!”说完,脸埋进大海碗里,咕咚咕咚就喝。

    这大海碗,抵得上刚才的两碗,林笑风吓坏了,伸手就拉她。

    月小白却挡住说:“她没事。我们船上长大的,喝酒都是海量,不用担心。该你了,你喝。喝完了,我还要敬你,嘿嘿。”

    林笑风就喝了。

    “先吃口鱼,”月小白夹起一块肥白的鱼肚皮,送到画家嘴边:“江鲢最有营养,阿爹还特地加了些安神的中药,多吃点,保证你不用吃安眠药就能做好梦。”

    梦魇说:听上去还是白娘子跟许仙的台词,许仙好像就是卖药的郎中。嘿嘿,哥啊,今晚注定是逃不过《白蛇传》了。

    林笑风吃着鱼,正琢磨许仙卖药的事,月小白敬的酒就到了,月小青喝来劲了要赞助,于是三人脑袋凑在一起又喝下一大碗。

    刚喝完,气还没喘匀,月小青又舀出三碗,说:“师兄,该你敬我们俩了。”

    月小白笑道:“死丫头,哪有要人家敬酒的,什么规矩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要。”月小青说:“师兄哪晓得船上的规矩,要教教他的,再说,我就想喝师兄敬的酒。师哥哥,快,敬我。”

    月小白“扑哧”一笑:“湿哥哥,还干哥哥呢,喝多了?”

    林笑风规规矩矩端起酒:“我……我敬你们姐俩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一个一个敬。”月小青说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

    林笑风于是又喝下两大碗。月小青跟着喝了两碗,她喝疯了,两边都赞助。接着姐俩互敬,要求林笑风赞助。一来二去,三人便赞助成了一团,你搂我抱,简直不分彼此了。

    既然不分彼此,林笑风说话就可以任性了,突然地就问:“那一半是啥意思?”

    一个没头没脑的问题,前言不搭后语,他过去总这样说话。

    “那一半?”月小青问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