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阴阳少司 > 第六十七章 偶遇炼体者

第六十七章 偶遇炼体者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清风吹拂,一杆小旗在秋日的微风下摇摇摆摆,无精打采地挂在一处小驿站前。

    此时正值初秋,晌午的阳光虽已不似夏日那么热毒,却依旧刺得行人难以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这里是老虎口,一条古道,左侧群山排列,背依群山而形成一座长长的小镇,小镇的人家也不是很多,多以驿馆经营为主。

    左侧的山很宽,而且山势低缓,所以不适合作为军队伏击地点,那么这里也就谈不上军事要地。

    可是这老虎口之所以叫老虎口,就是因为它后面是大秦的咽喉——函谷关,作为大秦帝都的最后一道防御线,再加上其易守难攻的地势,函谷关自古便是兵家必争之地。

    既然这是大秦帝都最重要的一条出口,每日里来往的行人客商川流不息,所以,在函谷关内侧,有着相当富饶的驿站小镇。

    至于外面,就只有那么星星寥寥的几户人家,外加这些个小驿馆了。至于为什么,就是因为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,关内更安全。

    此时正午,也是客人最多的时候,但是这个不大的小驿馆里也没有多少人,大部分只是平民游士,那些富甲商人是不会把自己携带的重要财资交给这种小驿馆看护的。

    小驿馆里,客人们喝着茶,吃着饭,聊着天,店小二无精打采地斜依在柜台前,掌柜的早就趴在柜台前睡着了。

    客人们的谈论声特别小,外加本来就没多少人,七八人之数,所以整个驿馆正堂里显得格外安静,当然,也无人去打破这份安静,都似秋日的睡莲一般,耷拉着脑袋,自顾自地吃着东西,偶尔说几句。

    忽然,门外响起了一声马鸣,紧接着大门“嘭~”一下打开,扬起一阵灰尘。

    店小二一个机灵,睡意立马醒了八九分,揉揉眼睛看去,只见门口站着这人也不是什么彪形大汉,一身白衣,系一根淡紫色腰带,身材修长,面容清秀,一双眼睛炯炯有神,朗眉星目,嘴角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,隐有一股翩翩出尘的仙气,只是可能因为赶路而显得有些风尘仆仆,不过衣衫依旧干净得很。

    此时那公子正招呼着店小二道:“小二,一壶茶,三斤牛肉,五个大饼。另外,帮我把门外的马喂好,要精细些。”

    “哎,好嘞。”小二只觉这位公子气度非凡,只要招呼好了,说不定还有打赏,再说,有客人谁不喜欢,便立马回到后房开始张罗。

    那位白衣公子提了提行囊,打量一下店里,便自顾找了个靠窗的空桌坐下,开始喝起了桌上摆放的凉茶,这位白衣公子,正是钟图。

    此时钟图边喝边打量店里四周,小店不大,从里面看比外面更小,大约只有方圆十丈余,零星几个客人,共八位,分坐两桌,一桌三人,一桌五人,打扮皆是江湖游士之类的。

    看罢,钟图喝了一口凉茶,只觉入口清凉,香醇可口,一入肠胃,赶路的劳累都化开了三分,不觉暗暗叫好,这绝对是药茶。

    想罢再倒上一杯,刚要再喝几口,却听旁边一桌上一道细微交谈声传入耳中,“哎,你们听说了吗,最近皇帝在遍搜天下的美女。”

    钟图暗自摇头,不以为然,胡亥虽为傀儡,但是后宫之数还是做的了主的,相信在这方面赵高也不会为难他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钟图以为这是选宫一回事的时候,另一句话却是让得他心神一震,“喂喂,这可不是选美这么简单,你看那选官,人家说了,可只要纯阴之女,听说皇帝知道了一个关于民间‘巫神’的说法,有大用啊。”

    “巫神?我怎么不知道?”那桌上另一个人显然老家没有这种说法,所以不为所知,向另外一个人讨问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刚开始也不知道,只是后来听别人说的,还是在胡人那一带,有这一种说法‘巫神’,传说是一种天赋异禀的女孩,至于如何天赋异禀,那就不知道了。”另一个人显然对这个很感兴趣,开始跟一桌上周围几个人讨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纯阴之女,巫神……”钟图沉吟一声,“巫神”这个名字他还是第一次听到,不过这一类纯阴纯阳之类的事情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知道了,以前在书中便看过。

    男阳女阴,生辰八字一般是男五阳三阴,女的五阴三阳,没向着极端靠近一个字就会有着超出常人好几倍的天赋,如果女的是生辰八字纯阴的话,那么这种女人会拥有何等强大的天赋,真是不可知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天赋也分很多种,有的天赋是他心通,也就是所谓的读心术;而有的人是内力异常浑厚,没有修炼就堪堪能够媲美三流中段的修士;更有甚的天赋能够跟动物沟通,能够指挥动物……这些还只是七阴一阳或者七阳一阴的天赋者,至于纯阴女会有什么样的逆天神通,就不可而知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声吆喝声将钟图从沉思中拉了回来,“呦,客官,您的东西来了,慢点吃,我先给您喂了马。”店小二放下东西便走开了,向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钟图拿起大饼,一筷子夹起一大块牛肉便吃了起来,这东西,最补力气,来来往往的人用它来充饥无疑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慢慢吃着,反正钟图也不急这一刻,一口大饼下去,便觉一股满满的充实感充满了胸膛。端起新来的那壶热茶,为自己斟上一杯,边吃边喝,牛肉香而不腻,微微发凉间带些劲道,咸淡正好,大饼也是刚出炉的,热热乎乎地泛着些许麦香,对于钟图这种赶路的饥饿之人来说,有着极强的诱惑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