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撒野 > 关于躁动的小都市以及造小人

关于躁动的小都市以及造小人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造船是峻水市的传统产业之一。万吨巨轮的汽笛声,如今可以说是这座城市的声音名片。

    声音也可以是宏篇文字,拿来记载历史。峻水的轮船汽笛声,便是历史的钟声。朝朝暮暮,沧桑百年,从小火轮“哇儿哇儿”如婴孩般的啼哭,成长为十万吨级钢铁巨兽排山倒海的巨吼,专家学者们若将这些声音汇集起来,做成文章,便可以是华夏近现代工业化进程的《二十四史》。

    而峻水人大抵不具历史的大眼光,他们据说艺术基因发达,所以那汽笛在他们听来,倒像是留声机上慢悠悠旋转的唱片,一圈一圈,像在刻画古城的年轮,唱出峻水人的曲子,讲述峻水人的故事。

    然而上世纪末,这台慢悠悠的留声机,竟突然间飞也似的转起来,而且一飞就飞了二十年,撒野一般,至今谁也制止不住,只能眼睁睁看着它失控,怪叫,走向疯狂。

    那是九十年代,不知从哪天开始的,一艘艘万吨巨轮下饺子一般从造船厂开出,这汽笛声便夜以继日地在峻水上空盘旋,此起彼伏,没完没了,而且年年如此。

    于是原本从容、沉稳的巨吼就变成了雄壮的进军号,使这座古城疯狂地躁动起来,跨世纪飞奔了二十年。其结果是,仿佛一夜之间,峻水就长成一座现代化“小都市”。眼一闭一睁,简直像变魔术。

    其实,论起造船业,只是峻水支柱产业的冰山一角,算不上龙头老大。虽有百年历史,但与央央数千年相比,它显然只能算个婴儿。然而这孩子会叫,嗓门且巨大,还天天在那里吼来吼去,所以,它几乎就成了建设“小都市”的首要功臣。

    都市,是现代词汇,据说来源于江南人的方言。江南方言里,“大”被读作“都”,都市便是大城市的意思。小都市,乍一听,意思有些矛盾,不是都市就该叫城市,或者小城市都可以,小都市算什么?名不正言不顺,叫起来不仅怪怪的,且滑稽,所以少有这样的称呼。其实也不奇怪,举个例子,不妨拿人来类比城市,就有一个貌似的词汇,叫小胖墩。原本也应该是少见的,上世纪穷得吃不饱、吃不好的年代里,有几家出过小胖子?现在却满大街似乎随处可见,个头不大,却很胖,不奇怪。不过……确实有点滑稽。当然,这里丝毫没有拿胖人来做小品取笑的歹意,这个滑稽讲的绝对不是小胖墩,是小都市。小都市正是发展速度快的新兴结果,原本小桥流水人家,一夜之间却膨胀出无数的高楼大厦,沦为混凝土森林,而且不单高楼,连草木都被剪修得像混凝土块一样地方方正正,小小古城,于是像一个吃撑了肚子忙着消化的小胖墩。它就叫小都市。

    “呜昂——”轮船又叫了。它如今总这样一声接一声,不停地叫啊吼的,活像暴跳如雷的“那摩温”,在人耳边咆哮。

    它简直就是冷酷无情的监工,从夏天到夏天,从早晨到早晨,从市中心到江边,从城里街道到乡村沟渠……时时处处监督着这座城市每个人的生活。每天一大早,总是它叫得最欢的时候,像起床号,唤醒整座城市,同时唤来各种天气,送人们匆匆赶去上班。今天,它招来的是一半乌云一半朝霞。

    于是天空中一半火焰一半浓烟,彤云顶着朝霞往天边赶去,黑一块红一块,青一块白一块,像画家的调色板,又像一幅荒诞的涂鸦作品。

    大清早,天就沦落成这种样子,不清不白,浑浑噩噩。空气湿漉漉的,相当于在云里,恐怕随便拿块布就能拧出水来。而靠近水体的地方,比如江河湖塘,更是雾深露重,混沌一片。而且闷热。初夏里这样的气象,预示着梅雨季节即将到来。用老百姓的话讲,要入霉了。

    梅雨季节,是个很荒诞的节气,是老天犯下的一个极荒唐的错误。照理说,春天过去,万物生机盎然,初夏一来,春天积攒的荷尔蒙越发浓郁,且人人衣少身轻,正是美滋滋该快活的时候,却不想,天公不作美,竟给人间布下这样一种难以忍受的环境,说不出来的难受,而且长达一个月。当地人就叫它做“时霉天”,听起来,大有触霉头的意思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