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观花婆 > 鬼仙道 一

鬼仙道 一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傅老二的师叔天未亮就走了,说要去追赶秦艽。傅老二的身体还未好全,我极力劝他休养两日,实际是想趁这两日在沈家找出秦艽所说的四方法器和琅琊匕。可是找了两天,一无所获。成懿说我是猪脑子,一定是被秦艽给骗了,可我思来想去,秦艽不像是骗我的样子。
  但也没法子,傅老二待了两天后急于启程,我也只好跟着走了。走前那沈小公子沈子昂颇为不舍,我只好给他三道符,告诉他想我的时候就对着符咒说话,然后烧了,我就能听见。小公子这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了我。成懿在旁吃着瓜子笑。我又想了想,为表诚意,将师父留给我的《百鬼录》《寻魂谣》也都送给了沈小公子。
  然后我们就出发了。
  按傅老二师叔说的,他师父并不在河南景阳山,而在西洞庭,于是我们仨改路程往西洞庭赶。这回盘缠充足,又有驴车,一路上是舒坦多了。可我们才走了十几天到彭泽,忽遇上大队逃难的乡民,或背儿牵女,或赤脚徙履,个个面黄肌瘦,病残老弱。年底天寒,他们衣裳却甚为单薄,身上所背粮食也不多,我们同在城外破庙休憩,惨状难以言喻。
  我们找了一个乡民问,那乡民说,金陵乱了,朝廷的军队打了过来,西南叛军不是对手,打了约莫半月,将个金陵城打成了大筛子。老百姓都没活路了,只好逃难出来。
  我一听“金陵”二字,心中一惊,抬头看傅老二,傅老二亦转头看我。我知道我们都在想同一个人——身若晚风的傅小六。
  我们照应了一番生病受伤的乡民,将他们都安置妥当后,不再耽搁,立刻启程往金陵赶。傅老二甚至用了缩地咒。这样远途用缩地咒,可得消耗不少体力和修为,但他急得一刻都不想再等。
  花了十日时间,十二月底,我们回到了金陵。那个金陵已经和我多日前所见完全不同了。城门被朝廷的军队把持着,城墙上处处是打仗过后的缺口,成懿看着城墙上守将的眼神有些怪,我再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那些兵,明白了过来——原来他看的是那一面“宋”字大旗。在棋盘煞域所见之象又浮现在我眼前,哈出的热气中,成懿的脸渐渐模糊了。
  路上已经见不到什么人了,或许是都跑光了。我和傅老二、成懿三个施了隐身咒,进城门后飞快地往傅家府门赶。我第一次到金陵时所见之繁华已然尽毁,路上萧瑟冷清,几无行人,偶尔走过一队身着铠甲的士兵,铿锵之声在城内回荡。
  天忽然下起了雪,暗沉沉地似乎要盖下地来。我紧了紧身上的衣服,是傅小六给我做的那一套,鼻尖冰冰凉的。看来这套衣服冬日是扛不住的,若见到了傅小六,得叫他给我再另做一套。毕竟我在他那儿还记着账呢。
  傅家大门紧锁。
  我们仨轻车熟路地翻墙而进。家里没人。阒静无声。大厅、内堂被翻得稀烂,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了。我和成懿找了一圈,还是一个人都没看见。我道:“是不是都跑了?”
  傅老二沉思一阵,道:“不对。大门是锁着的。那些兵抢了东西之后不会锁大门,门是傅家人锁的。”忽又道:“跟我来!”
  他带着我们三弯九拐,忽有一座小竹院出现在眼前。雪下得越发大了,压在一片片的竹叶之上,绿白相间。
  傅老二自言自语道:“我上山早,家里不甚熟悉,可依稀听奶奶提起过,傅家择这宅子在金陵安身,就是因为有这样一处隐院,好做避祸之用。”
  成懿凑上去,冷冷道:“看来傅家人确实做了不少亏心事,走哪儿都想着避仇家,狡兔三窟啊。”
  傅老二看他一眼,不做辩驳。
  我三人继续往里走,院子不大,往里走几步便见一厅堂,名叫冷竹轩,那字由墨绿漆色写成,那牌匾上却盖着一块白布,与院子里的雪竹景象倒有几分相似。
  我正端看那略有些奇怪的牌匾,傅老二忽然急走几步,一个掌风将门推开,对内喊道:“是谁出事了?!”
  我听他一语,心中一沉,急忙跟上,还未站稳,便见屋内正当中,摆了一抬棺,也不见供奉,只有棺前烧着一盆纸。纸还在燃,说明方才是有人的。
  忽从内屋扑出来一个童子,哭喊着跪倒在傅老二脚下:“二公子,你回来了——”
  那童子不是——傅小六的贴身童子?!
  我忽然有种很不祥的预感。成懿忽然过来扶住我,我看向他:“干什么?”
  成懿道:“你人往一边倒,刚才差点摔了,你不知道吗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