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观花婆 > 棋盘煞域 五

棋盘煞域 五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那地佛果原是一颗通体透明泛着单光的宝石,被任纷纷一催动,忽泛出一阵暗紫蓝光来,罩着任纷纷一身。不一会儿,他额上就渗出许多汗来,虽然闭着眼睛,但能看得出他眼珠剧烈地左右晃动,不知道经历了什么。可惜,我和成懿看不见。
  任纷纷的这一番回忆,花的时间着实长,直到日落时分,他才幽幽转醒,一睁眼,就吐了一口血。
  我和成懿上前去要给他疗伤,他有些失魂落魄地道“不必”,说不是伤在身上,是伤在心上。我和成懿都听不懂,相互看了看,成懿用口型问我:心?我耸耸肩,我哪知道这地佛果用久了还会反噬的。
  等他调息完了,天已经全黑了,山里吹来阵阵凉风。他收了地佛果,对我们道:“你们说的没错,我师哥的确在行伤天害理之事,而我……”他停了停,好像有些说不下去的感觉,那原本晶晶亮的眼睛黯淡着。我和成懿便默不作声地等着。其实以我俩的脾气不该这么磨磨唧唧的,可是看着任纷纷那样子,竟然有些不忍心。
  任纷纷调整好了,打起精神道,“有些事情,我得从头给你们说起……我阴阳棋一派,分棋剑两宗,我从剑宗,我师哥从棋宗,剑宗偏阳,棋宗偏阴,本不在一处修行,但因我二人师从同一人,所以打小便在一处。我上山时,才四五岁,师哥已经十五六了,他天分极高,学有小成,是山民口中的小仙堂,那时师父常闭关,我几乎是师哥带大的,我看不懂的剑谱心法,都由他来教我。剑道棋道,其实相通,阴阳棋一派剑法其实就是由棋谱幻化而来,所以我与师哥同修,十分合宜。可惜……师哥所修太邪,终至磨灭心性,走了魔道。师父临终前,将地佛果交托于我,嘱我此物重要,切不可落入师哥手中。我不明白师父是何意思,但还是照着师父的意思,带着地佛果离开了师门,只为躲开师哥。但师哥还是找到了我,抢走了地佛果……你们所说的他在此逆天炼魂,或者就跟他所练功法相关……”
  “你师哥收那么多生人的伏矢魄做什么?”成懿问。
  任纷纷摇摇头,“师父没来得及告诉我师哥修的究竟是何道,就去了。”又道,“但我想,总归和这个地佛果有关”。
  我总觉得任纷纷有什么瞒着没有告诉我们,便凑到他面前问:“那你呢?现在被困在棋盘中的你是个什么玩意儿?这棋盘,非魂灵这种不实之体不能进,我和成懿是点了灯进来的,长时间不出去就会困死在这里,你呢,你在这里多久了?”
  “……”任纷纷偏过头去,不答。
  忽然一声鸡叫,成懿惊呼一声“不好”——天要亮了,等这一天过去,一切又得重来。
  任纷纷见他如此,宽慰道:“道兄不必太急。我既已弄明白一切,这局就无法再倒回了。”
  成懿这才松了一口气。我也松了一口气。
  成懿又问:“看你的样子,你知道如何破局是吗?”
  任纷纷又不答,面露凄惨地望着地面发呆。
  四面阒静,只有虫鸣,和任纷纷微微的喘气声。
  忽然长空划破,传来一声凄厉的叫喊——“纷纷——”。是那棋师的声音。由山谷传导至此,不见减弱,分外惊心。扰得我心中一颤,成懿也是一哆嗦。
  任纷纷目含春泪,冲我与成懿一笑:“局已破了,二位道友,往后多保重。”
  “……”我和成懿面面相觑。
  霎时间,开始地动山摇,任纷纷的模样也变得模糊,最终化为一丝淡蓝色荧光。成懿惊道:“这幻境要破了——”
  我被晃得站不稳,把住了成懿,冲他喊道:“那咱们,这样,能出去吗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