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观花婆 > 棋盘煞域 二

棋盘煞域 二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我们虽使了个障眼法,躲开了那群士兵的厮杀,但成懿的状况还是不太好,他时不时总会掉入过往当中。是因为成懿心中也埋藏了如海一般深的怨怒,所以才会被这棋盘的煞气弄得心神不灵吗?
  我只好开他的天门,将我能感应到的龟息香由他天门处灌入,然后令他自己催动周身血脉来转龟息香到血流小脉之中,但愿能帮助他摆脱心魔,重掌清明镜。成懿盘腿而坐,调息运法,功法运行倒算通畅,可我见他眉头紧锁,一定是一番天人交战,他修道近百年,若非心魔作梗,他也不会行了岔道。如今被这煞域的怒海所染,压制了近百年的怨怒冤屈,不知会不会一夕之间爆发。
  我助他调息了约莫一个时辰,成懿的状况才稍稍好些。他闭了天门,静坐宁心。我坐在一旁替他护法。我眼前忽然浮现成懿登基时的模样,少年英气,挺拔傲然,年纪虽小,确实是一副帝王相。又浮现他儿时踢蹴鞠的模样,带着他骑马的那明艳少女,该是他口中的皇姐?他蹒跚学步,身后跟着一群皇奴;他吹着玉笛,笛声悠扬,春暖花开,忽然——血溅宫门,他被兵将所俘,冠摇衣松,全无了往日的神气,他被押往腰斩台,那些以往对他俯首称臣的臣子将士,袖手旁观地站在一旁,我感受到了……我感受到了那种恐惧、惊怒、不甘、背叛,他浑身都在颤抖,他竭力压制自己不让自己哭,可还是满脸是泪,他才十二岁……
  我眼角流下一滴泪来。那不是我的泪。那是成懿的泪。他是鬼仙,不能哭,我与他生了血契,共修为气海,他心底的泪从我眼底流出来了。
  我从他的回忆中挣脱出来,握住他的手,轻轻地摇了摇他:“成懿……”
  他醒了过来。看着我。看着我手臂的伤,他问道:“你伤口疼吗?”
  这温柔的语气是怎么回事?……我一脸懵地摇了摇头。
  他也狮子狗似的摇了摇头,忽然蹦起来:“狗日的傅老二——他心里头在想些什么玩意儿啊——这感觉——”他低头看了看我,一个哆嗦,“这啥感觉啊?!”
  我松了一口气——二货成懿又回来了,太好了。
  我翻了个白眼,站了起来,“看看,因为你耽误了多长时间!真是会给自己加戏啊你——还不快想办法救这些人!你打坐这会儿,他们已经来来回回杀了好几盘了——”
  成懿抬头看了看,道:“你看这棋盘,日头不落,不分昼夜,再看这场域,并无尽头,时空都被那老小子打乱了,这分明是设的一个有进无出的局,咱们连自己的出路恐怕都找不到,还谈什么救这些魂魄出去。”
  是啊,真是无从下手。我俩找了个山头,站高一些看看能不能找到线索。可除了被毒日头晒得更燥热,我是什么都没看出来。这鬼地方,连棵树都没有。成懿眉头紧锁,死死地盯着下面看。我找他说话他也不理,我真怕他又走火入魔。
  忽然间,他高兴地蹦了老高,拉着我道:“你看这些兵!他们的跑动有没有什么特点?”
  什么特点?我看了又看,没看出个所以然来,摇了摇头。
  成懿低声骂了句“蠢货”,道:“这地方再怎么无穷无尽,它毕竟是依托棋盘设的一个时空局。你看啊,这些人,都是棋子,他们是顺着棋谱走的。这个棋谱,我有些眼熟,可我记不太清了,只记得,这是上古凶谱,不少人曾栽在这棋谱上,走火入魔,失了心魂。咱们只要找到这个棋局的破解之法,就能找到破这个棋盘煞域的办法——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