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撒野 > 第019章 渔人码头

第019章 渔人码头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马爷便认为那死鬼肯定要回来定居了,于是又请教“小瞎子”祈禳之法,“小瞎子”便给他推荐了一位“上师”,“上师”授予了马爷经文。“小瞎子”还帮马爷请来了这尊真人一般大的关二爷,换下了原先的小关二爷。

    就这样,四年多来,“天上人间”没少折腾天上以及人间的大神们。

    给关二爷上香之后,马爷开始“办公”。

    马爷的办公室就在大堂,吧台旁边,他专门做了一个古色古香的花格,放上一套黄花梨树瘤根雕的茶几,作为他的办公桌,或者与熟客闲聊的地方。现在没有熟客了,只守着两个女“秘书”:领班何璐和她的助理婷婷,俗称大小妈咪。

    “马爷,坐,喝茶。”何璐早就砌好了一壶“碧螺春”。

    “碧螺春”能败火,此刻应该能败败马爷的心火。可喝了两口下去,他说话照旧好比吃了枪药:“婷婷你在这戳着干吗?没事干闲的是不是?”

    婷婷连忙解释:“我今天就两个房,这才几点,客人还没来呢!”

    何璐一推婷婷,吩咐道:“去餐厅看一眼巩二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去,”马爷一脸的不耐烦:“吩咐小辉护着点巩二,别让他喝多了,一会进包间又胡闹,快去!”打发走婷婷,又拿手指着何璐发脾气:“你说,那个告人家强奸的小姐到底怎么回事?你从哪弄这么个扫把星来干什么,不是往死里整我吗?”

    “马爷,跟您说过多少次了,那女孩是客人自己从外面带来的,不是我的小姐。您横不能把这事算我头上吧。”何璐是北方人,说你都说您,显得很有礼貌。不像峻水人,见了天王老子都你呀你的,一点敬意都没有。

    马爷却一点礼貌都不讲,叱道:“瞎讲,客人自带的小姐告自己强奸?”

    “马爷,我打听过了,这女孩是‘宝丽来’的,是不是故意的呀?”

    “娘个x的……故意不故意,现在那客人已经完蛋了,一个副局长就这么载在咱们包间的厕所里,这事他妈传出去,我还怎么做生意?这套下得够深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何璐想不出再怎么解释,便岔开了话题:“外面雨好像停了……我出去透透气。”她过去推开门,湿热的风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呜啊——”风中传来悠远的轮船汽笛声,听着有些凄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“呜昂——”同样是轮船汽笛声,各人有各人的听法,在不同的地方或是心情不同,听出的感觉也不一样。

    在林笑风看来,江边倾听万吨巨轮拉响汽笛,是一桩令人激动的美事。“轰轰”的江涛中,响起这种先是宽厚沉稳然后高亢激昂的巨吼声,总让他想起远古沙场上战鼓隆隆、号角齐鸣的场面,这时,若是美酒在手、佳人相伴,他便可以有一番君临沙场、御驾亲征的宏大想像了……

    这绝不是异想天开,他此刻就有这种待遇,所以心里美得很。他没想到两位“小姐”竟带他来了江边坐*台。

    一条船,两串灯笼,三个人,四样菜。

    船在水边,灯在船头,人在船上……

    四样菜分别是大闸蟹、江虾和江鲢鱼……

    不对,数来数去却只有三样。

    梦魇说:莫急,好事不在忙中起,第四样是压轴大菜。

    这第四样菜,看起来是林笑风亲自在做,做得不慌不忙,很可能是绝佳上品。

    八斤重的江鲢算是江鲜中的极品,用一口大柴锅炖得油汪汪,香气四溢,撒上红绿小葱辣椒粒,然后连锅一起端上桌,旁边放上一碗白酒呛江虾,再来一盘蒸得通红鲜亮的大闸蟹,这桌菜虽不算珍馐大餐,却也是一席上好的家常宴。

    如此美味,不说必须是美食家,起码也得饮食品味稍许正常一些的人来享用,若是落在林笑风这种天天以泡面或盒饭为食的动物嘴里,其结果只能是暴遣天物。在他的认真糟蹋之下,终于派生出了第四样菜,一盘四不像的“反刍”物,就摆在眼前,归他一人专用。

    林笑风做的这盘“菜”可以说是他吃饭技能的经典之作,螃蟹和虾都是连壳带肉咬了一半,另一半正在他嘴里磨磨叽叽做着鉴定。他天生嘴笨舌拙,不懂得如何将壳和肉分开,所以吃成这种局面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月小白只好像对付不会吃饭的孩子一样,拿个空盘子给他慢慢“反刍”,顺便还可以不时夹几块肥美的鱼肚放进去。而说到吃鱼,又是他的短板,虽然家里养鱼,从小没少吃,但基本都是吃鱼肚或者喝汤,喉咙和食道受不了鱼刺的屡屡破坏……其实他真应该去做法海,吃素。

    八斤重的鱼,本来是很大的一整条,足够三人饱食三顿,然而没等起锅,鱼还在火上“咕嘟嘟”炖得正香时,就被“风月组合”消灭了半扇,历时只有几分钟,大概可算是吃鱼史上一个奇迹。饿急了,便什么奇迹都能创造了,何况其中还有个吃货。

    几分钟之前,姐妹俩便奇迹般地“变”来这条大渔船,又变戏法似的从舱里拿出渔家男女的短褂裤换上,还变出一缸自家土法酿造的米酒,船也是自家的,鱼虾也是自家从江里打来自家烧煮好了的,烧鱼的厨子以及船的主人也是自家的,厨子和船主是一个人,姐妹俩叫他阿爹,这是峻水土著渔民对祖父的称呼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