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撒野 > 曹阿明被追杀细节之三

曹阿明被追杀细节之三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小摩托这边悠哉悠哉地聊着天,大摩托那里却是低音炮在轰鸣:
  
      ……there'snowherelefttorun无处可逃
  
      youfeelthecoldhand你手脚冰凉
  
      andwonderifyou'lleverseethesun不知能否得见明日朝阳……
  
      you'reoutoftime你没时间了……
  
      风呼啸着,在耳边无情地刀刮斧砍,骑手在风中疾驰。他觉得自己不是在驾车,是骑在风上了,胯下的大摩托,甚至连他的下半身,仿佛不存在了,都吹散在风中。上半身的感觉倒是分明,尤其是头部,一侧头皮的阵阵剧痛让他半边脸止不住地抽搐,脖子上有虫子一样的东西,正一条条往下爬,t恤湿透了,路灯下瞥眼都能看见,那是血。
  
      然而他已顾不上疼痛,呼啸的风使他保持了头脑的清醒。他想,那些人不但下手狠毒,而且显然早有预谋,眼前算是侥幸脱险了,但保不准半路会不会再杀出他们的同伙来,所以应该马上报警,或者向自己人求救了。
  
      他用余光瞥了一眼腰间,那里别着手机,它看样子毫发无损。然而200迈速度下他是断不敢打电话的,那只会死得更快。他于是松了油门,让发动机安静下来,仔细听了听后面的动静,确认可以减速了才完全收起油门,然后挺直了腰,保持住平衡,腾出一只手来就去摸那手机。
  
      不料后腰突然传来钻心的剧痛,上半身随之一阵痉挛,猛地失去重心,摩托车剧烈晃动了几下,竟险些摔倒,他只好一边捏闸放慢车速,一边试着调整身体姿势。这时,他才意识到,下半身真的没了知觉,腰部以下简直不属于他了。
  
      幸亏座驾性能极好,车速降下来便很快恢复了平衡。他伸手摸了摸后腰,竟摸出一手粘呼呼的血来,于是勉强支撑着直起身,腰椎之间又传来针扎一般的剧痛,他终于明白,是腰椎受伤了,心中随即一阵恐慌,急忙又向上摸了一把,摸到鼓鼓囊囊的双肩包时,却又暗自感觉庆幸了,好像包里装的都是宝贝疙瘩,其实都是些不值钱的书本。当然,也是宝贝,是救命的宝贝,要不是它们挡着,他刚才说不定当场就被砸瘫,砸死了。
  
      “死了都要爱……不淋漓尽致不痛快……”
  
      是手机在唱,他连忙从腰带上拔出来,没头没脑对着话筒大喊:“救命啊——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喂,哥啊,你在哪?”电话里也在大喊。
  
      “金山中路,正往店里赶呢!”
  
      “他们多少人?老板刚知道有人要搞你,叫我打电话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别啰嗦了,快来接应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好好……”
  
      他不能再打电话了,已听到身后有汽车马达声,还有射过来的远光灯,正将他的身影投射到前面马路上。他不敢怠慢,扔掉手机,双手握紧车把,准备加油门。
  
      令他惊恐的是,任凭手腕怎么转动,发动机却一点反应也没有。他猛然想起,刚刚电话声音听得那么清楚,原来是马达早就自己灭了火。他瞥了一眼油表,那上面竟已亮起了红灯,低头一看,又发现更加恐怖的一幕,半截断掉的油管正无力地耷拉在脚边,断口却是一个空洞,连一滴油影子都不见,全漏光了。
  
      他现在连惊恐的工夫都没有了,立马决定弃车,跑!
  
      但腰椎受了伤,他能跑多远?身后的汽车正快速逼近,他不及细想,等摩托车滑行得差不多时,身子一歪,滚下车去,摔到马路上。
  
      摩托车喘了几声,无奈地躺倒在绿化带边,轮子朝天空转着,像垂死挣扎的战马。
  
      骑手咬牙爬起身,双手撑着后腰继续赶路,心中却是绝望到了极点。汽车简直就在他屁股后面,似乎都能感觉到发动机滚烫的热气了,他连转头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,任凭后面那两盏大灯明晃晃将他照住,只等着死神从后面给他致命的一击。
  
      奇怪的是,那车并没有撞他,也没停住,而是从他身边开过,还放慢了车速,看热闹似的跟他并向而行。
  
      他转脸一看,却是一辆黑色奥迪。副驾驶车窗正缓缓放下,露出一张白白的小脸,一个女人的声音袅袅飘出窗外:“帅哥……”
  
      女人的声音,使骑手顿时忘记了腰间的伤痛。他跌跌撞撞紧赶上两步,挥起手,刚想喊救命,却听那女子在问:“帅哥,拍啥电影呢?”一股酒气随之飘出。
  
      “报……警……”他气喘吁吁,吐着血沫。
  
      “你大点声……什么……什么警?警匪片啊,你是警察?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报……警……”他真想拉开车门跳进去,可除了搬动不听使唤的腰腿,除了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,剩下的一点力气,恐怕也只够活动活动心眼了。
  
      “哦,知道了!”那小女子恍然大悟,还终于拿出了手机:“你是卧底……潜伏……哎呀妈,你是孙红雷吧……亲,让我拍个照……传微博里,嘿嘿……”
  
      骑手头一晕,差点摔倒,心想,这是哪家的丫头,想孙红雷想魔怔了吧,有他这样的雷哥吗?这里只有天上滚滚而过的闷雷。
  
      手机闪光灯眨了一小眼之后,又听车里有个男人大声喝道:“别胡闹了,喝多了就惹事……”说话间,车和丫头,以及男人,居然见死不救,扬长而去。
  
      “别走……救命啊……”他气息奄奄。
  
      回答他的只有天上的雷声,还有那远去的马达声。他孱弱的呼救最后被深夜的空旷吸得一丝不剩……他绝望了。
  
      然而很快又传来一阵马达声,听上去极其刺耳,“嘎呀呀”如杀驴一般,随后,一辆白色面包车便从他身后追上来,到跟前一个急刹车,却没停下来,也慢悠悠在旁边伴行。
  
      他似乎并不知道身边是来索命的“白无常”,仍然走三步歪两步地向前挪动着腿脚,嘴里喃喃喊着救命,直到车窗里露出一张杀气腾腾的黑熊般的大脸,他才停下脚步,也停止了无谓的呼喊。该来的终于来了,他长吁一口气,用胳膊蹭了一下脸,却不知蹭的是血还是汗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