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观花婆 > 漠北槐婴 一

漠北槐婴 一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我反复地回想,我有没有将自己的身世泄露过给傅老二,但怎么都想不起来了。
  我们回到了宋兹的官衙,娑衣做好了饭菜等我们。
  我吃不下。成懿陪我在院子里坐。他也一声不吭,我们的气氛很凝重。夜里其实还凉,可我在树下坐着,一丝一毫都感觉不到。整个人都是木的。
  娑衣这时跑进来,说要给我洗澡。我推说不用,但她已经叫人把洗澡水都备好了。
  “你瞧你这一身脏兮兮的,又是土又是血,这一天一夜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——还不洗呢!快来!”说着把我拽进屋里,脱光按进了桶里。
  水漫上来的那一刻,我才知道,方才我在院子里,已经冻僵了。如今一阵温热漫上来,我似乎活过来了一些。
  娑衣给我搓着背,忽然一声惊叫:“小观花!你这背上,怎么多了——翅膀?!”
  翅膀……?哦……是秦艽的七羽。
  我给她大略解释了一下,可她好像还是很疑惑,一边摸着一边喃喃:“可是你这个翅膀……看着很邪门的感觉……是黑色的……你说它能治你的伤……?我怎么感觉它不是什么好东西呢……?”
  黑色……?我分明记得,秦艽七羽的法光,是金色啊?
  趁娑衣出门去换水,我立刻召来成懿,成懿一见我在洗澡,咋咋呼呼的:“你洗澡呢你叫我来干什么?!你有没有一点男女之防啊?!”
  我顾不了那么多,对成懿道:“你快看看我后背的七羽,有何不妥?”
  成懿扭扭捏捏,可一看到我后背,似是受了惊吓一般:“你这——七羽怎么泛着黑气?!”
  果真……
  成懿道:“莫非是——”
  “应该是在残卷室被守门阵所伤,破了七羽的保护。原本七羽就只能暂缓我的九识之失,如今……它也是尽力了……”我道。
  成懿不语。
  等我换好了衣服,他从屏风后走出来,望着我想要说什么,又没说。
  我和成懿是生过血契的,虽则不能像他和傅老二一般共情,但他心里头大概是个什么感觉,我也能有些感知。他的那种无力感就像藤蔓一样爬上来,几乎爬满了我的心头。
  我忽然感觉好累。白天爬了一天的山,又找了一夜的书简,又受了伤。我真的觉得好累。
  从去年我师父去世,我从酉埝村出来游历,一切就好像在往一条难以回头的路上走。而我如今,当真觉得累了。
  我失笑,望着成懿道:“你还记得我俩生血契的时候吗?”
  成懿眼神暗了暗,点点头。
  “那时候傅老二就说我不是什么好东西,绝非正道,我还和他争呢……”我笑着道,“后来我又逆天理放了秦艽,郎希也说我不是个好东西。再后来……我又强渡了傅小六……你那时也是说过的,我逆天而行,不会有什么好结果……看起来……我确实一直在做一些有违天道的事情……难怪啊,无道派以扼守槐婴而生……我这样的怪物,生出来确实不干什么好事,对吧?不过……九识尽失……搞不好还是件好事呢,我可不想像莫家那孩子一样,被永远的封印,就像个活珠子一样……”
  “小观花……”成懿叹了口气,坐到我身旁。他经常这样坐到我身旁,我师父走后,跟我最亲近的就是成懿了。我现在已经很习惯身旁有他了。
  他道:“你自己之前也说过,那莫家女婴什么都没做,只是出生在这个世上,难道就是错吗?此刻你怎么如此沮丧呢?难道就因为宁淼那封没前没后的信?她若要杀你,为何大费周章起两重禁制?为何不杀了你,一了百了?我总觉得,事情不像你想的那样。宁淼做事,绝非无道派之流。她有她自己的坚持……
  至于槐婴究竟是什么,会做出什么祸乱世间的事,我们也都不知道。我只知道,自从我认识你,你就没害过人。你是不是怪物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,我这一身道行是你救的,秦艽是你救的,莫宁也是你渡的。我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可你还是选择救了我们而不是杀伐。我不相信什么道,是非要置人于死地的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